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產線綁架
電子行業工人調查報告之 諾基亞—科技以「利潤」為本(3)

二、被生產線綁架

在三家工廠裡,除了沒有自由的嚴苛制度和惡劣的管理方式,讓工人深惡痛絕的還有每天超高的產量要求及由此帶來的快節奏工作和超強度加班,如果做得沒有達到標准或產量要求等,哪怕是差一點點,都會挨罵。

1、生產任務到極限 工人極度勞累 壓力巨大

三家工廠為了提高生產效率,將每一個工序都極度細化,每一個工人的操作都被分解為若干個動作,甚至每一個動作都精確到秒來控制。工人必須按照規定的動作操作,即使另外的動作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

除了動作標准化,每個崗位的產量要求極高,如果工人沒有完成產量或者質量出現問題或者沒有按照規定的動作要求完成,都會挨罵,以致工人壓力巨大,身心疲憊進行工作。

在偉創力B2廠房三樓的PRE(壓板房),工人的工作是在線路板上貼銀模(FS)。整項工作可以分為以下幾個步驟:取銀模、放在制定位置、用烙鐵燙銀模將其固定。工人每小時需要貼滿5張線路板,1張線路板要貼200張銀模,即每3.6秒需要貼1張銀模,每1.2秒需要完成一個動作。 這項工作除了要求速度快以外,對精度的要求相當高。操作員每帖完一張線路板都要寫上自己的編號,隨即交給QA(品質檢查員)進行檢測。QA會用肉眼、放大鏡甚至是顯微鏡來看銀模有無帖歪、燙壞,線路板有無雜質,出現一點問題就會即刻交給操作員返工,而且還會被組長或QA罵。

工人的工作壓力非常大,工人工作時必須全神貫注,她們典型的工作狀態是坐在椅子上,彎著背,身體前傾,左手拿銀模,右手拿烙鐵,低著頭,兩眼緊緊地注視著線路板。這樣每天工作11小時,這些女工們常常腰酸背疼、眼睛脹疼、腿麻腫脹。另外,很多女工都會反映眼睛疼、視力下降。長期這樣工作,會對視力造成永久性傷害。

3-1 在正崴廠的電源部,制作一個電源,要經過插件、焊接、儀器檢測是否接觸良好、半邊外殼組裝、貼條碼、掃條碼、另外半邊外殼組裝、過錫爐、貼膜、包裝等主要過程。

每個崗位的動作都很單一而且產量要求極高。比如插件,一個工人要在一塊線路板插兩個零件,2個小時為一小節,一小節的產量是800塊板線路板。也就是每個小時重復插400塊,做800次重復動作,4.6秒就要完成一次。正葳廠正常時每天工作10個小時,工人重復一個動作8000次。

如果趕上訂單緊急,甚至每小節產量要求1400塊,產量要求居然提高了75%!工作時間也會延長到11—12個小時,一天下來工人整個手臂累得沒有知覺了。

為了能夠完成規定的產量,廠裡還制定了一些近乎變態的制度。偉創力的流水線上,工人需要有其他工位上的工人頂班時才可上廁所,上廁所的時間不能超過10分鐘,否則會挨罵,甚至會被“開單”(書面警告)。非流水線工位的工人比較容易請假上廁所,但上廁所的時間不能超過15分鐘,否則有可能被口頭警告。而在PRE上廁所必須先進行登記,要簽入簽出。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大根光電,30多人的產線只有一個離崗證,拿到離崗證才能上廁所,每次不能超過10分鐘。於是,很多工人上班前都會少喝水,以此來少上廁所。

工廠甚至不顧工人身體健康,工人生病請假不批,強迫工人上班。大根光電一工人肚子痛想請假不加班,班長說:“還這麼多貨堆著,你請什麼假!”“這麼多貨光靠我一個人也不行啊!”“不行你也得給我呆著,耗你也得給我耗到九點下班!你肚子痛我怎麼知道你肚子痛不痛!”

這種「泰勒制」的管理模式—建立在細致分工基礎上、以勞動方法標准化為核心的管理體系,在這三家工廠的生產線上被發揮到極致。工人就像一部部簡單的機器,每天重復著同一個動作達上萬次,事實上在諾基亞和工廠的眼裡,工人就是比機器還廉價的“機器”。

處在產業鏈頂端的諾基亞,為了能夠降低倉儲和物流成本,每個訂單留給工廠生產的時間都很短,為了能夠按時出貨,工廠不得不制定緊張的生產任務。加班幾乎不可避免,同時讓工人產生了巨大的壓力。完成不了產量或者質量不合格,要被主管罵,而且還要義務加班趕貨或返工。原本應該由品牌或工廠承擔的成本就這樣轉到生產線每個工人的身上。

2、工作時間超長 工資低還被克扣 ——“就是這樣的命呀!不累,哪裡能拿到錢咯!”

諾基亞2010年第三季度財務報表顯示,該季度諾基亞全球銷售超過1.1億部手機,銷售額達到102億歐元。

可是為諾基亞生產手機和零部件的工人們工資卻剛剛達到法定的最低工資標准,工人們更是要年復一年地每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每周最多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辛苦工作換來的工資還要被變相克扣。工人說自己就像被拴在了生產線上一樣,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

在大根光電,工人每天淨工作時間11個小時,事實上工人付出的時間卻遠遠不止這個數。工人早上7:50開始上班,卻被要求7:40必須到車間開早會,由班長訓話。工廠很多車間都是無塵車間,工人要在上班前穿好無塵服,熟練的工人大約要花10分鐘左右,新員工一般要花20分鐘。為了不遲到被罵或罰款,工人一般會提前半小時就要去上班,這半個小時就是工人無償奉獻給了工廠。

珠海的偉創力,工人每天工作時間達十個小時,一周只休息一天。工廠要求工人上班提早打卡、下班延後打卡、占用工人休息時間開會,因此通常要多占用工人30分鐘左右的時間。而這些時間不算上班時間,是工人“免費貢獻”給工廠的。

三家代工廠的加班時間都嚴重超過了《勞動法》所規定的每月加班不超過36小時的限制。為了逃避法律責任,偉創力在員工簽署《勞動合同》時,要求簽一份《聲明書》。該聲明書第二項《班制及加班聲明》寫道:“本人知道當公司生產項目和訂單增加時,公司會在生產高峰時期或有特殊情況下需要員工加班並且公司完全按照勞動法要求支付相應的加班費,因此本人自願申請及接受公司在生產高峰時期或有特殊情況下的加班計劃安排。”

3-2 上圖:偉創力班制及加班聲明

事實上,在簽這份聲明書時,工人對聲明書內容沒有任何商量的權力,如果不願意簽,可以馬上走人。工人工作時間如此之長,而且壓力這麼大,那工人工資到底有多少?足夠工人生活下去嗎?

工廠名稱

基本工資(當地最低工資標准)

每月工作22天每天工作10小時工資

每月工作26天每天工作10小時工資

每月工作30天每天工作10小時工資

工人平均工資(2010年)

偉創力

1200(920)

1655

2206

2757

1800至2400

正葳

920(920)

1269

1692

2115

1100至1800

大根光電

920(920)

1269

1692

2115

1200至2000

表:諾基亞三家工廠工人工資(單位:人民幣)

東莞最低工資標准為920元/月,大根光電和正葳給工人的最低工資就是掐著這個線給的,一分錢都不多。

三家代工廠中唯獨偉創力的基本工資稍微超出當地的最低工資標准,但是相對工人們每天十幾個小時的付出來說,這點工資實在是太低了。

幾乎所有工人都面臨著結婚生孩子,贍養父母的負擔,而即使每天累死累活一個月也只能拿到2000元左右的工資,根本不可能承擔一個家庭的生活負擔。

小組同學進廠打工期間見到工人回到宿舍都是一臉的疲憊,有時候我們抱怨工作的辛苦和無聊,她們還會安慰我們:“我也累呀,但是又沒別的辦法,就是這樣的命呀!不累,哪裡能拿到錢咯!”

我們在廠裡遇到很多已經將身體使用到極限的工人仍然希望能多加一點班,一位工人的話就是最好的寫照:“曾經,我也是想加班就加班,不想加就不加,但現在不行啊,我不是一個人啊,我要掙錢!掙錢寄給我爸媽!”

小組同學在正崴廠看到一位工人2010年6月的工資條顯示:該工人6月份工作21天,每天工作10小時,即每天都要加班2小時;工資條中還顯示該工人“其他減項”中被莫名扣除73元,工人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被扣除。這名工人6月份只拿到1276元的工資。

3-3 上圖:正崴廠某工人6月份工資條

同時大根光電和正崴廠的工人發現工資條上都存在亂扣款的現像,十幾到幾十元不等,工人都不清楚為什麼扣,問組長也不清楚,作為最底層的工人,對這樣的現像只能默默忍受。

對於三家代工廠都存在的侵占工人時間卻不計工資的情況,偉創力的一位老員工一針見血地指出其中存在的問題:“占用我們的時間卻不給工資,這就是變相地克扣工資,老板狡猾得很,能省一分就是一分。”

作為國際知名品牌的諾基亞,為其創造利潤的工人難道連體面勞動、體面生存的權利都沒有?難道諾基亞的利潤要靠變相剝削工人的血汗來堆積?

原文轉載自中國工人研究網: http://zggr.net/?action-viewnews-itemid-157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