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請蔡衍明先生「獨白」吧!

2012/02/10

澄社、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聯合聲明

針對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日前在華郵專訪引發巨大爭議的言論,蔡先生數度指稱專訪內容遭華郵「斷章取義,片面曲解」,並邀約澄社社員會面討論溝通。然而,當華郵記者Andrew Higgins日昨接受今週刊訪談而仍舊堅定表示「We stand by our story」,本社與台灣許多關心民主人權與媒體改革的民間團體也已共同發表公開信接受蔡先生之邀約後,蔡先生依舊選擇閃躲迴避,並再度利用已淪為其個人機關報的《中時》喊冤,堅持其言論遭到這位普立茲獎得主「扭曲」,並表示無法接受公民團體的「公審」。

我們無法認同,蔡先生所擁有的《中時》在華郵專訪蔡先生的事件中,不僅未發揮「報導」與「監督」的社會公器功能,反而徹底淪為報老闆的保鏢與打手。而蔡先生身為一個龐大傳媒集團的總裁,在勇於利用手中資源操控輿論時,自己竟如此怯於面對社會大眾,甚且更將《中時》濫用為個人避不出面的屏障!《中時》今日(10日)除了在其A2版提供極大版面讓蔡老闆「自清」,更讓報社主筆為文辯護!如此優渥的待遇,不知《中時》的其他董事是否享有?如此錯亂的角色與報格淪喪,傷害的不僅是蔡先生所擁有的「中時」形象,而是新聞媒體作為防衛民主的基本功能。

我們也難以理解,何以蔡先生將民主社會中「公開平台」上的自由討論溝通,類比為共產文革的「公審」?難道,蔡先生認為針對「六四天安門事件之真相與中國的民主人權狀態」以及「媒體老闆如何促進新聞專業自主及內部新聞自由」等重要公共問題之釐清,可以由少數人「闢室密談協商」?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為了釐清事實、解決爭議,我們誠摯呼籲蔡先生在「無人誘導」也「無人對談」的「完全自主空間」中,針對「六四事件」、「中國民主」以及「記者報導自主尺度」等三大爭議主題,由蔡先生自行作出「自主」、「完全」且「連續」的陳述,向社會大眾「獨白」!告訴大家他到底在那次訪談中講了什麼,以澄清誤會,洗刷冤屈! 若蔡先生已然未能清楚記起當時說了什麼,亦無妨,蔡先生可就此三事,告訴大家他現在真正的看法!蔡先生今日既然已能使用自己掌控的《中時》刊出看似感性的告白,也算是一篇好作文,但我們期待看到蔡先生更真誠的具體說明!這樣的公開澄清說明,也是蔡先生的社會責任!

【拒絕中時運動連署網址:http://0rz.tw/t77a7

主題: 
事件分類: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自由》匿名攻擊 將提告
2012-02-11 01:12 中國時報 【呂昭隆/台北報導】
針對《自由時報》言論版,自由廣場於二月八日以匿名而且宣稱是「中時報系現任記者」的投書方式,對蔡衍明總裁與中國時報進行攻擊。

對此,中國時報社長吳根成昨天表示,《自由時報》的手法,中時不能接受,並認為這是沒有擔當,又不光明磊落的作為,中時目前刻正積極蒐集資料,會在適當時機提出告訴。

本人呼籲退訂中國時報,並且拒買中時旺報愛女生媒體集團的刊物與報紙雜誌。

中國時報前勞工敬上。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黃國昌諸君也該「獨白」唷!
2012/02/13 - 80:00 — taipeisocute
針對蔡衍明因華郵專訪招致少數學者及某報強力攻擊,蔡某數度回應專訪內容遭華郵「斷章取義,片面曲解」,並邀約澄社社員會面討論溝通。然而,當華郵記者Andrew Higgins接受今週刊訪談而仍舊堅定表示「We stand by our story」,黃國昌領導下的澄社即見獵心喜,不知仔細檢視華郵原文及六四史料,仍在自家網站發表公開聲明:就請蔡衍明先生「獨白」吧!

同時,澄社網站有網友小叮貼文回應。熱心提供六四資料及華郵原文解說,明白指出根據華郵原文,蔡某實際只針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發言;且根據六四資料及王丹著作,中共官方第一次公佈死亡人數約三百,其前一般傳聞報導有二千至二萬者,加上華郵記者Andrew Higgins報導中說明北京死亡數百人,孰為真相一言難盡。則就蔡衍明實際發言:「我推斷死亡人數不會那麼多」,黃國昌諸君指為「顛倒黑白」、「完全悖離事實的荒謬言論」,已然涉有貶損他人名譽之嫌。對小叮網友類此發言,黃國昌諸君均置若罔聞不加反省回應,(以下刪除一些字)。

我們無法認同,黃國昌所擁有的中研院學者頭銜在華郵專訪蔡某事件中,不僅未發揮「求真」與「講理」的學術公器功能,反而助其徹底淪為攻擊個別報業的風頭人物與打手。而黃國昌諸君身為夙負清望社團之成員,在勇於利用手中資源製造輿論時,自己竟如此怯於面對網友,甚且更容許《澄社網站》成為(以下刪除一些字)!《澄社網站》近日(10日)除了在首頁發表聲明強求蔡衍明作有問必答式的「獨白」,更在內文繼續攻擊《中時》「報格淪喪」!如此特別的待遇,不知自由的什麼報業是否享有?如此錯亂差異的角色與態度,傷害的不僅是黃國昌所擁有的「中研院學者」形象,而是學術公器作為防衛民主的基本功能。

我們也難以理解,何以黃國昌諸君敢將類似大陸文革的「公審」手法,朋比為民主社會中「公開平台」上的自由討論溝通?難道,黃國昌諸君認為針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此一重大歷史問題,可以由王丹和黃國昌少數人組公審大會拍板定案的嗎?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為了釐清事實、解決爭議,我們誠摯呼籲黃國昌諸君在「無人可誘導」也「無人可對談」的「完全自主空間」中,即澄社網站,針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由黃國昌諸君自行作出「黑是黑白是白」、「完全符合事實」且「絕不荒謬」的陳述,向社會大眾「獨白」!告訴大家蔡衍明關於「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的實際發言,到底怎麼「顛倒黑白」、「完全悖離事實」而成為「荒謬言論」!若黃國昌諸君其實沒本事說清楚,亦無妨,黃國昌諸君可就華郵原文所引蔡衍明實際發言,明白告訴大家蔡某到底說錯了什麼!黃國昌諸君既然已能使用自己的《澄社網站》Po出看似柔性的檄文,誰敢說不算一篇好作文?但我們期待看到黃國昌諸君更真誠的具體說明!這樣的公開澄清說明,也是黃國昌諸君的社會責任!

。。。分隔點列
本文同時貼在澄社網站

蔡衍明總裁先前春節就對旺旺美體「獨白」過了
明明白白是華盛頓郵報找上中國旺旺總部說要訪問旺旺仙貝事業
被設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6369
至少十來個學者聯名上告NCC控訴濫用媒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