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教師五年前後

說明:「非典生活」系列的內容為記述非典型僱用勞工的工作與生活,由非典勞工現身說法或由採訪者訪問過後改寫其故事。歡迎非典勞工寫下自己的工作與生活故事投稿,或如果讀者從事非典工作願意接受訪問的(可匿名發表),來信請寄苦勞網信箱coolloud@gmail.com,並註明「投稿非典生活」。

在體制內的教育環境中,代課老師的工作很像是救火隊兼任補破網的漁夫,但我們的待遇相去甚遠。以下針對三個面相說明教育界的怪現狀。

一、火燒眉毛才找代課老師,但各校都抱怨代課老師難找

有一年開學前,我像「救火隊」似的接下代課任務。該校原任自然科教學的教師,在開學前「臨時不來了」,學校「臨時」請了一位代課老師上課,這「第一位代課老師」因為本來就有自己的人生規劃,所以很「臨時」的上了一週的課就走了,原任老師還是繼續請假,於是學校又「臨時」的找來另一位短期代課老師,第二位代課老師當然也有他的盤算,為了未來著想,不閉關念書就不太可能擠進教師甄試的窄門,於是他「臨時」的教了一週,便「臨時」的留個紙條給教學組長,走了。聽說教學組長在週末瘋狂打電話給她所有認識的老師,請他們推薦適合的人選來代課,這一次總算不臨時了,因為他們找到了我。

教學組長再三拜託親朋好友同事介紹「可靠的、不會落跑的人選」,在層層轉介後電話聯絡到我,我正在朋友的慶生餐會上開心的回覆朋友詢問近況,「喔,自從走上教育這條路,都沒放過寒暑假,忙到你們找我看電影都不出門,現在我終於不忙啦!每天念書,傍晚上家教……」想不到接了電話又是「忙與不忙」的天人交戰。記得當時聽到該教學組長形容學生這樣被「臨時」來「臨時」去的惡搞,一時於心不忍,就接下了這份工作,學校告知我原教師請假一個月,但我因為愛上這群小孩的緣故,忍不住將每一天視作最後一天般的經營。後來原任老師竟連續請了一整學期的假,小朋友們三不五時會問:「X老師什麼時候回來?」我總要回答,「她好像病得很重,還沒好,好了就會回來。」卻也忍不住心中的狐疑,幾經試探,終於得知真相,原任老師根本就是罹患精神疾病的不適任教師!

代滿一學期,我以「功德圓滿」的心情離職了,下學期開學前又接到教學組長電話,說很感謝我上學期的幫忙,問我是否願意擔任其他科目的代課,我想好人就做到底吧!於是又接了這一個月的短代,想不到開學代了半天,居然「臨時」被告知第二天起希望我再去教自然,短代部份她會再找其他老師幫忙,因為該自然科原任X老師在開學當天又「臨時不來了」!就這樣,我又接下了這個任務,代完一整學期,同時也犧牲了為教甄念書的時間,因為我希望學生感覺老師下學期教得比上學期好,這也是我從事教職以來一直要求自己的原則,因此我實在無法兼顧教甄念書與學生的權益。

但我實在不明白,X老師精神不穩定、不適任教職的情形,學校早就知之甚詳,為何一直沒有做出妥善的處置?如果不是遇到我這個傻子,願意拿半薪(註),學校恐怕只能一直換「臨時」短期代理教師來教學生。【註:我代了幾乎一整學年,拿的是短代的月薪,大約兩萬多。與長代一學期的教師薪水相比,只有一半左右。】

二、教甄激烈猶如過五關,第一關就是考讀書

由於教師甄試的第一關就是筆試,筆試過了,還有口試、試教等等關卡,如果第一關筆試過不了,根本沒有展現教學能力的機會。長久以來,師培機構為了校方自身生計不去控管培育準教師的人數,教師缺額又一年比一年少,自然而然的,參與教甄的流浪教師一年比一年累積的多,所以筆試的題目也一年比一年刁鑽,美其名為「這樣才有鑑別度」,其實這些爛題目反映的是整個出題政策及甄選單位的偷懶與不用心。例如:「哪一個學者說了哪一句話?哪一個作家寫了哪一本書?」這樣的題目。這還算其次,還有考完試不公布試題與解答的,深怕認真讀書備考的老師們提出鐵錚錚的書證來揭發答案的錯誤、試題的荒謬,更有甚者,連續十餘題皆抄自某師院或出題老師任教學校的考試,擺明了出題者要展示他剪貼題目的能力。而代課老師在教學上的努力,到了教甄現場,如果過不了筆試的第一關,一切都是「零」!

三、說謊教育與自私自利從小學開始

我常感覺整個社會充滿一種表裡不一的說謊文化,以及斤斤計較的功利主義或壓榨勞工的龐大系統,深究起來都是從小開始培養的。學校內多數的情況,往往是老師對學生大喊:「不要講話!」自己卻在朝會時、週三下午研習時跟其他老師聊個不停,有時甚至還高聲談笑,忘形到自己的班級已經吵翻天了都還沒發覺。類似的例子還很多,篇幅有限很難列舉。至於自私教育的部份──

其一,體育課教游泳是個重責大任,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事,責任我可擔待不起;體育組長心想,校內老師雖多人具教授游泳的資格,但無人願意教游泳,那就推給代課老師教好了,誰管他會不會游泳,不會的話要自己辭職,我再找別人來代課,反正流浪教師多的是,比流浪狗還多,我就不信找不到。啊?什麼,這位代課老師當初是應聘「教社會」的?誰理他啊!我叫他要教游泳,他就得教游泳,誰叫他是代課老師。

其二,教學組長的角色。學校老師請假,臨時又找不到老師來代課,怎麼辦?找實習老師好了,反正他們的分數掌握在我們手中,他不答應也不行。「讓你上課也是一種磨練,對你有好處的。」這麼一說,還付什麼薪水啊!又替學校和政府省了一筆錢,還可以幫自己省省算薪水、打名冊的時間。

其三,學生最討厭的掃除工作,通常是「倒垃圾」,為了省麻煩,直接找班上智障的或人緣最不好的學生負責就好了,他們不會有意見也不敢有意見。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想知道學校裡的正式老師們有多麼會「斤斤計較」,只要多參加幾次教師晨會或隨班觀察幾天就知道了。有時老師們計較自己福利、渺視學生權益的自私程度,會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流浪教師」一詞約略起源於2005年(拯救國教大遊行之前)。1994年李登輝總統提出的師培法修正案在1995於立院通過後,師培制度起了重大變革,補教業者亦趕搭風潮,儲備教師人數急速增加,加上少子化現象,使得師資培育極度供過於求,2005年在PTT實習教師(studyteacher)版傳出各縣市國小教甄即將停辦的消息,引起版友熱烈討論,而由準教師們發起「拯救國教大遊行」,「流浪教師多如狗」即為當時盛傳的順口溜。

回首歷史,師培制度的變革:(產)對補教業者而言,多了一個開班招生增加收入的管道;(官)對政府或立法體系而言,師培法修正本意是要建立多元化的師資培育管道,讓中小學校可從中選出較優秀老師,藉由撼動教育體制來改造整個社會,但缺乏管理的結果,與「農村再生條例」被戲稱「農村再死條例」類似; (學)對師院體系或大專院校而言,官方鼓勵其開設師資培育專班無疑的可以延後學校的「退場時限」(請參考1994四一O教改大遊行訴求2廣設大學及其後續 演變),至於大多數謹守「倫理」的中小學校,師培法修正與儲備教師制根本很難對積病已久的教育界「汰舊換新」;(NGO)對教改推動人士而言(教改:1990起),師培制的改革確實帶來改變,但很多舊問題並未解決(例如淘汰不適任教師),同時也帶來新的問題(人力的虛耗與浪費);(人)對十萬流浪教師而言(無論是原本工作很悶、因誤解教師工作而報考師資班的上班族,或是對教育懷抱理想而投入的準教師),新的師培制以及「比律師還難考」的教師甄試,無疑是人生中的一大騙局,或是需要寒窗苦讀多年的賭注。

個人大約自1996年投入教育工作者行列,迄今將近十五年。其間亦曾以「流浪教師」一詞自嘲,但近年來已逐漸改用「教育專業旅人」來看待自己雖不穩定卻極富意義的工作,蓋因投入教育界的初心始終不變,以及在不同學校與班級旅行之際,總不忘把握學習機會、努力精進的緣故。當然,在教育的路上,我還有非常多成長進步的空間。

點閱 非典生活 閱覽本系列全部文章

建議標籤: 
瀏覽次數: 4704

回應

這篇文章推薦到好生活報上囉,網址如下: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1210/3075

三週以上的"長期短代",月薪還有兩萬出頭,如果都是接零星幾天的短代,月薪就不時都是一萬多了~代課老師想接一學期以上的長代(月薪可到3萬8或最高有4萬出頭,看學經歷與年資),都要考代理教師甄試,考上以後聘期就是一學期或兩學期,期滿後原教師回任,就要看這間學校還有沒有缺額,如果有的話,每學期或每學年都要重覆考教師甄試的生活,才能有下一份工作~正式教師甄試就更不用說了~
.
在這樣的工作條件下,能夠用平常心工作,能夠對教育保持熱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1.代課老師(流浪教師)每年大約有三個月沒薪水可領---寒暑假,如果是要考教甄的代課老師,寒暑假不但沒錢拿還要花很多錢考教甄(正式教師則是寒暑假不工作但有薪水); 長代(長期代課)相對的工作較有保障,但責任較重,容易被丟付一堆學校正式老師不願承擔的責任或工作,要處理正式老師不願處理或無能處理的問題,而且幾乎沒有寒暑假可言(都在考試),短代工作極不穩定,相當於水泥工之類的臨時工,但工作時間較有彈性,可以自己排休假(當然是無薪假),沒有家庭或經濟壓力的人,可以享受自己當老闆的感覺~
2.有些學校歧視代課老師已經到了極不尊重代課老師也是個"人"的情況,明明約好幾月幾日要代課幾天/幾個星期,代課老師也特別保留這幾天,不接其他學校的代課邀約,但卻臨時又取消,完全不重視代課老師的工作權益,遇到這種黑心學校(或黑心教學組長或黑心班導師),代課老師就必須默默承受當月失業好幾天,月薪不到一萬的經濟窘況了......

教育圈很小,以前有人開玩笑說教育界是"近親繁殖"的典範,就跟醫界或企業界一樣,所以,林老師甘冒風險投稿這一篇,大概會被"人肉搜索",不知道還能不能在教育圈待個兩三年?希望這篇文章所發揮的正面力量,能夠大於負面的力量......也希望林老師無論是否還待在教育界,都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是來自好友的祝福......(友人口述,林老師代po)

短代月薪最多就是22K左右

國民黨佔領台灣戒嚴時代的老師,被迫要昧著良心教育學生國民黨的偽道理,現在的老師為了生活也要繼續教學生學一些當年國民黨學官定的偽學問,一路被中國孔家奴教的專制霸菱政權控制,難怪台灣滿溢霸菱現象,老師屈服於霸菱連學生都看得出來,無怪乎台灣的小孩沒有自立自強的能力,當到老師了都不敢反霸菱文化,還奉那個資本奴主圍事教頭孔丘為榜樣,繼續階級壓迫剝削文化的教下去,現在洋蔥剝到教師階級了,知道會痛了吧!以後還會剝到永聘的教師階級,等著吧!教師再繼續無魂的跟隨中國文化與中國國民黨當恩庇侍從的霸菱文化打手,不反抗還會有更悽慘的下場等在後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