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控訴~警察國家」
陳育青自訴案 敗訴 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0/03/31

2008年陳雲林來台期間,由國安警察單位所引發眾多濫權執法事件,其中之案件是紀錄片導演陳育青遭到警方禁止錄影採訪,並以暴力方式造成該導演手臂有多處受傷之情形,爾後又將陳育青帶至警局,妨害其行動自由。

本案由民間司改會義務律師團協助,於台北地方法院對施暴警察提起自訴,而於今日(2010年3月31日)下午五點宣判。判決結果:施暴警察無罪。以下為當事人對於判決結果之聲明。

【我控訴~警察國家】陳育青自訴案 敗訴 聲明稿 ◎ 陳育青/紀錄片工作者

非常感謝兩位義務辯護律師的付出、司改會長期的支持、公民社會的關注與陪伴。

在此,先肯定參與本案司法人員的努力和認真。相較於「我控訴」系列其他個案(由司改會義務協助)的狀況,本案法官展現的敬業、視野實足以為表率。

對於判決和我方預期的結果有所落差,我們深表遺憾,但仍將繼續透過各種管道努力爭取回被侵害的權益,絕不放棄。

在這場官司中,沒有贏家或輸家,自訴人或是被告,是在一場意外之下遭逢,自訴人認為警察無理盤查續又施以強制和妨礙自由;警方認為自訴人拒絕盤查乃是「不配合」、「可疑」。

自訴人與被告僅是「公權力」和「民權」的代表;若不是2008年警政署「協和專案」(為中國官方代表陳雲林來台量身定做的專案)不合理的勤務要求--- 例如要求警察將所有民眾表達意見的方式皆視為「驚擾貴賓」的「滋事行為」予以盤查、驅離或扣留;或要求警察只要懷疑民眾身分,不須任何具體事證即可盤查、驅離或扣留---就沒有「我控訴」系列案件。

亞倫.德蕭維奇(Alan Dershowitz)在「你的權力從哪裡來?」(Rights from Wrongs)一書提出:今日我們認知的人權,源自人類的「惡行經驗」或「負面經驗」。

「只有基於對惡行的認識—或是在經過衝突之後,惡行落敗—才刺激了權利的發展」。

在這個案件當中,所謂「惡行」指的不是員警的行為,而是「江陳會」在枉顧民意、傲慢的執政者眼中,可以超越民主國家所保障的人民言論、集會自由。

以制定「專案」的方式任意劃定管制地點、時間、管制事項;賦予警察無限的裁量權,警察眼中只見「勤務要求」和「長官命令」,彷彿憲法、大法官釋憲、法律都暫時「失效」?

到底警方依據何標準判斷民眾是否可疑需要查證?

對於長官的命令,有沒有拒絕或思考的空間?

這是法官詢問本案被告的問題。

如前所述,我認為在這場官司中,沒有贏家或輸家。這個判決結果,無法為往後警方查證身分的動作劃出更明確的準繩、在執行公權力與不侵犯人民權益間取得平衡,實非民眾與警察之福。 此外,也未能幫助「依令行事」的受命者(警察)爭取思考空間與判斷的權利,無法為警界帶來正面與進步的價值。

與國家機器抗衡,人民從來都是弱勢而辛苦的,我們將不畏艱辛、窮究到底,爭取合理的結果。

新聞聯絡人:民間司改會執行秘書 楊宗澧 0918-517-157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支持這些為我們執行公權力的警察伯伯

如果這樣制止明顯妨害公務和隱藏安全疑慮的行為還要判有罪

誰還要當警察??

替那位被打得墜車瞎眼的警察伯伯哀!!

這個刑警伯伯粉英勇單槍匹馬硬上宣傳車..還是林佳龍親戚..

樓上滴似乎是貓哭號子假慈悲吖...

像這樣的文章與議題
總是有認不得字的人要來表演鬧劇
順便對當權者和他們的打手歌功頌德

可惜這裡不是先生府的電子信箱
連自己來錯地方都不知道
白白被人取笑真是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