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台北,一場匿名革命

2011/10/10

責任主編:樓乃潔

隨著佔領華爾街的越演越烈,國內發起的佔領台北也逐漸受到矚目。然而在媒體的報導中,「匿名」這項元素卻一直被忽略。身為臉書「佔領台北」頁面上百位管理者之一,我想來談一談這件事情。

每個願意成為「佔領台北」一份子的「你」,都可以到粉絲頁上,按讚並在牆上留下一句「我是台灣99%」,這時已經有管理權限的伙伴就會把你也加入到管理員名單中。這樣一來,每一個「你」都將以粉絲頁的身份發言。於是:每一句「佔領台北」的發言都是匿名的,除了發言者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知道哪一句話是誰說的。「佔領台北」就是「你」,「你」就是「匿名者」!

不只發言的都是匿名的你,按讚的也是匿名的你,回應的也是匿名的你。在這裡,我們只有一個名字,就是:「Occupy Taipei 佔領台北」。

採用這種開放而匿名的管理員方針後,最高曾經有超過三百人、現在則有一百多人是管理員。很多人並沒有辦法這麼快理解這種狀態,所以總是希望有人來回答問題、來說明、有人來負責。用那種傳統的「一個管理人或少數人組成的管理階層由上而下的決策,因此也要由上而下的負責」觀念來看佔領台北,實在是跟現在佔領台北的現狀離得太遠了。我們不斷不斷地提醒記住:在這裡,沒有誰負責,就是「你」負責!

或許媒體關注的是國外的狀況如何熱烈,眼光轉向國內時就想知道當天會有多少人?會有什麼行動?然而佔領台北將是前所未見的有機形態,以匿名精神貫徹的發展,多少人?什麼行動?就取決於「你」。

2006年的時代雜誌年度人物是「你」,那一年是Web 2.0最風起雲湧的一年。從那之後,還持續地發生很多事情。部落格改變了世界,維基百科改變了世界,Youtube改變了世界,Twitter改變了世界,Facebook改變了世界,但是世界到底改變了多少?看看整個社會還是在期待英雄,還是在追問「誰」做了「什麼」,而不是捲起袖子自己來搞。這一次,佔領台北行動,就讓我們來一個徹底的2.0革命!

回應

由主張刪除「匿名」批評留言的綠黨,宣稱「以匿名精神貫徹的發展」,是在搞笑嗎?

苦勞網還真是不以人廢言啊。

無聊!!
所以苦勞網要因此把這篇文章刪掉嗎??
你有用這樣的標準去檢視所有愛張貼文章的人嗎??
有種就做做看!!
綠黨是該批評,但是沒人有必要陪你們搞文革。

不以人廢言不是基本中的基本?竟然被以諷刺的口吻說出,真令人訝異。

2012 將會是那些不公不義不要臉之徒的世界末日

還不是下面就看到是王鐘銘了

綠黨能夠有活動爭取曝光度
怎麼可能真的匿名呢

當然根本不聽匿名意見的政黨跑去跟人家喊"匿名參與"很滑稽沒錯

黨派黨派黨派,眼中永遠只有名人和黨派,到底把其他人放在哪裡了?這年頭要人批判性思考實在是很難...

綠黨屢次自相矛盾的狀況太滑稽了。

當初綠黨徐文彥如何否定理性的匿名意見,網路上都還找得到,王鐘銘當時置身事外,今天他講出這番話,昨非今是,讓人不知道該信哪一套。

透過網路提高民主參與,顛覆權力位階,絕對是可喜的現象,多提供論述很好,但如果倡議者本身自打嘴巴,將有害於運動的正當性與擴張。

德國海盜黨透過網路,讓政治參與更多元,台灣的綠黨原本很有機會成為範例,卻做了一連串糟糕的示範。

除了刪除匿名留言迴避批評之外,先前綠黨的人說,透明就是監督,開會有公開會議紀錄即可,對於內部制衡機制的批評不管,只要「相信」他們就好了,結果像是薪水回溯、惡性解聘員工被罵到臭頭,提供的說明漏洞連連,反而成為他人指控的佐證。

官網的財務揭露,去年綠黨都會公佈兩套帳,全球綠人的帳不用抵稅佔大宗,新近等了半年才出現的新報表卻少了。帳目不夠清楚就急著募款,太看輕捐款人。

政治人物是不是註定要讓人失望的呢?

大家好好看看,對於蘇嘉全地豪華農舍竟然隻字未提,表面上挺農民,實際上,是不是自願當民進黨的奴才?所以,佔領總統府、國民黨黨部的同時,也記得佔領民進黨黨部、蘇嘉全的豪華農舍。

正事不做,把自己搞成精神分裂,也是種微革命

我從不主動上PTT與苦勞的原因都一樣,我討厭開放匿名的留言板。所以,接下來我回應關於「刪除匿名留言」一事。1月30日竑廣發中執委群組,問綠黨網站一個匿名留言如何處理,我回信的全文:

「我做網管的原則一向是:匿名,刪無赦。
不敢為自己言論負責的人,憑什麼可以得到別人負責任的回答。
跟匿名者在網路上討論事情,最後只會鬼打牆。
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請他貼到PTT。
以上網管經驗提供參考」

http://mauxu.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html

那請問樓上是誰阿?

抱歉 我也看不出來耶 ...

就是綠黨中執委徐文彥啦
那個當初因為苦勞網因為是匿名討論=不值得回應的徐大中執委啦

所以徐文彥是反對佔領101的囉???????????

回頭再說一點,文中說:「維基百科改變了世界」好像是真的,已經有不少大學生做報告都是抄維基百科的。不過,好像就只有這樣。

樓上訪客的「好像就只有這樣」完全呼應文章所說的:

但是世界到底改變了多少?看看整個社會還是在期待英雄,還是在追問「誰」做了「什麼」,而不是捲起袖子自己來搞。

看完並不懂:

「你」捲起袖子自己來搞

匿名

有什麼關係

樓上點出重點了

整篇文章問題在於沒事扯匿名

明明就是要講Web 2.0的協作精神,或者維基的人人可編輯
偏偏去扯匿名

可惜第一代Barking不能陪王鐘銘革命,因為軍人只有效忠,第一代Barking為綠黨做了太多太多了,以致論文遲遲難成就去當兵,我們期待下一個匿名Barking接棒,為綠黨再出戰,宅戰江湖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737970/IssueID/20111014

蘋論:佔領101是秀才造反
2011年 10月14日

響應9月美國反貧富差距的「佔領華爾街」運動,20多國的反巨富人士本周六將遊行佔領各國重要金融據點。台灣網友在臉書上揪團,發起「佔領台北」行動,已有4000人響應,目標是包圍101大樓,抗議台灣社會的貧富差距。

台灣臉書的管理員一致匿名發言,並稱:「這裡沒有領導者,可說人人都是領導者,人人都是發言人,但也可說沒人有資格代替別人發言。」與上個世紀的社會運動很不同。

之前的革命、暴動、示威遊行都有領導、計劃、綱領、文宣、組織與意識形態,而且肉碰肉地與國家機器——軍警對幹,很少沒有受傷的。1960年代,歐美各大城市的青年受到中國文革和美國反越戰運動的刺激,紛紛揭竿而起,從土耳其狂燒到歐洲,特別是法國,以及亞洲的南韓,對抗拿盾牌電棒的警察隊伍,遭到催淚彈、瓦斯槍、橡皮子彈、高壓水柱、流刺鐵絲網等冷酷武器的伺候,場面混亂血腥但也震撼人心。

前電腦時代的群眾運動,比現在靠社群網站揪團行動的力道強很多。那時宣揚的是恨,因為恨使人憤怒、團結;愛卻無能為力。

膽小網友匿名揪團

3百多年來的政治社會運動都以恨為驅動力。但是,透過社群媒體像是臉書、推特發動的抗議行動,則與上世紀的同質行動特徵不同,煽動仇恨、暴亂的觀點幾乎沒有。

網路揪團效率比以前的社運高很多,一個晚上就可以揪一大群人某天外出行動。但是網路的平等、隱密、多元意見等性質,使運動找不到領袖,沒有綱領、計劃、文宣、組織與意識形態,反而有嘉年華的氣氛,更沒有你死我活的赴死精神。能夠使用電腦的人多半是中產階級或知識份子,他們是秀才造反,溫文儒雅。老毛說過,革命不能溫良恭儉讓,靠社群網路行動的人沒有暴力的荷爾蒙。

茉莉花革命剛開始時是靠網路點火,接下來的事業就看軍人、武裝反叛份子接手表演,無關網路了。所以網路成不了大事。連包圍101這件小事揪團人還匿名,就知道網民的膽子有多小了。

雖然活動的主軸是抗議貧富差距太大,具有正當性,也可壓迫政府注意這個議題,但絕不可能長時間堅持下去,除非工人階級或軍隊介入。所幸台灣還沒有到大量窮人不造反就活不下去的地步,佔領或包圍101都是茶壺裡的波浪,政府不必反應過度,就看成網友與國際接軌吧!

二次金改 貪5億「官邸變金融交易中心」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737700/IssueID/20111014
2011年 10月14日【綜合報導】前總統陳水扁及妻子吳淑珍被控在二次金融改革時,向國泰金控蔡家、元大證券馬家收賄共5億元,協助兩業者合併其他金融機構,一審時認為總統職權不包括金融整併,判扁珍無罪,但昨天高院逆轉認定,扁對二次金改確有實質影響力,依貪污、洗錢等罪將扁判刑18年、珍11年,兩人共被併科罰金3億元,並追繳貪污款5億元。錢進扁家的紅頂商人僅元大馬維建因協助洗錢被判刑8月,可緩刑。

由審判長張傳栗、法官黃斯偉、劉嶽承組成的高院合議庭,昨在判決書中痛批扁藉總統職務作為「換取財團金錢支付,納入私囊,背棄民意,莫此為甚」,而第一夫人吳淑珍操弄權勢,「收受企業給款,億來億去,紅頂商人爭相捐輸,絡繹不絕,蔚為風潮,一時總統官邸宛如金融交易中心,政風敗壞,其來有自。」

扁家不滿將提上訴
昨宣判後,扁律師鄭文隆轉述扁的心情「非常失望,也相當遺憾」,吳淑珍近來因痔瘡到醫院開刀,委任律師林志忠表示珍早就預期官司會遭政治干預,將提上訴。扁子陳致中昨不願受訪,僅傳簡訊表示等今午再作回應。扁家唯一保持無罪之身的陳幸妤昨聯繫不上,不知其回應。

特偵組發言人陳宏達對扁珍被判有罪表示「欣慰」,檢方表示不會對被告無罪部分「為上訴而上訴」,將等收到判決書後,研究判決無罪的部分是否符合《速審法》中違背《憲法》等法定事由,再決定是否上訴。

扁珍被控從2001年起,利用二次金改金融整併機會,陸續向當時有意合併世華銀行的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以及想吃下復華金控的元大證券董事長馬志玲等企業主收賄,然後扁利用總統職權向財政部以及其他競爭的金融機構施壓,促成這2項合併案,藉此收賄5億元,事後再要求蔡家、馬家協助扁家洗錢7.4億元。

企業僅2人遭判刑
去年台北地院由周占春率領的合議庭認為,金融機構整併不是《憲法》或增修條文中列舉的總統職權,扁無從利用職權收賄,且無證據顯示7.4億元是不法所得,因此判所有被告無罪。

但高院根據大法官解釋以及過去最高法院判例見解,認為行政院長要負責執行總統競選時的政見,總統又握有各部會首長任命權,且親自主持國安會議,合議庭因此認定總統對諸多政策擁有「實質影響力」,因此認定二次金改案屬於總統職權範圍,且扁珍拿錢後,也確曾介入元大併復華案,並在國泰併世華案中勸退競爭對手富邦金控,構成行收賄的對價關係,但因舊法不罰職務上行為行賄罪,因此企業人士並未因此被起訴判刑。

洗錢部分,昨高院判決,除了扁家的陳致中、黃睿靚夫婦有罪,珍兄吳景茂、陳俊英夫婦因協助扁珍,將賄款轉匯海外並在美國加州置產洗錢被判有罪,但因轉污點證人免刑外,只有元大少東馬維建、前董事杜麗萍因明知扁珍託放的7.4億元來源可疑,卻仍幫忙洗錢,成為全案唯二被判刑的企業人士。

微笑出庭落寞回監
扁昨被借提出庭聽判時,旁聽席有扁迷大喊:「起立!總統好!總統無罪!」扁一派輕鬆地微笑揮手,但法官一宣判完,他從無罪變重判18年,立刻一臉嚴肅低頭與律師交談,這時審判長張傳栗要離庭,扁迷氣憤用台語痛罵:「張走狗!」扁聞言面無表情轉頭看一眼,隨後還押台北監獄。

北監祕書蘇坤銘表示,扁以前出庭後回監獄,走回囚房途中有時會和管理人員聊天,昨傍晚回來時一路沉默,看得出來心情不太好,昨晚就寢前幾乎都在看訴狀資料,可能在為上訴做準備。

「判決寫到頭髮白」
審判長張傳栗昨宣判後說:「明天綠營一定又會罵我是國民黨走狗,反正就是一天嘛!(指被罵一天)」法官黃斯偉說:「光是寫判決就寫到我頭髮白了,現在判了,解脫了!」

扁律師團昨發聲明指總統馬英九曾召見司法院正副院長、祕書長,接著最高法院立即將龍潭購地案違法判決確定,已屬典型的「政治干涉判決」;綠委也批評本案是政治追殺,民進黨發言人莊瑞雄痛批:「二審和一審判決天差地遠,難怪人民對司法難以信賴。」藍委邱毅直呼:「真是大快人心,司法界還是有人有良心的!」

黑暗金控你好,我是台灣99%,貪腐政權別再來,Yea~

搞不懂到底目的在哪? 除了政治以外
1%的人跟我們生活有何直接關連?
找不到工作 是能力問題 還是人家有錢人不用工作的問題
失業的人 競爭對象是同樣在職場生存邊緣的族群 而非家財萬貫的富二代
這麼有時間 搞鬥爭 不如多努力一點 把生活過得更好
癱瘓別人的生活 影響別人的權益 對社會的幫助是?
真這麼仇視有錢人 那就去她們家賭她們就好啦? 無聊

綠黨 湊熱鬧結果砸到自己的腳
搞一堆虛美的論述忘記自己的本份

綠黨的價值在於揭破藍綠不敢碰觸的問題
然而今年潘翰聲指控國民黨議員收遠雄錢時
請問一下名單誰給的? 似乎忘了檢視民進黨
這幾年下來 遠雄只會買藍的嗎?
以前不是很愛說藍綠都是玩假的
不如你們認真嗎
難道這是與謝長廷密談時他教的?

蘇嘉全的問題不只在農舍
而是藍綠共業的濫採砂石
問問綠黨那些在南部的環團大頭
敢不敢說蘇嘉全在砂石上是清白的?

在台北救幾棵樹吸引粉絲造神
放著環境大義不說不問
小民進黨厲害厲害

台灣的希望盡在本篇文章之中,敬請參看「 迅速扭轉台灣經濟頹勢的強效方案與國家社會改革三大主軸 」,若本篇文章早在一百年前即出現,中華民國現今就不會屈居於東南海角一隅!歡迎傳閱、轉載、刊登、助印! 濟世救國聯盟 陳子勻

欲濟世救國,空有滿腔熱血,提不出正確理論與可行辦法,並沒有半點實質意義,倒頭來只是白忙一場,陳水扁政府執政後焦頭爛額、馬英九政府執政後灰頭土臉,都解決不了衆百姓的困難,都被罵得要命,就因為他們提不出正確理論與可行辦法才會如此,知難行易,在這次包圍101大樓之行動的理想、目標與目的之是否能被達成,提不提得出正確理論與可行辦法以供執行,將會是成功與否最主要的關鍵所在,而本人就恰恰有著一系列很奇特的理論與辦法,可解決衆百姓的困難,歡迎參看本人的布落格,茲將本人傳單與資料出示如次:

手 機:0931-107-493
電 話:(02)2259-6210
e-mail: [email protected]
h t t p://blog.xuite.net/sutaocomn2/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