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工會形同虛設 工資共決難產

2010/05/17

* 2010-05-17 * 旺報 * 【王傳濤/山東濟陽縣.中學教師】

 4月27日,胡錦濤指出,要不斷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的勞動報酬,這被視為對工資集體協商制度的盡快推進提出的要求。然而「工資共決」已提出18年,卻因無相關立法成了一紙空談,而由工會主導的模式,也因為工會的尷尬地位引來質疑。(5月9日《重慶晚報》)

 「讓廣大勞動群眾實現體面勞動」,是胡錦濤在2010年全國勞動模範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上對全國勞動者作出的承諾。有人說,「體面」二字的基礎在於「體面的薪酬」。這話固然有些道理,可問題是,如果「體面的薪酬」一成不變,而物價又在不斷上漲,「體面的薪酬」終有一天也會被瘋漲的物價抵消。

 體面勞動關鍵在工資共決

 「體面的薪酬」的關鍵在於,勞動者與資方之間有沒有建立起一套合理的工資調節制度,即我們平常所說的「工資共決」制度。雖在《工會法》中言之鑿鑿了18年,實際中的「工資共決」制度卻更像是「紙上的畫餅」,永遠看不到底的年限。所以說,雖然有工會、也有《工會法》,可人家工會在成立之始便與工人階級打成了二片,人家願不願去做、能不能做,好像還得看人家的臉色才行。

 曾經有官員稱,中國工人維權時普遍存在「四不現象」:職工不敢談,怕被解雇;企業不願談,怕影響利潤;職工對工資法不熟悉不會談;工會組織不能代表工人,不能談。事實上,筆者並不是完全贊同這位官員的話,因為天下資本的性質向來是一致的,中國的資本斷然不會天生比外國的資本惡劣,中國工人的維權意識也不會天生就比國外工人淡漠,更主要的,還在於工人有沒有一個獨立的組織,有沒有真正代替工人維權的社會團體。

 2006年著名的「柯達論工會」。柯達某高管說,「我們不反對在華的任何一個分支機構成立工會,但工會應該是職工自願成立的組織,如果公司出面去建,就違反了『自願』和『代表職工利益』的原則,就是違法。」顯然,柯達認識到了工會與工人的實質關係,並直接迴避了中國式工會的建立。

 工資共決還只是紙上談兵

 所以,工會很像作協──吃皇糧、且許多幹部都有行政級別。更為可怕的是,全國最大工會組織中華總工會,還讓那些外企也組建由公司資本主導的工會組織,可謂將「南橘北枳」的道理活學活用到家了。雖然中國也有「沃爾瑪工會門」式的個案存在,但總體而言,「工資共決」機制還只是個傳說。於是,國內外的工會組織表現出來的立場和形象也就大相逕庭了:外國的工會教工人們請假、如何提工資的技巧,中國的工會要麼形同虛設,要麼讓工人們天天向上。

 外國工會很基層,中國工會很領導。說得直白一點便是,中國工會根本不是獨立於資方的社會團體。這種不獨立,直接導致了工資雙方不平等不均勢的地位。而資方的傲慢與勞方的卑微,就在這種對比反差中得以形成。於是工人漲工資,只能寄希望於老闆們的大發慈悲,或是,只能跳槽。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