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病認定無結果 勞工局、職業病醫師互踢皮球

2004/01/03

  台北縣勞工局聘僱司機林聰男於去年8月執勤時中風,台北縣勞工局局長曹愛蘭,無視於自己的勞工超時工作,反而從嚴認定工傷,拒以司法院解釋函賦予的行政裁量權,同意給予公傷假。反而將問題推給職業病專科醫師,要求林聰男先取得工傷證明後,才准予公傷假。

  12月31日下午,小小的台大職業傷病診治中心診療室,擠進了一個病人,一位家屬,兩位工會幹部,四位聲援團體代表,和七位職業病中心醫師。林聰男與工會幹部等一行人提出陳述書,希望中心醫師王榮德能對林在工作中中風做出職業病的診斷認定。

  王榮德表示無法幫忙。林太太指出,林聰男不是沒有注意控制血壓,他是在工作中發病的。

  王榮德表示,醫學上不能只憑工作中發病就此認定致病的因果關係。必須確定當時致病的因素,例如化學物質的影響,也涉及個人的人格特質。王榮德從林聰男上班的打卡記錄來判斷,認為無法看出上班有不正常的情形。王榮德也請醫師上網搜尋美國職業病醫學的資料庫,強調從19世紀至今都沒有找到有搬運重物導致中風的病例。對於致病原因的判斷,明顯導向了個人因素。

  王榮德測量了林聰男的血壓,告訴他血壓已經過高了。王榮德說:「要多注意飲食,注意休息」。並耐心的解釋高血壓和中風的成因,「個人的生活飲食習慣,工作習慣要調整好,林先生應該要多注意控制自己的血壓,現在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王榮德表示,巴士司機血壓沒有控制好是不能開車的,建議勞工局的司機要量血壓,糖尿病也要好好的控制。王榮德認為職災或職業病認定之後的給付只是補償性質,對勞工的健康他認為平日自己注意預防疾病更為重要。

  王榮德醫師與曹愛蘭局長均是依據打卡記錄來判斷林聰男的工作情況,對於職場的實際情形沒有去做進一步的瞭解,也沒有打算組成鑑定小組進行調查。

  同行的新世代青年團成員丁穩勝表示,他的太太和林聰男在勞工局是同事,他描述林聰男的工作環境,幾個人只能共用一張辦公桌,而只要有出勤的時候,林聰男就無法坐下休息,要一直走來走去保持待命狀態,非常辛苦。丁穩勝認為,類似這樣的情形,醫師對職場的情況應該可以做更細緻的分析。但王榮德醫師表示,這樣的陳述沒有客觀的證據,無法作為職業病認定的依據。

  工會常務理事,同時也是林聰男的同事楊錦源先生對王醫師說,林聰男發病時是他負責送醫的,按照現行的規定,若無外傷就不能直接判定為工傷,就要走職災或職業病認定的路。現在王醫師也不肯做職業病認定,他懷疑當初是不是送醫是送錯了?如果讓林自己去醫院路上一定會受傷,直接認定為工傷,這樣就不必走職災認定了。王醫師表示,送醫是一定要送的,讓他自己就醫只是同事一時的氣話不能當真。

  楊錦源說,職業病認定的標準過於嚴格,對勞動者不公平,哪有人連續開車二十四小時的?在王醫師這裡沒有做成職業病認定,工會只好回勞工局繼續爭取。他表示,勞工本來甘於這種條件的生活,樂天知命,卻無法換得政府應有的照顧。來到職業病中心,規格訂得這麼高,沒有辦法,只好請醫師以後要為勞工發聲爭取,請雇主在員工進入公司時就要做健康檢查,作為以後比較的依據,這樣就不用來做職業病認定。對此王榮德並不同意,強調職業病鑑定是世界各國都要做的。

  林聰男自從去年8月28日發病後,與勞工局多次協調,至今仍無法爭取到應有的公傷假。勞工局長曹愛蘭堅持必須取得職業病專科醫師的認定,後面的行政程序才能走下去。

  事實上,曹愛蘭局長本來可以直接依「台北縣政府工作規則」第32條「工友因職業災害而致殘廢、傷害或疾病者,其治療或休養期間,給予公傷病假」,核給林聰男兩年公傷假,其他單位也不至於反對,但他卻一直堅不同意。

  現在台大職業傷病診治中心的王榮德醫師也不願意做此認定,那麼是否意味著林聰男將什麼也拿不到,就這樣被解雇呢?目前林聰男因行動不便,原住處不在一樓,需另租房子,除繳納租金外,還需負擔原來的房貸。現在因為收入中斷,生活已經發生迫切的困難。

  昨天工會與縣政府主管協商,經幹部轉述上級認為可以先給予「公假」兩年,在此兩年期間可以續領薪資,暫時解決燃眉之急,後續再來尋求職業病或職業災害的認定。

  工傷協會理事長張榮隆認為,如果爭取「公假」而非「公傷假」,很有可能造成往後的各項職災補償和勞保給付都全部中斷。中風並不是短時間的病症,以後還可能有長期的後遺症,如果沒有職災或職業病認定,就什麼都沒有了。同時這個案例如果確立,對以後類似情形的勞工非常不利。林聰男的問題不是一個人的問題,而是許多類似處境勞工共同的問題。

【相關報導】

2003/12/19 台北縣勞工局處置員工公傷案失當 工會不滿要求局長負起責任

2003/12/24 可惡!北縣勞工局司機過勞 局長卻未予職災認定!
黃小陵(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

主題: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