李澤厚:中國是封建資本主義 不要以為經濟好了 就肯定目前的「中國模式」

2010/01/04

【記者盧葦/綜合報導】

放大  ▲中國學者李澤厚1996年被記者捕捉到的風采。(本報資料照片)

 ▲中國學者李澤厚1996年被記者捕捉到的風采。(本報資料照片)

 哲學家李澤厚是中國思想界的一位先鋒人物,他的著述影響了文革之後中國的知識界和整整一代學者。雖然已移居美國多年,李澤厚每年都回到中國,對中國社會現況有持續的觀察,他日前接受《金融時報》中文網專訪時指出,現在的中國是有封建特色的資本主義,談「中國模式」還為時太早。

 對於中國輿論界倡導「中國模式」的主流觀點,李澤厚深感憂慮。他說,最近中國有不少有關倡導「中國模式」的文章,文章的水準很差,只是個大學生水準,沒有本質的東西。文章水準差是一回事情,但這種觀點現在如果開始成為主流觀點,問題就大了。

 政府權力過大

 李澤厚表示,他贊成有「中國模式」,中國若能走出一條既不同於過去社會主義,也不同於現在資本主義的新路,會對人類作出貢獻。但他認為,這樣的「第三條道路」現在還沒有看到,談模式還為時太早。中國根本還沒有成型。

 「現在的中國是有封建特色的資本主義,就是官本位,政府權力過大。」他說,官本位就是封建特色,封建特色的資本主義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或中國模式是我們爭取的目標,但還不是現實,現在就談中國模式簡直是胡說八道。他說,很多人認為,現在就存在「中國模式」,好像中國一切都很好,政治上這樣一種控制也很好,這是錯誤的,會有誤導作用。

 他說,經濟進步是很難的,這幾十年中國實行的市場改革機制很好,經濟發展有很大進步。與大部分人的認知相反,李澤厚認為,政治意識形態的改變相對經濟發展是比較容易的。經濟上,中國已經在摸索,認為這幾十年成就很大。特別每個階層的生活都有所提高,包括一些抱怨最多的人,「現在的確有很多不公平,一定會有的,不可避免。但貧富懸殊不能那麼大,所以中國必須走出一個模式。」

 兩會變一言堂

 李澤厚說,中國太大,不可以完全抄襲台灣。中國太大了,有13億人,台灣才2000多萬人口,大不相同。台灣的確搞了美式民主,但是這在中國現在沒法搞。中國走自己的路,政治上怎麼個走法?政治上更需要累積經驗。

 李澤厚認為,中國「兩會」現在的表現還不如80年代,有時連90年代都不如。當年他作為人大代表參加會議時,提出新民主主義丟棄得太早了,這在當時是很刺激的話,但現在連那個時候講過的都不敢說了。「現在大家就是舉手。即使這些代表不是選出來的,是上面委派的,總可以發出一些不同的聲音吧。而現在他們只是花瓶,毫無意義。委員長、副委員長一大堆,幹什麼?政協也好,人大也好,必須這兩個機構真正能夠參政議政。 」

 嚴控意識形態

 李澤厚也提及中國現在對意識形態的控制,「意識形態上,10年前好像還沒有現在這麼緊」。他並以親身經歷說明這一觀察。

 李澤厚與中國著名文藝批評家、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前所長劉再復的對話錄《告別革命──20世紀中國對談錄》一書,1995年在香港出版,5年前還可以從香港郵寄到北京,而這兩年卻被中國海關扣押。有許多出版品,中國的出版社編輯會主動刪改一些內容,如果不刪,編輯就會失去工作。

 建國60周年的國慶閱兵式舉行期間,李澤厚在北京。他說,他家的胡同口,大家不准走出,進出都要拿著身分證,只有居委會認識的才放行。國慶前搞過3次預演,氣氛很緊張,很多老百姓都在罵。李澤厚說,國慶閱兵期間的這種做法,是一種倒退。更為可怕的想法是,自以為經濟好了,又抵抗住了金融危機,就覺得這一套做法很有用,就想把它鞏固下來,「這是很可怕的,會掩蓋很多問題,包括經濟上的問題」。

 以經逼政讓步

 李澤厚表示,希望中國的下一個「30年」能夠走得比較和平,但最危險的想法是認為現在的制度很好,要鞏固它。包括現在搞儒學,就是為了鞏固現在這種政策,這很危險。

 李澤厚很相信經濟的力量,他認為因為經濟的力量,某些制度不得不改變,可以逼著政治慢慢退讓。他說,大家真正都有錢的話,就會不太一樣了,有錢人就知道維護自己的財產、房屋、汽車。現在有一個好的趨勢,就是拚命向農村發展,中國那麼多人口,只要技術真正起來以後,內需真正拉動了,那時候就有越來越多的人維護個人權益,就會逼著政治慢慢退讓。

 政治退讓首先會反映在黨內的不同利益上。在利益集團之間,包括權貴利益之間也會出現矛盾。各種利益就會慢慢爭取一個政治上的結構,並慢慢成型,但這是比較長的過程。

 對眼下「中國模式」這種概念,李澤厚認為要迎頭痛擊,因為這個模式就是要鞏固目前的政策與制度,是錯誤的。

 擠開民主大門

 書裡,他把政治民主擺在最後一個,並非不贊成民主政治,但他反對現在的中國搞一人一票,「在中國搞選舉,關鍵是怎麼個選法」。每個人都應該有參政的權利,但是怎麼運用這個權利是關鍵。

 第一,中國要搞黨內民主,黨內民主不僅僅是讓黨員自由發表意見,而且最好允許成立不同派別;第二,司法獨立;第三,輿論逐步開放。現在經濟問題允許討論,政治問題卻不讓討論。

 李澤厚在1992年就曾寫過,中國不要再有戲劇性的變化。戲劇性的變化,人們看了很痛快,但是效果是不行的。所以他把政治民主擺在最後。輿論也不是要求一下子全部開放,可以慢慢的逐步開放、講改良。他說,「中國的民主大門不是衝開的,是擠開的。你在這擠一點,我在那擠一點。」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