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啟智﹕別讓怨憤變成種族主義

2010/08/25

【明報專訊】一家人出門旅行,在回程的一天遇上飛來橫禍,親人從此陰陽相隔,這是家庭的悲劇。社會制度的不足以致危機應對失誤,造成了很可能是不必要的傷亡,這是社會的悲劇。讓憤怒激情蓋過同理心,讓低俗的詆譭蓋過人性的關懷,結果製造民族之間的敵視,這是文明的悲劇。馬尼拉的挾持人質事件,見證了頭兩種的悲劇。

在這全城怨憤的時刻,第三種的悲劇會否因此而來,需要警惕。

和許多香港人一樣,當筆者聽到「所有人質被殺」的傳言時,同樣心情沉重;當筆者從電視直播看到有人質活覑離開車廂時,同樣歡呼拍掌。危難把香港人團結起來,但團結不該是仇外的開始。

危難測試社會價值底線

危難是測試社會價值底線的時刻,九一一襲擊後的美國就是一例。

在襲擊後的一段日子,居於美國的阿拉伯人成為了某些美國人的泄憤對象,許多都因為害怕被欺凌而不敢外出。有統計顯示,針對阿拉伯人的仇恨罪行以倍數上升,就連錫克教徒也因為他們的服飾被誤會為回教徒而遭毒打。時至今日,仍然有許多美國人無法弄清蓋達恐怖組織不等於伊斯蘭文明,認定所有的回教徒都不可信,因而反對於曼克頓下城興建回教社區中心。這兩天的香港有沒有重蹈美國覆轍的舻象?查看各個網上討論區和社交網站的留言,不難找到令人擔憂的辱罵起哄。

令人擔憂的辱罵起哄

最低劣的說法,是把當地警察的工作能力伸延到所有的菲律賓人,然後作人身攻擊,說凡是菲律賓人都是如何如何。這是赤條條的種族主義,無視民族之內的差異總比民族之間的差異為大。每一個地方也會有好人和壞人,任何的以偏概全都只是無知的表現。如果有外國人因為看到毒奶粉和豆腐渣工程而聲稱所有的中國人都是惡毒無良的話,相信多數的港人都會一同聲討。若然看到當地警察的失策便認定所有的菲律賓人都有問題的話,豈非犯上同樣的錯誤?

另一種經不起理性分析的說法,是聲稱因為這次事件而以後不購買來自菲律賓的產品,或曰終生不到菲律賓旅行。

首先,這些提供各樣產品或服務的菲律賓人,沒有義務要對當地某一部分人的作為當代罪羔羊。再者,這種罷買罷遊的手段,不見得可以直接懲罰那些應該懲罰的人或團體,反而可能因為加深了當地的貧困而激發更多的社會問題。回想兩年前有歐美組織因為中國內地的人權問題而發起杯葛北京奧運,也有許多香港人走出來說不可以一竹篙打一船人,只看到中國政治的問題而忽略中國社會的發展。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為何現在我們又跑出來喊杯葛了?

一時的激憤可以理解,但香港對待菲律賓人本來已有不少制度上的不公,並且更有可能因為這次事件而加劇。死者已矣,我們可以選擇為明天活得更好,也可以選擇抱覑過去的悲劇去製造未來的悲劇。這道題,應該不難回答。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