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寮反核自救會等團體赴經濟部要求地方進入再評估小組 新政權漠視地方需求與與核四工程施工品質,獨裁心態未見改變

2000/06/02

  由鹽寮反核自救會、貢寮區漁會、貢寮鄉親,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環保聯盟等環保團體所組成的「反核行動聯盟」昨天(6/1)到經濟部提出進入「核四再評估小組」的訴求,並提出台電違法使用未經洗滌篩選的土石填海,造成海域生態破壞的證據,要求經濟部做出回應。

  反核團體提出核四應先立即停工,再進行評估、再評估小組應加增貢寮代表、開會過程應完全公開、資訊透明即時公佈以及儘速釐清核四再評估小組之職權定位四項訴求,並且在經濟部播放1998年以及今年拍到三貂灣珊瑚的白化現象比較錄影帶,以說明核四工程對於海域生態的破壞情形,經濟部則派出能源會執行秘書陳昭義接見,陳昭義對於反核團體的訴求都支吾其詞,沒有做出明確的回應。事實上,經濟部的這個所謂「能源會」長期以來,處於沒有法源地位的「黑機關」的位置上,今年五月十一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就曾經召開記者會,點名要求撤換陳昭義這個拿台電薪水的黑官,在過去核四興建的評估過程中,類似陳昭義這種科技官僚,向來扮演著求球員兼裁判的角色,而今天政府換了,陳昭義還在、科技官僚還在、球員兼裁判的決策模式也還在。

  由於經濟部官員表示對於核四工程違法使用未經篩選的土石填海表示並不知情,反核團體要求經濟部官員下午立即到貢寮核四工地進行會勘,於是經濟部就派出兩名能源會的視導與反核團體一行人驅車直往貢寮龍門工程處。

  到達核四工地之後,在重件碼頭施工處發現堆置大量的風化石以及工業廢棄物,由於核四填海工程所使用的土石如果未經篩選及洗滌,所產生的大量沙土將會危及三貂灣的珊瑚以及魚群,破壞當地生態系的平衡,因此在施工處的施工規則以及環境影響評估中,對於填海沙土的篩選,都有明確的要求,龍門施工處在日夜趕工的狀況下,已經明顯違反了這些規定,但在場能源會視導似乎對這些也並不以為意,只淡淡的表示回到經濟部之後將會向上面報告,但不會提出書面的紀錄。

  在過去的核四環境影響評估中,對於三貂灣的洋流、生態、對於貢寮當地賴以維生的漁業資源的衝擊、凱達格蘭族的文化遺址等,都沒有清楚的調查、納入評估;而舊政權忽視偏遠地區居民的產業、生活、文化,由官僚、專家由他們所謂的「專業」來決定這些地區居民的死活,由他們的「專業」來判定他們必須承受經濟發展的種種惡果,如果說「反核四」運動,真正具有「反獨裁」意義的話,那麼這種「獨裁」更應該是反對由這些人任意的由他們自己去制訂標準、自己進行評估,去決定別人的命運,日前環保署林俊義署長曾經說出「現在沒有獨裁,也可以不反核」,這樣的話,除了將他之前所堅持的環境正義完全否定之外,另外一個值得我們思考意義是,到底什麼才是「獨裁」?

  現在沒有獨裁了嗎?核四廠從施工到營運,受到影響和衝擊最的貢寮地區的居民,面對台電24小時趕工,拖船越域通過、岸上砂石車往來飛馳,對於讓常生活的捕魚的工作,已經造成嚴重的影響、面對從舊政權到新政權,一概不聞不問的台電施工工地,貢寮地區的居民,想盡辦法隨時監控,三月十八日之後,龍門施工處加緊施工,缺乏測試和監測過程的核島區的灌漿工程加速地進行著、填海工程施工現場完全沒有監工、違背施工規則以及環評要求的填海工程已經造成生態系統的破壞……凡此種種,無一不是工程的重大缺失,隨便哪一項都應該下令立即停工,可是,這些事都沒有人關心,貢寮鄉親想盡辦法收集了一切證據,提出檢舉,可是一次次受到各級政府虛應一應故事的回應,坐在冷氣房裡聽著龍門施工處瞞天過海簡報的專家,他們憑什麼來評估核四廠要不要興建。

  反核是為了反獨裁!反核就是為了反對由科技、經濟官僚以經濟發展為唯一指導原則,置弱勢地區居民死活於不顧的決定方式;反核是為了反獨裁!反核是為了反對為圖利少數既得利益者,將惡害加諸於早已長期承受社會之惡弱勢族群的錯誤政策;從六月一號的這種種事情看來,獨裁,從來不曾隨著政權的輪替而消失。我們不能再相信政客們「傾聽地方聲音」這種虛偽的政治修辭了,反核就是為了反獨裁,貢寮的聲音不只應該被聽到,核四的興建與否,應該由貢寮的居民們來決定!

相關資料 反核行動聯盟六月一日訴求事項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新聞稿2000.05.11 要求撤換經濟部能委會執行秘書陳昭義 並宣佈成立『民間能源政策研究發展委員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