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同日攝影展
鏡頭內/外的彩虹抗爭

2011/05/16
苦勞網實習記者

責任主編:張心華

在5月17日國際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的前夕,包含高雄市、臺中市、臺北市、新竹市、新北市、宜蘭縣等城市在內,加入了全球超過20個城市串聯的「國際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 國際連線攝影展」。臺灣同志遊行聯盟15日在板橋火車站舉行了攝影展的開幕茶會,現場除特地前來參與的社群之外,也吸引了許多碰巧路過駐足民眾的加入參與,十分熱鬧。

知名國際攝影師查爾斯.米契(Charles Meacham)的拍攝作品,在板橋火車站吸引了許多路過的民眾駐足觀看。(攝影:王顥中)

這次的國際串聯攝影展,是由創立並持續在全球推廣「國際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的IDAHO所促成,展出內容則是曾經獲得許多新聞攝影獎項的攝影師查爾斯.米契(Charles Meacham)的WWP(Walk With Pride)拍攝計畫。查爾斯捨棄了許多國家已經商業化、形式化的同志遊行,而選擇以東歐及亞洲城市作為主要對象,把焦點重新聚焦在那些在面對國家、警察、宗教及保守右派勢力時,富有抵抗元素以及異質運動張力的場域。

出席開幕茶會的政大台文所助理教授紀大偉表示,過去大家都羨慕美國、英國那種光鮮亮麗的同志遊行,但其實那是已經非常僵化、商業化的結果。例如在美國的同志遊行,每台花車都是由廠商包辦,上面充滿著猛男、美女以及天王天后的歌舞伴裝表演,但商業化的結果卻讓精心雕琢的遊行看起來像是一連串的「立體、活動的電視廣告」。相比之下,臺灣的同志運動及遊行生猛有力,對於異質的包容性高,讓更多不見得「漂亮」、「年輕」的廣大人群都能夠一起上街,這反而是同志運動的可能性,也才能真實反映出不同同志所處的社會環境。

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 國際連線攝影展11_html_42dd3dc7 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同志遊行現場,仍然有美國的福音傳教士在現場高舉標語抗議。(相片來源:Against Homophobia Book

臺灣在2009年,曾有部分基督教團體為了抵制同志大遊行而上街發起了「反對同志」的遊行,有同志團體現場扛十字架反制,這個新聞事件的照片,促使查爾斯來到了臺灣,並且以2009年台灣同志大遊行作為他走訪全球拍攝的第一站。臺灣同志遊行聯盟2010年總召Albert表示,1969年紐約市警方強制搜補石牆酒吧的事件,促成了隔年在芝加哥所舉辦的第一場同志遊行,到了2010年,全世界已經有59個國家、357個城市舉行同志遊行。而臺灣的同志遊行每年都集結了數萬人共同參與,充分展現出社群的充沛力量,透過國際連線的攝影展,能讓這些畫面能有更多人看到,令臺灣跟國際上其他國家同志的處境連結,也讓更多人一起關注恐同與恐跨性別所帶來的壓迫與傷害。

快樂的遊行 艱難的運動

曾執導《刺青》、《飄浪青春》等同志電影的導演周美玲表示,他長期以來透過拍電影、拍戲劇的方式進行「軟性地」彩虹對抗,希望能夠用感人的愛情故事,讓廣大的非同志的朋友也能夠感同身受,讓大家知道同志也可以像楊丞琳、梁洛施(電影《刺青》演員)一樣,是很美的,而反省到為什麼總是將同志與「噁心」「變態」等負面詞彙聯想在一起。

職場「恐跨性」案例

馬偕醫院解雇跨性員工0009今年(2011)年初,馬偕醫院的跨性別員工周逸人遭到資遣。在性╱別與勞工團體連日來的努力及申訴之下,近日臺北市政府性別工作平等委員會認定馬偕醫院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並予以裁罰。臺灣跨性別權益行動會高旭寬強調,這是臺灣首次由跨性別提出職場性別歧視成功的案例。也提醒我們必須正視更多長期隱藏在勞動職場中的各種性別壓迫。(相關報導;資料照片、攝影:王毅丰)

不過,或許問題也不只是大眾是否將「同志」與「負面詞彙」作連結,而是要更進一步細究,那些「負面詞彙」之所以為負面,背後的歧視跟壓迫。臺灣跨性別權益行動會高旭寬說,「不男不女」、「娘娘腔」、「男人婆」、「愛裝成男人的鐵T」、「愛作妖豔打扮的伴裝皇后」、「愛穿絲襪高跟鞋的伴裝癖」、「變性人」、「陰陽人」,這些都是跨性別,但卻也都是被拿來罵人的話,當然顯示了社會上普遍的歧視。生活上,跨性別者要上廁所,經常被當成偷窺的嫌疑犯,為了維持生活必須要拿到精神科醫生開立的性別認同障礙,跨性別者被迫為病態化、罪犯化,這些都是歧視;而職場上,跨性別者也面臨了嚴重的「恐跨性」,甚至屢屢有跨性別員工遭受到惡意的資遣。高旭寬強調,雖然許多朋友都能快樂地在同志遊行上作許多艷麗誇張的打扮,但在遊行之外的所有時間,依然有一群性別模糊、又男又女的跨性別者,在家庭、職場、學校等日場生活中,遭受到嚴重的歧視跟壓迫。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補充道,所謂的homophobia(恐同症)本來就不只是針對「性傾向」、而更是直接針對「性」以及「跨性」。透過國際串聯的攝影展,我們從鏡頭觀看到各國同志的處境以及畫面,但是在鏡頭以外的地方,雖然有了遊行,但遊行之外的日常抗爭卻是艱難依舊,也更需要大家繼續努力。

真愛聯盟及宗教團體近日引發的社群討論

由於開幕茶會當天同時也是515國際家庭日,洽逢基督教團體發起以「守約」、「守貞」、「守份」、「守承」為訴求的「快樂義走」遊行。另外,近日以來,臺灣真愛聯盟連同部分宗教及家長團體,要求教育部暫緩實施原先將於今年八月(100學年)在國民中小學施行的新版「性別平等教育」課程 。暫且不論要求暫緩課綱實施者的立論基礎及動機,這個軒然大波已經在社會上勾動出了保守恐同的社會氛圍,也衍生出無論在網路實體空間中,許多仇恨言論的加劇等等效應。對於這些「反同志」的效應,許多出席攝影展開幕的發言人也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對於主張捍衛一夫一妻為唯一合法正當家庭的「快樂義走」遊行,導演周美玲直接斥之為「恐同遊行」,表示感到錯愕跟悲傷。而對於同志教育,周美玲則認為同志教育、提供友善的觀念本來就應該從小開始,沒有理由反對、更沒有理由因為自己無知,就用錯誤的觀念去建立小孩的恐懼。

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 國際連線攝影展11_html_m6d9fc14e

就在周美玲批評由基督教團體發起的515國際家庭日「快樂義走」遊行是「恐同遊行」之後隔沒多久,在高雄場義走現場,「南人窩獨立工作室」的15名年輕同志手持「我想要結婚」、「我想要領養小孩」等呼應義走主題的標語,希望能一同加入遊行行列,但整個過程中卻不斷受到協辦教會團體以及部分參與教友的言語攻擊,現場不時地就有人對同志們高喊「一夫一妻才能組成家庭」等口號,甚至還有人直接怒斥要求同志離開現場。最後,是在警方派出人力額外隔開15名同志及其它遊行人潮的情況下,才得以順利走完全程。

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 國際連線攝影展11_html_m7c5cfda5(照片提供:南人窩獨立工作室)

文化大學大傳系助理教授林純德則表示,最近這一系列的事件,顯示這麼多年來,許多根深蒂固的恐同思維以及歧視依然存在。對於同志社群而言,戳破了過去許多人主張同志只要保持溫和、什麼都不必做、多消費就可以帶來「更好的未來」的假象,因此應該更進一步去思考如何有積極抗爭或行動去促進社會的對話與進步。另外,林純德也強調,應該更細緻地去辨認同志團體、婦女團體在議程上的差異,進一步釐清哪些時候應該互為主體、哪些時候可以合作,合作時又該如何確認同志及性權團體在意的運動目標不致於被犧牲。例如在中小學「性別教育」教材的爭議事件中,部分支持學者強調「同志教育僅佔其中的十分之一」因此稱其「不是同志教育」,甚至極力撇清教材中「只是談社會對男生、女生的刻板印象」而非「鼓勵多元性別」,這類論點反而讓「 多元性別」以及「同志教育」顯得好像真的見不得人、而必須先被遮掩。

消除恐懼 對抗壓迫 推動「反恐同」的友善社會

對於恐同的歧視跟壓迫,滲透在日常生活的諸多細節之中,臺灣科技大學的兼任講師張宏誠認為,即便像瑞典法律已經通過同志可以合法登記伴侶、收養子女,甚至在憲法就明文規定禁止性傾向的歧視,但是在社會中仍然不見得能夠真正平等對待同性戀者、跨性別者,社會的歧視並不會只因為法案的通過或法院的判決就在短時間改善,因此需要靠每個人自己站出來,讓運動能在每一天當中進行。

主持同志廣播節目同時也是身障者的「真情酷兒」Vincent也同時認為,如果不抗爭,幸福遠景永遠只會在遠遠的前方。他舉出自己參與萬障權益行動聯盟號招了300位身心障礙朋友向臺鐵抗爭要求無障礙空間的經驗,當越來越多人願意投入捍衛並爭取自己的權利,社會的改變就有可能從這一刻開始發生。Vincent呼籲,同性戀者不要只是期待一年一次快樂驕傲地參與同志遊行,而更要去追求讓自己一年365天都能快樂做同志的未來。

「國際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 國際連線攝影展」將持續在全臺灣六縣市展出,欲前往看展的朋友,可以參考下列表格的活動訊息:

反恐同及反恐跨性別日 國際連線攝影展11_html_66ebf0a8

(資料提供:臺灣同志遊行聯盟)

瀏覽次數: 2615

回應

已推薦至台灣好生活報「藝術文化」單元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10516/3795

這邊要說明一下,並不是警察加派人力隔開那些教會人士,而是一開始那些警察就叫在我們後方的遊行人士離我們遠一點,所以後方的人就離我們越來越遠,最遠的時候甚至可以長達200公尺,後來口角衝突後,前方的教會人士開始唱聖歌和呼口號,之後更派出幾名〝敢死隊〞(就是那些用言語攻擊和指責的那幾位),特地走在我們前面,故意走的特別慢,前面的隊伍則加快速度,形成我們整群人就像是個無關的一群人被隔開,前面差了至少50公尺,後面又隔了快100公尺,想藉此切離我們。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教會的民眾在攻擊的言語中,不斷的提到
「這是我們教會辦的場子,你們同志沒有資格來參與」、
「我們和你是不同的,你們不要和我們走再一起」、
「一夫一妻才是正常的,才算是家庭」、
「你們幹麻來搗亂」諸如此類的話語,實在令人覺得奇怪,

國際家庭日原本是聯合國大會在1993年的一項決議中宣布紀念這一日子,旨在提高國際社會對家庭重要性的認識,促進家庭的和睦、幸福和進步。

2011年的主題則是:與家庭貧困和社會排斥作鬥爭。

為什麼到了台灣,馬上就被基督(或天主)教所綁架,立刻就被冠上教會活動的標籤,立刻被刻板的教會模式教條帶入呢?

多元社會下的多元思考呢?
尊重和接納多元的理念呢?
到哪去了?

由這些地方不難看出這些教會歧視的觀念有多麼的根深蒂固了

父權和異性戀霸權的宗教正在霸凌台灣社會。這些人大玩政治操作、以上帝為名行歧視之實;他們噁心恐怖的嘴臉大家都看到了。

其實隱藏在同性戀議題之後的真正核心問題是:外省族群的特殊異常性傾向.

事實的真相是﹕根據可靠統計數據推算,外省族群約20%有同性戀傾向. 但是台灣人社會只有正常人類社會的5%同性戀比率. 外省族群是台灣的統治族群,外省族群有斷袖之辟,所以同性戀才會被當成反恐聖戰來熱烈討論,大力推廣,要把台灣人同性戀化.

今天如果同性戀絕大多數是台灣人族群的話,則同性戀議題很可能被掃入垃圾桶,當成"台客"的怪毛病,沒有人理. 正因為同性戀大多數是外省族群,同志變成"酷兒",同性戀議題變成教育政策,要強迫推銷給台灣人.

不了解同性戀議題之後的真正核心問題.
反恐同,彩虹抗爭只是跟著外省族群起哄而已!

台北已經是國際上聞名數一數二的同性戀樂園.
為何還有人要大力推廣同性戀,搞反恐同,搞彩虹抗爭?
原因就是外省族群的特殊同性戀傾向.

生命的型態也許不同,但是同等重要,並且有責任需要延續,如果同志身上有著抗癌基因,妳(你)認為他該如何傳承下去?
我只有一個小孩,如果我的小孩因為好奇學習模仿,又正好有誘因成為同性戀,你能給我一份鑑定報告,告訴我原因不是你嗎?能伸請國賠嗎?,還是你會說一切都是天意天生的。
就國家機制而言,我們辛苦生養的小孩,為何要背負你這個同志老年時的社會責任呢?
別再發表一些不負責任的主張了。多數人都是異性戀,而且盡責的背負著生命賦予的責任,而你們只想享受過程,不願背負責任,還鼓吹要別人跟你一樣,說的過去嗎?
這是同志圈的搶人大作戰嗎?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隱性,不願承認同志性取向,認為圈圈太小,選擇不多,就把腦筋動到別人家小孩身上。

小孩是同性戀就是罪嗎?就是問題嗎?就是不該嗎?還要伸請國賠 。這實實在在就是告訴我們,您對「同性戀」有著深深的恐懼和歧視。

5/17國際反恐同日就是為你們所專設。

上帝教我們要愛、他告訴我們不管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應該去愛他
今天我看到了這一群手裡拿著聖經當盾牌,嘴裡叼著刀子當武器的"聖徒"
深感痛心.....

回應樓上不知名的訪客:
台灣早就廢省了,什麼本省人外省人,不要拿這種奇怪觀念突顯你的思想陳腐
就算是異性戀也不吃你這一套

"台灣早就廢省了"???
省省吧!!
除非凍省
是洞視
永久冰凍!

TO: 週二, 2011-05-17 02:09

妳憑甚麼這麼確定妳辛苦生養的小孩是異性戀還是非異性戀?

妳有甚麼資格幫妳的小孩決定性傾向?就憑妳生她養她?

再者,妳怎麼知道同性戀不能生小孩?誰跟妳說她們的基因不能藉由人工生殖傳承?

說真的,妳的眼界和見識真是狹窄,我為妳感到悲哀。

>>>就國家機制而言,我們辛苦生養的小孩,為何要背負你這個同志老年時的社會責
>>>任呢?

阿你以為異性戀的生育補貼 小孩的營養午餐錢裡面沒有同性戀繳的稅金噢? 先把腦子的洞補一補再來戰好嗎?

拜託,我們同志沒有去學習異性戀就很好了!
我多怕哪天看到男人不能勃起,那可是天底下第一恥辱啊!

那如果我們同志被迫學習異性戀,而且正好又有誘因使他變成了異性戀
我們也順便申請國賠好了!

同志也是有繳稅的,別以為全世界只有異性戀沒有同性戀
那乾脆這樣,讓同性戀完全不用繳稅,感覺還不錯。

又或者你自己害怕自我認同,所以才再要求我們不要這樣嗎?
如果同性戀是靠教導就會形成,那我們這些同志在異性戀教育之下依然是愛同性阿!
怪我囉?

數據從何引用?是否有相關論證和學術論文?
除了原住民之外事實上所有人都是「外省人」,
而省籍情結這樣的研究主題在學術上已經愈來愈少拿出來探討了。
發表這樣(不知從何而來)的人口統計之前,
能不能先檢驗自己話中的真實性以及和社會的切合度呢?
這裡沒有人在強迫推銷,只有無謂的謾罵和無效的論證。
請不要拿一些文化研究的名詞來混淆視聽。

外省族群異常高的同性戀比率,也不是沒有統計數據或理論根據.

首先來看台灣全國與正常社會的同性戀人口比率.

國際上,一般接受的正常人類社會同性戀人口比率是5%.東海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兼系主任彭懷真博士作過調查,顯示台灣全國(台北除外)15歲以上的人口中,大約有3%的男性和2%的女性是同性戀者. 這個數字符合國際正常的5%同性戀人口比率.

其次來看台北市的同性戀人口比率.

前台北市長馬英九曾經公開說,台北市同性戀人口是10%以上. 2000年,台北市建國中學也曾作過全校同性戀人數普查.
得到台北建中有同性戀傾向的學生比率是11.3%. 這個數字接近馬英九的10%同性戀人口比率. 由此可知台北市的同性戀人口比率是10%以上無誤!

台北這10%卻比台灣人同性戀人口比率的5%多了5%以上,
而台北明顯的是外省人聚集的大都市.所以台北這多出來的5%,當然就是外省族群的同性戀人數.

所以數字上來看,全台北市同性戀有10%x260=26萬人;而台灣人佔台北市人口七成,182萬人,5%x182=9.1萬人,這就是台灣人同性戀人數. 剩下來外省族群的同性戀人數,就是26-9.1=16.9萬人. 16.9/26 =0.65約2/3. 所以得知,台北同性戀人口,外省族群佔2/3!

但外省族群只佔台北市人口三成,78萬人.所以外省族群本身同性戀比率是:16.9/78x100=21.7% = 1/5 強.

換句話說,台北每五個外省人中,至少就有一個外省人可能是同性戀.

所以外省人20%+是同性戀,是有可靠統計數字根據的推論.

那何必要讓一切又落入,本省外省的框架?這勢必又會引發其他的問題。拉回核心問題吧,一切運動不免都在與政治、權力角力,不否認所有合法的爭取都在這之中,更無可否,拉到最小的個人會有個別差異並會認入更多的社會問題。不過,在一個大範圍下,我們的自由社會不是一直在強調多元以及和平?

每個人都有其立場為自身立場說話,但我們不也一直被灌輸不能對別人有歧視?因為每個人生而平等,如果這是我們生在自由社會的基本觀念。那麼不論是種族、性別、階級、不都期望能有一個和諧的寬容關係,不是?

這個研究嚴重忽略了那些未建立自身同志認同者
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告訴你他是同性戀
就算是匿名的也一樣

更可怕的是,
我們的社會與教育讓很多同性戀者不認識自己
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並不是一個完全的異性戀者

再說,
你的計算方式只是把一些數據拿來加減乘除
排除其他的變因
我想並不具可信度

這不是外省人台灣人的政治鬥爭問題.
這是台灣人性傾向自由選擇的天賦人權問題.

外省人偏愛同性戀是他們的選擇,但是強迫台灣人小孩學習認同外省族群偏愛的同性戀,卻是罪大惡極!

只用經驗常識判斷,也知道同性戀大多數是外省族群.

去年台北中國城同志大遊行有兩萬多人參加;
但是台灣高雄同志遊行卻只得兩千人.
台北與高雄最大的差別,就是台北是外省族群聚居之地;高雄沒多少外省族群.

這個事實明白顯示出:同志絕大多數集中台北,而且同性戀大多數是外省族群.

喔拜託~現在新一輩的大家都臺灣人了!
臺灣人包括漢人 原住民 新移民等
而且沒有人能否認歷史上漢人對原住民的資源奪取
本省外省曾經因為歷史事件而產生裂痕,社會也正慢慢地療癒中
這時候不應該一直挑起對立和仇恨,而要了解真相和致力於追求轉型正義

你到底是民國幾年生的還在那邊分本省外省
該被時代潮流淘汰的就乖乖閃一邊去
不然就快點努力跟上最新的社會脈動吧
性別議題算是滿新興的研究,您可能要多多加把勁囉!

新一輩的大家都臺灣人了﹖

別天真了.選舉時,外省族群永遠只投票給外省馬,是怎麼回事啊?

外省族群一天到晚內地這,內地那,"內地"是台灣國內,還是中國內地啊?

外省族群佔多數的軍公教享盡十八趴福利又加薪;臺灣人勞苦大眾苦哈哈,又是怎麼回事啊?

外省族群與臺灣人差那麼多.還什麼"新一輩的大家都臺灣人了"﹖別裝傻騙肖了!

您如果要堅持外省本省之分這種上一輩的觀念,
臺灣大概只好等如您這般的人通通過世了才比較容易達到和諧多元的社會
您大概也抱著這個觀念活了很久,要放下成見的確很困難,您開心就好
我不再回應您了。

但請不要把同性戀議題牽扯進去
同性戀是不分本省外省原住民的,研究顯示每個社會約有10%的人口是同性戀,
(此數據比您"憑經驗"以及用參與同志遊行的人口數來推斷來得可信多了。)
因此社會上有同性戀存在才是正常的現象,大家須接受同性戀並非異常的觀念。

應該有些很簡單的事情得來釐清一下:

一、假使不去預設同性戀是不好的,就算哪個族群的同性戀在人口比例上真的比較多,也不成什麼問題呀!

二、臺北外省人比較多、臺北流浪狗也比較多,你會覺得外省人多跟流浪狗多之間有什麼正相關性嗎?兩組數據並列並不會理所當然地表示為因果關係,你需要對數字作解釋。你這個實驗組跟對照組之間的變因也太多了吧,如果臺北高雄等城市相對其它縣市比較開放、包容,因此很多在其它縣市較難以生存的同性戀人口就會選擇移居,這個因素不難想像,也會打亂你那個「臺北同性戀多+臺北外省人多=外省人同性戀多」的詭異論證。

三、目前為止,你只提出馬英九說的一句話來當作臺北究竟有多少同性戀的數據舉證。我只能說,這麼相信馬統的話,你一定是統派(指)

樓上的好厲害噢,居然可以用台北是同志比例比較高,台北市外省人比較高就推斷出外省人的同性戀比例比較高,真的好聰明噢。

居然可以用這種完全邏輯不通的推斷下這麼偉大的結論,把外省人跟同性戀兩個最壞壞的族群綁在一起,簡直完美呢!!

不過,照你的說法,你們應該盡情的鼓勵同志在台北活動還有讓外省人都快快變成同性戀啊,這樣台北就會因為被同性戀占領,外省人人口都沒人繁殖就會越來越少,最後就大滅絕了不是很好嗎? 這樣以後就沒有外省豬可以投票支持馬小九囉(拍手) 那應該很快就可以幫向你們這樣滿腦分裂和歧視思想的人建國囉!!!而且還是純種的台灣國了耶,好棒噢!!!

既然是這樣,那請你們不要再為難性平教材和積極參與同志活動吧,反正同志們都是一些淫亂滿腦子都想著嗑藥雜交的傢伙啊,趕快鼓勵他們讓他們都快點毀滅吧,或著是讓他們更淫亂一點上帝說不定會把台北也放火燒掉噢,為了建立純種的台灣國,加油好嗎?

外省族群同性戀人口比例比較高之說詞
還真讓我大開眼見
樣本數這麼小
卻可以推估成這般數據
在下真是佩服

不管怎麼說
宗教總是架著純潔等之名義
來反同
試問
耶穌有說:同性戀同性戀是錯誤的?是不正常的?
真正的真理不就只是男與女交配會留下自己的血緣而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