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G車、白米與炸彈

2007/08/04
苦勞網記者

不到10點半,台大校友會館前就擠滿了SNG車,這是特赦後,楊儒門第一場的正式公開露面。如同剛出獄時一般,楊儒門用著早沙盤推演好的詞句回應記者,有點無厘頭、答非所問,忽然台下一句「所以你不贊成老農津貼加碼?」鋸了進來,打算抓著楊儒門的答覆狠批政府。

也許是剛拿到兩本厚重的新書,還透不進楊儒門的生命脈絡,也許是早預期台灣的媒體生態就是如此快速淺薄,楊儒門在《白米不是炸彈》、《江湖在哪裡?》兩本新書發表會中,只提出現實的農業問題要在座的媒體思考。聲援楊儒門聯盟總召林嘉政說,會前曾經討論過,希望楊儒門只點出問題,不要提出藥方,因為這是政府的事情。

其實《白米不是炸彈》、《江湖在哪裡?》是相當特別的兩本書。《白米不是炸彈》是楊儒門在獄中,寫給友人回顧自己生命史的信件,經過整理後集結成冊;《江湖在哪裡?》則是作家吳音寧,將這些楊儒門的生命文字嵌入1950年至今的台灣農業歷史,而有了新的血肉。

雖然吳音寧說,如果將撰寫《江湖在哪裡?》的兩年時間當作種田,光是整理台灣農業背景的整地工作,就花了一年時間。台灣農業問題的確深刻而複雜,但從楊儒門眼睛裡觀察到的現象直接而殘酷,面對楊儒門一字一句撰寫的現實農村生活素材,如何平復及抽象化,恐怕才是最難的。

媒體與其不斷追問楊儒門要不要從政?怎麼看現在物價飛漲、農委會的漂鳥計畫?倒不如該好奇,現在還有多少農村子弟有著和楊儒門的《白米不是炸彈》中一樣的焦慮?吳音寧的《江湖在哪裡?》是一種詮釋,難道不該有更多、更全面的詮釋解讀農民面臨到的各種生活處境。

楊儒門說,農村需要被聆聽,但放炸彈之前在農委會舉牌子陳情卻被當成傻瓜,結果現在這麼多媒體。

但當前的政治及媒體,只需要套出一丁點楊儒門的話語以打擊政敵,這結構,就算再誠懇的血淚化作文字,也難以撼動。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