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領華爾街 我們有最好的理由
── 黑彌.艾海哈對資本主義危機的分析

2011/10/08

立報╱新國際編輯部 2011-10-06 23:11

■林深靖

「占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運動星火燎原,在美國已從紐約的曼哈頓金融區向其他城市擴散,到10月6日為止,華盛頓、波士頓、洛杉磯、芝加哥、費城、西雅圖、匹茲堡、邁阿密等大都會紛紛響應,憤怒上街的民眾,從窮學生、失業者、打工仔到日見窘困的中產階級都有,而工人聯合會和教師聯合會等各大工會系統也已發出動員令。享譽國際的知識份子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為了表示支持華爾街的抗議者的立場,特地寫了一篇團結宣言(本期《新國際》有全文翻譯)。

▲民眾傑西.派克9月29日參加舊金山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在銀行前揮舞旗幟。(圖文/路透)

在歐洲,在日本,占領各大城市的呼籲正在網路上發燒,甚至,「占領台北」也已宣稱將於10月15日在豪富東區的101大樓啟動。

就在全球反思金融資本主義危機的關鍵時刻,成功大學台文系所在「台灣與國際思潮跨界互動」的計畫之下,邀請了法國「國家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黑彌.艾海哈(R?my Herrera)來台,在短短三天之內進行多場講座。這對台灣而言,是一個深入探索當代金融危機的大好機會。因為艾海哈是歐洲學界自薩米爾.阿敏(Samir Amin)以來,在政治經濟學領域,對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分析最透徹的學者之一。艾海哈本人也與薩米爾.阿敏過從甚密,阿敏所主導創辦的「另類方案世界論壇」(Forum mondial des Alternatives)以及「第三世界論壇」(Forum du Tiers Monde),艾海哈都是核心成員之一。

艾海哈著作甚豐,其中如《新自由主義25年》《戰火中的帝國── 911之後的世界》以及最新出版的《另外一種資本主義是不可能的》等書,都對西方工業大國當代政治、經濟、社會危機做相當深刻的探索和解析。今年10月,他首度來台,相信將有相當豐富的經驗和此地學界和社運圈的朋友分享。

資本由少數人宰制

在《另外一種資本主義是不可能的》一書,作者首先抨擊宰制歐美意識形態長達30年的「新自由主義」。他指出,「新自由主義」其實是一套意圖控制高層金融的論述體系和全球戰略。二戰之後在共識下形成的布雷頓森林基本位體系逐漸解體,1979年,美國聯準會(FED)發動「金融政變」,單方面乍然而猛烈地提高利率,一時之間,北方國家貨幣政策大亂,南方國家則瞬間爆發債務危機。

到了1980年代,在雷根和柴契爾分別於美、英主政期間,一批所謂金融金童或芝加哥男孩,打著國際金融機構的名號,如國際貨幣基金會或世界銀行的名號,以協助處理國家債務為名,大舉進入南方國家,取得這些國家的財經主導權1990年代,蘇聯、東歐集團崩解,這些「金童」如法泡製,在原社會主義集團國度呼風喚雨。

根據艾海哈的分析,其實,也是在這段期間,資本-勞動的權力關係在全球的範圍內被大幅調整。也就是說,是勞動者鬥爭力量的消退,讓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得以軟土深掘,得寸進尺。伴隨新自由主義的擴張,美元的霸權地位在國際金融體系中被確立,各國自主的保護性藩籬被撤除,自由貿易、彈性匯率以及資本自由流動成為「全球共識」。

勞動者集結爭權利

然則,這樣的發展,卻是以勞動者權利的消退做為代價。這些年來,隨著金融和資本流動的「去管制化」,讓銀行高層和上市的跨國公司得以大發利市,少數巨頭各自在其私有王國大玩財務槓桿,操作衍生性商品,即使因為貪婪無度而引發危害全球的金融海嘯,他們的風險還是由政府承擔,所造成的巨大虧損由國庫彌補。金權一體,利益共生,而勞動者卻飽受洗劫,存款被五鬼搬運,房貸永無止境,社會保險體系崩解,薪資降低,工時延長,勞動條件惡化……而國家則成為盜賊的忠實守護者。

因此「占領華爾街」行動的擴散,其實就是勞動者的再度團結,要扳回資本-勞動的權力關係,要從金融資本家手裡奪回應有的權利。「一切歸勞動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蟲!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衝破牢籠!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趁熱打鐵才會成功!」當占領的行動向全球擴散,這樣的《國際歌》,也許是我們再度傳唱的時候!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