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斜的天秤】再探健保制度 評論系列四
險惡的戰爭‧犧牲的羔羊

2002/11/01

在費率雙漲、過期專利藥價調降的風波裡,跨國藥廠好像沒事人一樣,在一邊乘風納涼,這是為什麼?

1995年,在跨國藥廠的壓力下,世界貿易組織(WTO)有關知識財產權的「與貿易有關的知識財產權協議(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Rights, TRIPs)」,列入了將「新發明產品」專利權期限一刀劃二十年的期限,事實上,早在1994年,在美方三○一條款的壓力之下,我方即已於1994年將專利權保護期限,延長為與TRIPs規定一致的二十年,而美方尚不以此為滿足,近十年來,不斷提出「回溯保護」的要求,要將1994年修法之前的藥品也列入保護範圍;事實上,台灣有三成左右的專利權保護,是由美國廠商取得,這其中大多數都集中在生物科技、製藥產業上,而這些裹著「技術、科技」光環的產業,也正是美方透過專利權在台灣撈本的最大一隻金雞母。在殺氣騰騰的中美貿易戰爭中,代表跨國藥廠利益的藥品專利權無疑是一個主戰場,在左擁三○一條款、右抱 WTO規範的威力下,有了智財權的保障,健保的龐大利益,就這麼不知不覺流入跨國藥廠的荷包裡。

上下其手的功夫和專利權是跨國藥廠的兩大武器,運用之妙,存乎一心,1992年8月,中美智慧財產權諮商會議,美國以301條款為威脅手段,要求台灣方面以「回溯保護」等措施保護美國藥品的專利權,在本土藥廠反彈的壓力下,當時我方以修改「新藥監視制度」做出回應,將「人體臨床試驗」作為在台登記新藥的要件,這兩件看來毫不相關的事情,為什麼可以扯到一起去?在專利權上不讓步,在上下其手的機會上讓步,也是一樣的,以美國輝瑞大藥廠為例,它的市值用新台幣算的話,大概是91兆;而全台灣最大的本土藥廠,像是永信、生達、中化的資本額大概介在10到20億之間,這一差就是幾千到一萬倍,跨國藥廠的算盤是用「實驗」經費,就可以直接刷掉這些沒本錢的本土藥廠。

但是,事情也不見得就像跨國藥廠想得那麼簡單,拼「實驗」經費,本土藥廠單然拼不過,但是別忘了台灣還有個凱子政府在,1995年三月一日,全民健保開辦,到2001年,總共投入了3百億的經費,補助教學醫院,進行教學、研究之用,平均一年50億,算算經是好幾個本土大藥廠的資本額,1999年,美國製藥業見矛頭不對,改了口,說「新藥監視制度」臨床實驗是違反公平貿易原則的,在「免除重複試驗與驗證」的藉口下,要求取消人體臨床試驗的規定,同時,照例又搬出特別301條款出來,加以威脅。在今年台灣積極與美國簽定自由貿易協定之際,藥品專利、監視以及非關稅性障礙的問題又再度搬上檯面。

把健保視為一個藥廠淘金的大錢坑,是一點都不為過的,在這裡面,只看到國際貿易戰爭中的你爭我奪,台、美官方、本土和跨國藥廠都是裡頭賣力的戰士,而我們這些按月交保費的人,則是渾然不覺中,犧牲了財富、又犧牲了健康的可憐蟲。醫藥,是每一個人生活所需的必要支出,傾斜的健保制度,其實也就是一個巨大的財富重分配機器,除非我們能穿透「多交幾十塊,讓健保更好」這種政令宣導,看清隱藏在健保體制下利益分配的事實,才能提出具針對性的戰略出來,將健康還歸給全民。

【傾斜的天秤】再探健保制度 評論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