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去、朱來、蘇虎視
誰來正視河岸部落的生存權?

2010/02/24
苦勞網特約記者
事件分類: 

83530012

周打虎那場爹不疼娘不愛的拖棚歹戲,終於在日前意外落幕,國民黨新北市的候選人大致底定,由前桃園縣長、現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出馬,除了為年底的五都選戰敲開序幕,也為北縣、桃縣境內河岸部落的生存投下變數。

對於一直關注河岸部落生存的我來說,周朱二人有何不同?周錫瑋自己說:「我民調不如他」。我認為周說的不對,因為在我看來他和朱並沒有什麼差異,因為他和朱立倫在縣長任內同樣都無情的拆除了河岸邊的都市原住民部落,所以對我來說、對河岸部落的族人來說,這兩個人的罪行並無二致。

2008年的元宵前夕,周錫瑋三度下令拆除三峽的三鶯部落,2月的最後一天最後終於把房子片甲不留的拆除乾淨並將殘骸推進河裡。這一切的景象對於當初曾在現場親眼目睹的我來說,歷歷在目。

三鶯被拆的隔年,一樣在二月底,當時在朱立倫治下的桃園縣水務處快刀斬亂麻的「解決」了剛開始抗爭的撒烏瓦知部落,一如一年前的三鶯拆遷翻版,只不過這次更快、更狠。那時候人在台北鞭長莫及的我,趕到撒烏瓦知時所見到的只剩下拆除後的廢墟,以及跪坐在廢墟間啜泣的族人們。

這樣看來,一旁納涼的電火球好像置身事外,因為他在縣長任內並未強制拆遷任何河岸部落,甚至還花了三億元替三鶯、溪洲等北縣河岸部落蓋了棟隆恩埔安置國宅,你看夠義氣吧!不過也就是這棟「充滿善意」的安置國宅在2007年底完工落成,才會促使周錫瑋的北縣府加速迫遷溪洲部落及三鶯部落的腳步。

如此看來,似乎可以說是蘇縣長的前因造成了周縣長的後果,不過現在狀況好像顛倒了,周縣長現在的前因可能造成準備回鍋參選的蘇縣長的後果,若蘇成功回鍋,他將如何處置在他上一任縣長任內就存在的河岸部落問題?同樣地,曾在桃園縣長任內冷酷夷平撒烏瓦知的朱立倫,也將可能面臨要是當選,該如何面對這群他曾冷眼相待都市原住民朋友?

這波河岸部落抗爭運動中台北縣境內的兩個指標部落,溪洲和三鶯,目前分別處於不同的處境。新店的溪洲部落目前在北縣府有條件的支持下,正在與國產局洽商合法承租公有土地,並在空間專業者的協助下以族人自己的想法來規劃未來的空間安排,計畫逐步以先建後拆的方式重建永久的新家園。而歷經多次怪手摧殘的三鶯部落,也在社運組織工作者的介入下逐漸發展出自己的草根力量,為未來與政府的談判以及可能面臨的抗爭做充足的準備。

在這場新北市的選戰中,看來沒什麼關聯性的三個政治人物,卻因為一場選舉而被串了起來,然而真正將這三人串聯起來的,其實是這群數十年來安居河岸的都市原住民,因為他們共同見證了這三個掌權者如何用同樣的態度對待他們。現在,蘇朱二人即將對壘,我們要問的是,面對這群你們曾如此冷漠對待的河岸人民,你們有可能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思維來解決問題嗎?還是會讓同樣的拆除悲劇再次上演,只不過是行政區的名稱改成了「新北市」?

瀏覽次數: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