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巴以和談的一個巴勒斯坦的觀點

哈立德 阿瑪耶是巴勒斯坦著名記者,曾因直言批判,多次被以色列與PA逮捕、限制居住

重蹈覆轍 ( Reproduction of failure )

哈立德 阿瑪耶(Khalid Amayreh)說,雖然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將展開近距離間接會談,但以色列贏得會談前的戰鬥,相當地削弱了巴勒斯坦領袖。

Al-Ahram Weekly (金字塔週刊) 6 - 12 May 2010 Issue No. 997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權力機構(PA)即將恢復間接會談,當歐巴馬政府為此歡呼、稱其為“高貴的成就”時,在中東地區很少的觀察家認為即將舉行的會談會達成任何突破或者具體的進展。在包括埃及、沙烏地的主要阿拉伯國家的支持下,PA同意本週開始與以色列進行為期4個月的“間接”或者“近距離會談”。

先前PA拒絕恢復與以色列之間陷入僵局的會談,只要後者在約旦河西岸,包括耶路撒冷繼續擴張定居點(譯:settlement,台灣譯成屯墾區,不妥,這些地方大多沒有農業的活動)。 來自華盛頓的強大壓力與溫和阿拉伯國家“兄弟般的建議”,似乎移動了巴勒斯坦領導階層的立場。

一些本週的報導顯示,以色列內塔尼亞胡(Binyamin Netanyahu)政府曾經給了奧巴馬政府“隱含的保證”:以色列至少在會談期間,不會沉迷於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新擴建定居點和拆毀房屋。如果屬實,這可能是PA願意重啟會談的原因。然而內塔尼亞胡誓言繼續擴張定居點,儘管即將重啟會談。他本週告訴他的支持者,“不要管你們在媒體上聽了甚麼,在全以色列土地上的建設將會持續下去"。據報導PA被要求不要公開以色列停止定居點建設的“讓步”,以免在執政聯盟中,削弱了內塔尼亞胡相對於極右傾同夥的地位,後者反對任何與巴勒斯坦人的和平協議,尤其是牽涉了“土地的退讓”。

巴勒斯坦的談判者席布 艾瑞卡(Saeb Ereikat)說,只要以色列一開始建設新的定居點,會談就立刻停止。和談重啟絕不值得令人興奮。拉瑪拉的PA官員曾暗示,巴方領袖選擇重啟陷入僵局的會談,“第一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於討好華盛頓,並向歐巴馬政府證明,以色列,非巴勒斯坦人,乃是和平的阻礙者。一位接近阿巴斯助理與顧問的PA辦事員說," 我認為阿巴思主席希望向美國人證明,他是好人,而內塔尼亞胡是壞蛋。"

這位辦事員不被授權對媒體發言,他又說,“阿巴斯與整個巴方的領導階層十分清楚,重啟的會談成功的機會是百分之零”。“我們只是不希望在公共關係對決攤牌時,輸給以色列,因為事情的本質是公關戰役,而不是真正的和平努力”。

有些人從一個不同的觀點,強調華盛頓的出發點是不誠實的,美國只是在利用這個議題,搶走伊朗手上的宣傳王牌,當伊朗與西方針對其核子計畫攤牌時,藉以孤立伊朗。美國政府,特別是國務院,深信阿拉伯與以色列的衝突被伊朗當成是一個有效的障眼法,當它日益發展核子能力之際,用來擺脫它的責任問題。

因而阿拉伯地區的觀察者堅稱,美國加速的努力讓以色列與PA恢復和談,背後的動機大多是建立一個反伊朗的阿拉伯聯盟,較少是為中東長期的衝突,推動一個可長可久的解決方案。PA與以色列之間有著那巨大而且似乎是不能跨越的深溝。特別是現在的以色列政府,其好戰可說是歷史上最極端的,因而具體的進展注定是不可能。

的確,表面上內塔尼亞胡原則上接受巴勒斯坦建國,但他重複地誓言以色列絕不會整個從約旦河西岸撤出,包括東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谷地。內塔尼亞胡也不斷的講過,以色列將會將保有對西岸邊界關口的出入,保持它現有的控制權,這意味著未來的巴勒斯坦國將缺乏真正的主權,而且將臣服於、嚴密受制於以色列。

雙方對於巴勒斯坦難民這個最基本的、終結定位的問題-許多專家視為巴勒斯坦人奮鬥目標的核心-明顯地將不可能談下去,因為以色列激烈地反對讓難民們歸鄉,回到他們原屬的村落家中,那現在已叫做“以色列”的土地。PA為了要保有它在巴勒斯坦人眼裡的正當性,它不能忽略這個議題。

阿巴斯主席因而從一個相當弱勢的出發點開始談判。之前許多場合中,阿巴斯講過,除非以色列凍結西岸所有的定居點建設,他不會和以色列重回談判桌。他這顯然的軟化,必將在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們的眼裡,削弱了自己的形象。

的確,假如他忽視自己的法塔赫黨內若干機構,例如革命會議 (Revolutionary Council)的反對立場,他將面對來自黨內日益強大的反對力量。革命會議最近重申,它反對在以色列現今持續擴張定居點(屯墾區)的狀態下,與以色列恢復談判。另外,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ㄧ個包含各黨派的傘型組織)基於同樣的理由,也反對無條件的與以色列重新展該談判。阿巴斯正是在PLO的規範下與以色列會談。

最後,阿巴斯在巴勒斯坦的舞台本身即是分裂的--法塔赫與哈瑪斯的分裂,如果沒加深,也是拖延著、沒有突破的徵兆。為了這些零零總總的原因,我們可預期巴勒斯坦的談判者面對以色列的對手時,是處於內在虛弱的狀態。

由這些嚴苛的現實環境,復被以色列的拒絕立場,與歐巴馬政府不願向以色列施壓所挫折,再加上阿拉伯國家除了動動嘴皮子,長期不對巴勒斯坦人的理想提供有意義的幫助,阿巴斯上個星期呼籲美國向雙方強加ㄧ個解決方案。觀察者解釋他的行為:如果不是政治憂鬱的話,則是ㄧ個惱怒的表現。

Outmanoeuvring Obama

Al-Ahram 金字塔周刊英語版 8 - 14 July 2010 Issue No. 1006

沒帶來任何新東西,以色列讓華盛頓窘態畢露。住在被佔領的耶路撒冷的記者哈立德阿瑪耶(Khaled Amayreh)寫道。

巴勒斯坦官員低調處理由於日益繁忙的政治活動所生的“人造的樂觀”,這些活動包括以色列部分取消對加沙地帶的封鎖,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問華盛頓。

美國官員一直在談論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 (PA)在所謂近距離間接會談(proximity talk)中的“進展”,儘管巴勒斯坦領導人有禮貌地駁斥這些聲明,堅持認為沒有任何進展正在發生,而且以色列繼續追求基於挑釁和搪塞說謊的政策。

PA官員加桑哈提卜(Ghassan Al-Khatib)形容會談雙方之間“假裝的進展”,為“不切實際、脫離現實、嚴重誇大”。

"當以色列繼續修建定居點,摧毀巴勒斯坦人的住宅,將巴勒斯坦人從他們出生的城市驅逐時,我們怎麼可能談甚麼進展。"哈提卜暗指以色列最近決定將4名伊斯蘭議員自東耶路撒冷驅逐,因為他們拒絕承認以色列。

早些時候,PA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被引述說,與以色列進行的間接談判陷入了僵局。

據報導,阿巴斯拒絕從與以色列的間接談判移向直接談判,除非滿足三個條件:一,以色列承諾由前任政府時期的談判終結點重啟談判;二,以色列政府承認,巴勒斯坦國涵蓋的面積,必須與它在1967年所佔領的土地面積相同;三,全面凍結擴建定居點。

內塔尼亞胡不大可能會接受這些條件,特別是凍結定居點。他的執政聯盟夥伴,在一些利庫德黨(Likud)內閣部長的支持下,已經要求那今年9月到期、不甘願的定居點暫停擴建,不得在任何情況下延長。

希伯來文報紙報導,在本週至少2700個定居點居住單位預計在凍結結束時,立刻在約旦河西岸修建。國土報(Haaretz)也報導說,整個西岸的定居者議會正在準備9月27日凍結到期結束之前,即展開定居點建設。

與此同時,週三抵達華盛頓的內塔尼亞胡,希望以色列減輕對加沙的封鎖,將會在華府得到有利的回應。

內塔尼亞胡希望歐巴馬政府對於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種族清洗手段,以及對於完全解除加薩的封鎖二事,能避免施壓。

以色列總理還希望,華盛頓幫助他把球丟給巴勒斯坦,要求雙方無條件地改成直接談判。

內塔尼亞胡這次訪問華盛頓之前,以色列政府發表了一份不允許輸入加沙地帶的貨物和商品清單。

被禁止的產品包括武器,彈藥和可用於發展哈馬斯的軍事能力的原料。

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官員嘲笑以色列的聲明,堅持認為任何談論武器和彈藥是一種公共關係操作,為的是隱藏封鎖背後真正的動機。

“自從什麼時候我們要求武器?猶太復國主義者正試圖在西方製造一種印象,執行這種謀殺式的封鎖為的是防堵武器與彈藥進入加沙,但它唯一的動機卻是以色列決心斷糧與折磨加沙人民,懲罰他們堅持高舉他們自由與尊嚴的權利,“哈馬斯在加沙地帶的領導人、馬哈茂德扎哈爾(Mahmoud Al-Zahhar)說。

除了“武器和彈藥”,以色列將繼續禁止建築材料入境,包括水泥,混凝土和鋼材,讓早已遲來的重建無法開始;1年半以前在以色列毀滅性的閃電戰裡被摧毀的數以千計的住家、清真寺、工廠,或其它私人或公用的設施,急需重建。

一些佔領區的巴勒斯坦觀察者對於以色列封鎖的放寬,解釋為 以色列政府對於處置哈馬斯的政策,其失敗與道德破產遲來的承認。

以色列曾希望嚴密地關閉加沙地帶,再加上其他對巴勒斯坦人嚴厲的措施,將促使巴勒斯坦群眾起來反對哈馬斯,與推翻伊斯蘭領導的政府。然而,非但沒有煽動起加沙人反對哈馬斯,封鎖反而鍛造了加沙人鋼鐵般的反抗、激勵阿拉伯與國際的團結,後者顯現於派遣船隊、運載人道援助。以色列於五月三十一日襲擊屠殺土耳其船舶,馬維馬爾馬拉海 (Mavi Marmara)。

這個發生在國際水域的攻擊,導致9人死亡,世界廣泛同聲譴責。

無論內塔尼亞胡和奧巴馬達成甚麼理解,他們不太可能為以色列和日益士氣低落的巴勒斯坦權力機構(PA)之間、消耗殆盡的和平進程,注入新的活力。

奧巴馬必須知道,以色列是不願為和平付出代價,興趣只在盡可能地延長現狀,好在約旦河西岸的土地上,製造無法逆轉的事實。他一定必須知道,內塔尼亞胡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偽君子,一個政客,說的話無法承擔任何重量,而且認為與巴勒斯坦人的衝突可以得到控制,甚至透過野蠻的政策,與朝向西方的宣傳攻勢,能對以色列有利地加以終止。這樣的宣傳將以色列的種族隔離政權描述成抵抗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第一前線。 在內塔尼亞胡和奧巴馬之間力量的平衡已經傾向前者。但內塔尼亞胡是不可能滿足於一個非決定性的勝利,而更願意徹底擊倒一個總統,後者似乎傾向於以為,對以色列軟調子的作法,將可以在下一次總統選舉時換取猶太裔選民的票。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