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個案解決 灣寶、相思寮命運未卜
農陣:政府不要錯估形勢

2010/07/23
作者: 
苦勞網特約記者

責任主編:陳詩婷

政府近年來爲了科學園區的擴張,不斷強制徵收農地,長期累積的民怨終於在竹南大埔毀田事件中爆發。在府院黨高層介入下,行政院長吳敦義與苗栗縣長劉政鴻今天(7/22)上午召開記者會,向五穀神農大帝和農民道歉,並表示將在區段徵收的範圍內,保留5公頃土地給24戶大埔農民繼續耕作。

苗栗縣政府終於對大埔案提出解決方案,但是對於是否繼續徵收一百五十多公頃的「灣寶社區」特定農業區土地,則依然沒有提出明確的方案。另外,政院也未回應「修改土地徵收條例」的訴求。

對彰化二林相思寮的農民來說,今天是縣府公告限期自動拆遷的最後一天,行政院後續將如何處理相思寮,也引發外界關注。

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表示,感謝行政院對大埔事件做出回應,大埔事件的結果,證明苗栗縣政府粗殘徵收的手段是錯的,也讓我們看到現行的土地徵收條例給予行政機關過大的裁量空間,使政府可以為所欲為,政府該正視徵收條例中公益性不足、程序不明確的問題。

「但是大埔個案的解決,絕不能視為是整個問題的解決。」蔡培慧表示,包括大埔在內,還有彰化二林相思寮、竹北璞玉、竹東二重埔、後龍灣寶、台中后里、彰化田中、台北縣土城彈藥庫、桃園鐵路地下化等九個遭徵收的社區正在抗爭,其中在彰化田中,甚至有居民已經五年都不願去領取已經被提存的徵收補償金,誓言要保衛自己的土地。

蔡培慧說:「農民的抗爭意志相當堅強,希望政府不要錯估形勢。」。

蔡培慧以德國的土地徵收制度為例指出,德國政府平常會買地儲備,以便有需要時可以使用,徵收土地的目的也盡可能只用在高速公路、捷運等公共設施,除非面臨到無地可徵,或是真的找不到其他方法可以解決時,才會徵收民地,而且必須要有公正的第三方來做裁判,以確保徵收的公益性與必要性。

同樣在苗栗,「銅羅科技園區」仍有二百多公頃閒置的工業區土地,縣政府卻硬要徵收優良特地農業區「灣寶社區」一百五十餘公頃的土地,做為「後龍科技園區」之用,這項徵收案的必要性,在大埔案後更加引起爭議。政府雖然表示會縮小徵收的範圍,但是到目前為止仍沒有明確的規劃。

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表示,他們要的就是全區保留,灣寶社區是農委會規劃的優良特定農業區,如果旁邊蓋了大片的工廠,到時土地一定會被污染,稻子都會長不好。洪箱強調:「庄腳人對土地有很深的感情,若是政府要用大埔的方法對付咱,咱這裏的人會跟伊拼性命。」

洪箱也批評劉政鴻是「俗仔」,不相信劉說的話。她要劉政鴻「敢做就要敢當,無就麥做,明明是自己下令把稻田剷平的,硬說是下面的人做的。」「像劉政鴻這種人,今天講的,明天又會改了,除非白紙黑字寫下來,否則我們都不相信他講的話。」

今天也是相思寮居民限期搬遷的最後一天,後援會成員林樂昕表示,彰化縣政府提出一個異地安置方案,想利用原本外圍滯洪池的土地,提供給開發商興建住宅,讓農民以成本價購買。

林樂昕表示,以相思寮北側的萬合農場居民為例,他們沒有土地所有權,地上物的補償金大概也只有幾十萬元,農民們拿著微薄補償金,只能向建商買到二、三坪的土地。

林樂昕指出,科學園區與相思寮並非無法共存,中科管理局已經規劃完成了一個可行的保留方案,但是因為必須多花11個月的時間,科管局不願採行這個方案。諷刺的是,中科管理局不願意花11個月執行保留方案,但是彰化縣政府規劃的安置方案,卻要到2013年才能完成,而且還要動用到水利署列管禁建的滯洪池,提供給開發商在上面蓋大量的住宅,農民懷疑這根本就是「假安置、真開發」。

林樂昕強調:「政府沒有徵收這些農舍的必要,科管局應採納保留方案,原地保存相思寮。」。

大埔事件,國民黨可以把所有的錯都推給劉政鴻一個人擔,可是相思寮的徵收,可就是由中央拍板定案的案子,所有人都在看著吳敦義接下來要怎麼做。

大埔事件雖然告一段落,但大埔自救會葉秀桃對苗栗縣政府的解決方案還是有疑慮,希望苗栗縣政府不要老是在媒體上放話,因為大家都被劉政鴻騙怕了,如果要溝通,就要派人到當地,用「白紙黑字」寫下來,否則大家都不能安心。對於是否接受政府規劃的「以地換地」方案,葉秀桃說:「要等苗栗縣政府拿出具體的方案後才能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