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走察政策:學生、教師及校長態度前測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2/03/24
資料來源: 

台北市教育局推動試辦「教室走察」與「校長觀課」計畫,從教學視導的概念,校長帶動教師做教學成長與提升,但此計畫引發各界反應兩極,本會想瞭解被觀察者(學生及教師)與觀察者(校長),對此政策的態度與意見,本會從2月27日至3月9日為止進行高中職以下各級學生、教師及校長之問卷調查,本問卷之調查結果,提供臺北市教育局在試辦「教室走察」階段結束後,作為評估將來是否進入第二階段試辦或擴大實施之重要指標。

根據本調查結果顯示幾個面向:

校長以觀察者立場支持「教室走察」和「校長觀課」者,均超過七成,但除校長外,其他被觀察者(教師與學生)大多反對此項政策的推行,尤其在「校長觀課」部份,教師與學生反對均超過5成,教師甚至達到7成以上,顯示教師與學生對教育局此項政策的推動仍存有很大的疑慮。

教師與學生反對「教室走察」和「校長觀課」最主要的理由均為「干擾教師教學或學生學習」,顯示此項政策對教師的教學及學生的學習上確實會造成干擾。尤其大多數學生認為此政策會導致學生「因為擔心課堂表現,上課會更不專心」。

贊成此項政策的學生有9成以上認為最主要的理由為「監督老師和學生都能專心上課」, 顯示大多數學生對教育局此項政策的認知,主要還是進行監督。對照反對此項政策的學生有94%認為會「干擾學習」,97%認為會「擔心課堂表現,而更不專心」,顯然這種外控式的監督並不能收到讓學生專心的效果,反而會讓學生因「芒刺在背」而更不專心。

校長贊成的主要理由為:「提供老師精進教學與班級經營的建議,協助專業成長」及「讓訪察者與教師進行對話和反思,使雙方都能成長」。但是教師認為「教育派典及學科複雜,訪察者不具全領域專業,易流於主觀」,校長或訪察者的專業背景並非全領域,這是讓教師不能接受此項制度最主要的疑慮之ㄧ,也就是說教師認為校長可能會用理化、數學科的理則邏輯去觀察國文科、歷史科…等人文派典教師的教學專業,甚至妄下評斷或強給「專業指導」意見。再則,「教室走察」和「校長觀課」者所受訓練亦為單一派典,加上短期訓練不等於專業結構化的學程,受訓者的專業能力仍受質疑。

以往政府在推動各項教育政策時,常停留在指導與要求執行者聽命的階段,先告訴校長要推動什麼,校長接到指示後去執行,教師與學生是實驗對象,無需知道太多,以免有實驗效應,然而既然這項政策的目的是「讓訪察這與教師進行對話和反思,使雙方都能成長」,那麼,政策成敗的關鍵在於雙方的良性互動與暢通無阻的對話,政策實施前應與師生直接溝通。遺憾的是,目前教育局僅在校長會議上宣達此項政策,尚未直接與教師及學生進行溝通討論,師生自然質疑其仍為上對下的指導。

本會主張,既然調查結果顯示:「觀察者」與「被觀察者」態度截然不同,政策是否繼續推行便須關注被觀察者,來建構更友善而非侵入性的制度。

其實,過去與現任的校長在養成過程中,非常重視行政歷練與專業,但是教學、課程發展、班級經營…等專業與經驗,通常在他們進入行政體系後,接觸的點線面就愈來愈少,甚至出現停頓或倒退的狀態。在美國此項制度之所以能發揮效果,是因為進行觀課的校長及訪察者,在教學或班級經營上大多是專業領導者,他們在教學、班級經營的專業與權威是被學校教師認同的,反觀台灣目前校長的考選制度,其占比甚重的「資積」計分上仍僅重視其學歷、行政經歷、獎懲…等與教學能力無涉之經歷,對其擔任教師之年資、教學及班級經營等能力採明顯輕視之態度,如此,如何能讓師生信服其課程與教學的專業能力呢?

所以,如果教育局期待校長其實應具有教學專業領導能力,治本之道,應是讓我們的校長培訓制度先改變,未來校長應遴用學校在教學、課程發展與班級經營…等專業上的人才,而不應採用現行校長產生制度,並期待當上校長後再慢慢培訓其原本不見得具備之能力。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