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應公開調查蔡衍明濫用媒體資源

2012/02/14
黃國昌為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長;張錦華為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鄭秀玲為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惠玲為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自《華盛頓郵報》於1月21日刊出中時媒體集團主席蔡衍明的爭議言論,到2月7日由知識界所發起「當中時不再忠實、我們選擇拒絕──拒絕中時運動」於立法院召開的記者會,針對已成為目前台灣知識輿論界最為重要的高度爭議事件,在經過十數日「置若罔聞」的沉寂後,中時傳媒集團終於願意「報導」此新聞。然而,其報導方式卻令人錯愕震驚。

先是在2月10日上午透過《中時》A2版提供超大版面讓蔡先生「自清」,讓報社主筆特稿為蔡辯護,嗣後更在當天下午第52台《中天》頻道的《新台灣星光大道》節目,一面聲援蔡老闆,一面批判發起《拒絕中時運動》的社團,並透過電視新聞不斷強力放送!

中時傳媒集團先「選擇沉默以為老闆掩護」後「發動重砲攻訐批評者」的荒腔走板行徑,不僅已非「不平衡報導」可形容,即使連已嚴重違反新聞倫理的「涉己新聞處理不當」,均難以適切描述!

姑且不論由《中時》張景為在10日見報的護主文章中,已率直自承《中時》編輯部早知道《華郵》專訪報導乙事,也知道此事引起批判質疑,但《中時》仍選擇隻字不提,用「裝作沒看到」來「保護蔡老闆」,先行棄守一份報紙最為基本的「報導」責任。

令人更無法接受的是,中時傳媒集團竟進一步淪為蔡老闆的保鑣兼打手,將其媒體垂直整合集團具有的「綜效」,發揮得淋漓盡致,左為蔡老闆辯護,右批《華盛頓郵報》,其旗下所屬張景為更以「不是每一個記者都這麼陰險」形容普立茲獎得主Andrew Higgins,再行自我徹底踐踏「媒體社會公器」的角色,已根本喪失「媒體」資格!

旺中併購案應謹慎

如此公器私用,除可喚醒傳媒學者及新聞從業人員,在理論上重新檢討反省「媒體老闆」與「媒體」應有的關係外,更應在實踐上由肩負「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與「維護媒體專業自主」職責的NCC,立即啟動調查,透過公聽會等公開透明程序,徹查何以傳媒集團得以任由蔡老闆濫用至如此不堪的程度,《中天》有線新聞頻道內部原應有的專業自主控管機制,是否在此次護主事件中已全然崩解!這樣的公聽與調查,在目前正值NCC審查「旺中寬頻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台(俗稱第四台)案」之際,更形急切而必要。

按對於這個併購案,早已引發傳播學界的高度憂慮,不斷警告這樣的「媒體帝國」、「跨傳媒巨獸」不僅將造成「言論集中」,更將嚴重傷害一般消費者的多元閱聽權。

我們在此則要嚴正的指出,此次中時傳媒集團遭到在上開併購案中扮演最關鍵角色蔡衍明濫用的荒唐表現,更顯示該併購案所涉及的絕非僅有「言論集中」,而係提升至蔡先生是否具有媒體老闆的基本「適格性」問題!

如果在旺中寬頻順利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台之前,身為該併購案最主要實質當事人的蔡老闆,即能藉由其媒體老闆地位,濫用媒體集團至令人怵目驚心的地步,我們無法想像,在該併購案成功而巨幅擴大蔡老闆的「傳媒市場影響力」後,台灣新聞輿論市場,會陷入如何可怕境地!屆時,恐怕在我國閱聽人,會逐漸被餵養「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是假的」、「中國事實上是很民主的」的資訊,並不知不覺地內化為嚴重錯誤的認知。

如果我們無法容忍蔡先生成為極權化妝師,如果我們無法接受蔡先生如此公器私用,我們就更不應聽任蔡先生進一步擴展其在我國傳媒市場影響力。否則,屆時我們面對的,將不單是一隻「跨傳媒巨獸」,而是一隻受到蔡先生控制的怪獸;遭到吞噬的,將不是只有「言論多元市場」,而是我們好不容易共同努力、逐漸累積的民主自由。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