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保年金修法 一個字 扯!
重點是,你一定得搞懂退休制度

2011/11/11
苦勞網特約記者

責任主編:張心華

各種退休金的問題真的很複雜,其實「複雜」本身就是個問題;不過,因為這個議題真的太重要,所以現在嘗試把一些複雜的部份,尤其是一大堆的數字、算式、比較,都給跳過去,重點是,你一定得搞懂它們。

先來說一說週三(11/9)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通過的「公保年金」版本(相關報導)很扯。扯在哪裡?在自由時報的這一篇評論說的「要五毛給七塊」。

「要五毛給七塊」

【圖一】勞保、勞退、公保、退撫比一比

6331661949_d715cd4e38_o.png

【圖二】例外和例外的例外

6332101117_26c9d82ca4_o.png

【圖三】勞保、公保、軍保與退撫的大概關係

6332288177_ae7161ab6b_o.png(製圖:孫窮理)

銓敘部公保年金修法版本,把領取養老給付的分成「甲、乙」兩類,分的標準是「加上第二層的給付,這個人領的會不會太高(好比說「所得替代率超過100%」,退休了比在職的時候領得還多)」;什麼人會領得太多呢?有領「公務人員退撫」資格的人。

看右邊的那個【圖一】,我們把複雜的數字跟算式丟掉,簡單地說,(從給付的觀點看)「勞保OK,勞退最糟糕、退撫最好,公保聊勝於無」,在「社會分斷下的老年危機」一文裡,我們提到了「公保的聊勝於無是因為退撫的『非常好』」。

所以有「公務人員退撫」的領少一點(甲類,0.65%);沒有的,領多一點(乙類,1.3%)。這樣,應該還算簡單。

「乙類」裡面有兩大塊,一個是「私校教師」、一個是「公營事業公務員兼具勞工身份」的。「私校教師」很容易理解,公營事業勞工被《公務人員任用法》第33條排除(另請參考「釋字270號解釋」),所以不適用「公務人員退撫」;不過有例外,那就是交通部所屬、沒有公司化的事業單位台鐵、公路總局、港務局編制內的「資位人員」,他們是適用「公務人員退撫」的,而交通部所屬的公司:中華郵政因為有《交通部郵電事業人員退休撫卹條例》的「月撫恤金」,所以也被排除(中華電信本來也有,但是民營化之後就沒有了)。

「乙類」是「甲類」的例外,而「交通事業人員」是「例外的例外」,於是又回到甲類去了(【圖二】、【圖三】)。

好,現在不管「交通工會」的訴求是不是合理,他們是「例外的例外」,但是現在的修法版本是什麼?所有的「甲類」都變成「乙類」了。

原本「例外的例外」有多少,大概4萬8千人不到(這是幾個單位員工的總數,但影響人數一定不到),現在卻把「例外」給整個打翻,把適用「公務人員退撫」的48萬人全拉進來、全部可以領1.3%了;「要五毛給七塊」的批評,基本上是準確的,公務員和公校教師在這一次公保年金化修法,並沒有動員要求「1.3%」,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的訴求,也只有讓私校教師可以領到「1.3%」、完成年金化,而交通工會說的也只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國民黨的立委卻用這艘「小船」偷渡了48萬人過去!

兩大矛盾令人擔憂

這個結果實在有一些匪夷所思,公、教拿到了「1.3%」,看起來得了利,卻有兩個讓人擔心的後果:第一是「基金的安全性」,在原本的設計裡,相對於「退撫」、「勞保」兩個岌岌可危的基金,公保基金算是相對穩定的,但是現在給付一下子拉高,會不會讓基金的財務危機跟著產生,這不能不注意;一旦基金發生問題,現在馬上要退休的公教人員可能領得到,但是10年、20年後,現在年輕的公教人員就不一定領得到了,辛苦工作累積全被「老人」領走,自己卻領不到;這是「世代」之間的矛盾。

再來,就是不同職業別之間的矛盾,平均來說,工、農在在職期間,能夠領到的勞動所得,本來就跟公教人員有一段差距,現在退職之後的老年生活保障再有這樣的落差,難免就會產生如「十八趴優惠存款」那樣,對公教的仇視,如果從照顧老年生活的責任:受雇者、雇主、國家三塊來看,政府同時扮演公教人員的「雇主」和「國家」雙重的角色,如果拿「勞保負擔」的比率「1(國家):2(勞工):7(雇主)」來做比較,雇主和國家合計負擔80%的保費,目前在公保(退撫),政府這個同時是雇主和國家的角色,負擔的比率是65%,並不算太多。但是從工、農的角度來看,公教人員領的,不管是在職時,或者退職後,全部都是「人民納稅的血汗錢」,是可忍熟不可忍?

公保投保人數(2011/02)
性質別 要保機關數 比例(%) 被保險人數 比例(%)
行政 2,013 26.74 192,068 32.3
民意 69 0.92 1,835 0.31
司法 149 1.98 24,994 4.21
文教 3,886 51.61 231,250 38.92
衛生 410 5.45 25,458 4.29
公營事業 632 8.39 53,176 8.95
私校 370 4.91 65,315 10.99
合計 7,529 100 594,096 100

如果再加上政治、歷史因素,這個矛盾將更形激化,公教人員在「得」與「失」之間,可能要另外衡量。


在社會「分斷(參考)」的狀況下,整個老人安養制度的複雜,很難讓人真的搞懂,而這個「不懂」也正是它的問題所在,不懂不是你的問題,是體制的問題,在公共基金面臨破產、國家的財務又日益艱困的情形下,必須要從讓它「簡單」著手。

「基礎年金」重要,因為它很簡單

從所謂「三層制」觀點來看,一般會把「勞保」、「公保」當作第一層的「基礎年金」,但這是有問題的,我們只要比較它們跟「勞退」、「退撫」的幾乎看不出來的差異(尤其是「公保」和「退撫」的結構,只有計算式不同);這四者都可以說是「職業年金」。也就是說,它們的給付都跟退職者在在職期間的收入有關。

這裡有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假設家庭環境的條件相同,一個月領6萬塊的人,跟一個月領3萬塊的人,他們工作了30年之後退休了,誰會需要更多的錢來養老?

適 用公教退撫人數(2011/10)
身分別 人數 比例
公務人員 290,011 45.85%
教育人員 194,288 30.71%
軍職人員 148,267 23.44%
合計 632,566 100.00%

答案應該很簡單,應該是月領3萬塊的人比較需要,因為他賺得少、積蓄少,退休後的生活比較會有問題,但是勞保、勞退、公保、退撫,全部都是以退休者工作的時候的「收入」為基礎計算的,收入愈多,領的退休金就愈多,要說「公平不公平」,這種以「在職時收入」為計算基礎的「職業年金」,恐怕是最不公平的;從「社會安全」的角度來看,讓財富累積、讓貧窮也累積,也是最不安全的;一個人一生的收入多寡和他努不努力、對社會貢獻大不大沒有必然的正相關,那麼,為什麼我們仍要以這作為決定一個人老年生活品質的唯一判準呢?

好,我們不否定在職時收入高的,老來養生送死之具也可以多一些,也不完全推翻「職業年金」存在的正當性,但是可不可以讓它在整個老人安養制度裡,佔的比例低一點?不能像現在一樣,根本就是老人安養制度的全部,我們還需要更公平的制度,要有「基礎年金」。

「基礎年金」的特色,就是我們現在非常需要的,它很簡單,現在台灣最簡單的老人安養制度是什麼?就是「老農津貼」,就因為它簡單,每逢選舉總是會淪為政治的喊價,6千、7千、1萬,每個老人每個月跟政府「領薪水」,這樣還不簡單嗎?但是「老農津貼」的問題在,它不是「普遍式」的,如果「老農津貼」是普遍式的,每個65歲以上的國民,都可以跟政府領,那就是了。

老人安養制度的基礎

我叫他「老人津貼」好了,如果國家給每個老人一個月17,880(基本工資),那麼所有這些「職業年金」都可以降低了,不但降低,而且不能像現在這樣亂七八糟大家都搞不懂,最好是把勞保、勞退、公保、退撫、軍保、農保還有其他同性質的全部合併,就叫作「職業年金」吧;大家都用在職時的收入做基礎來領這個年金,大家不要比來比去,0.65%、1.3%、1.55%,人生苦短,可以不需要花時間在這種地方。

6333273626_fbd2b61e52_o.png金字塔基礎愈大就愈穩固。(製圖:孫窮理)

然後,還有更重要的,給老人錢做什麼?叫他去買東西啊,因為現在什麼都得「買」,那如果不用「買」呢?看病有公共醫療制度、居家、社區照顧有公共的服務,住房子有社會住宅,什麼都不用錢的話,又為什麼要給那麼多錢呢?這些叫作「非現金給付式的老人安養制度」;給老人錢(現金給付),就是叫他去花錢、把錢丟到市場裡去,這是「市場化」的思維,但是一個老人需不需要照顧,跟他有沒有錢是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讓有錢的老人受照顧、沒有錢的就餐風露宿,這是什麼道理?

你可能會說,現在政府已經沒有錢了,還去做這些,對,就是因為政府沒有錢了,所以才要做這些,政府的負債最大的一塊是什麼?就是公共基金和老人安養的「潛藏負債」,把「非現金給付」的老人安養制度搞起來,才可以縮減公共基金的缺口,還有一點也很重要,它還可以創造可觀的就業,這種就業機會,是標準的「內需型」產業,不會隨著國際經濟的景氣起伏,隨隨便便地就放起「無薪假」來。「非現金給付/基礎年金/職業年金/企業年金」構成的老人安養制度,是一個金字塔,它的下層愈大,基礎就愈穩固。

好了,我們畫了一個圖像出來,看起來很美好,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那麼複雜;世界的現實是不同世代、不同職業的人彼此仇恨、公共基金岌岌可危,危機就在眼前,所以怎麼辦呢?快點開始啊。

路很長,要走很久,問題是一直不開始

公共基金會出現危機,是因為錢交得少、領得多,所以不可能不從「提高費率」和「降低給付」來著手,但是這樣一來,養老的錢就不夠了,所以「非現金給付」的老人安養制度和「基礎年金」得先有,而這些事情都不是一蹴可及的,順序不能錯,要一點一點地做,把金字塔的下層慢慢擴大、上層慢慢縮小、中間的「隔間」也才有辦法打掉,這沒有幾十年的時間,是做不到的。

政治人物利用「社會分斷」,進行操作,藉機偷渡資源,圖利特定族群的人是這樣,利用世代和職業別的矛盾藉機炒作的人,也是這樣,「社會分斷」的存在,是選票考量的「民主」政治,的必要組成成份;而把一切市場化、商品化的邏輯(誰,為什麼要把社會福利BOT、訴諸市場機制解決?)又是以資本累積為唯一目的的資本主義邏輯的產物,對他們喊話,那是狗吠火車。

那麼我們的市民社會呢?「為會員爭權益」天經地義;比利益,人比人氣死人,誰也不能質疑工會的動員,誰也都可以質疑工會對「爭權益」這件事的怠慢。但是,如果這樣下去,事情就無解了。

這真的是一條很長的路,從這一次公保年金的修法來看,問題還真不在這條路要走多久,而在於我們還一直在倒退、離路口愈來愈遠。「他們」要怎麼樣,是另一個問題,而「我們」要怎麼樣,真的是得好好想一想了。

瀏覽次數: 29145

臉書討論

回應

好難!!!

最後一段有小錯字
從這一次「勞」保年金的修法來看 (應該是「公」保喔)

此公保年金修法 一個字 扯,應包括教職已退休者如何納入考慮?
因為請領公保退休金不多加上私校退撫金全都一次全領
各階層都有年金為何獨缺這塊人沒有

 
我僅針對「老人津貼」進行討論,我泛指「退休後的弱勢族群」。
 

從 PTT 整理 股版 IBIZA 回應:

# 其實你現在才要進去當公務員的, 你的退休制度已經比勞工差了, 公務員目前是勝在不會被裁員, 也不會有無薪假

政府同時扮演公教人員的「雇主」和「國家」雙重的角色,

------------------------------------------------

# 有所得替代率上限, 加起來超過也沒用..依照公務人員退休法第三十三條, 年資25年, 上限是75%, 每多1年加2%, 最高95% ,所以不可能會有所得替代率100%以上的情況

孫窮理啊  鬼扯個啥東西 ? ! 鬼扯被糾正也不回應,標準射後不理呀

沒什麼問題啊!因為越來越少正式公務員,從基層開始轉換成約聘或派遣,而修法或是立法單位等所謂的官員又不在範圍內,真正影響到的只有這些年的基層吧.過幾年連高層都約聘後,更不可能有人能領了,那有問題嗎

個人覺得這篇文章內容很豐富,建議可分(上)、(下)了

以免讀者無法吸收

我一直不太能理解公務人員還可以如此理直氣壯

委5功10可領月退5萬
薦7功6可領月退7.5萬
薦9功7可領月退9萬餘

當年輕人只能找2-3萬的工作
您領得安心?

人人皆可去考公教人員,這麼眼紅,為何不去考?

作者基本上很瞭解退休制度
但有一點誤會,公保年金修法所謂1.3%的部份是指私校教師及無法領月退休金者
0.65及1.3是切割成二塊

樓上那個說人人都可以去考公務員的,
真的是不知道民間疾苦,
也不知道獨厚軍公教會給國家帶來多大的災難。

1、在科技公司年薪百萬以上,大有人在,在這裡鬥嘴還不如努力進入好公司,或自己創業,老是覺得自己很悲情的人,才真的很可悲,退休金自己存才可靠

保險退休年金應該同一標準,而且可以互相轉換,不管士農工商,繳一樣多就領一樣多,就這麼簡單,很公平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