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平台-大學自主治理 一場幻影?

2012/06/01
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主任、台灣高教工會理事

教育部刻正選定國立成功大學與金門大學為試辦學校,積極推動「大學自主治理方案」。教育部曾以五年五百億為餌,強求成大接受法人化,校務會議投票時,校方還表示是「含淚投票」。此番,正在密集地於成大各學院舉行自主治理說明會,並責成該校八月時通過此案。

然而仔細檢視其方案內容,筆者強烈懷疑,這是一個國家官僚系統與學校最高行政主管間卸責與營私的共謀。名為「賦予大學經營自主權,提升機構競爭力」,實則助長企業財團介入校務行政,使學術的自主拱手讓給了外部的市場邏輯。所謂的「引進多元治理,強化內外績效」,實無異於將公共性和公益性的大學,以偷天換日的手法,轉向私有化和商品化的學店。最終結果是,大學將由產官學利益集團治理,以公司化的成本效益和績效主義作為資源配置和知識教研生產的原則。這將嚴重傷害大學的資源分配正義、教師的勞動條件和尊嚴,以及教授的學術自由。

根據「自主方案」規畫,成大將成立「自主治理委員會」。仔細審視其組織、職責與選舉原則,我們發現這個委員會的權限必將凌駕於校務會議之上,造成校園民主的向下沉淪和大學自主性的流失。例如,十九人組成之自主委員會中,只有八人來自於成大,十一人來自於校外。外力介入,則何來自主可言?

該委員會八大權限為:校長遴選、續任及解聘權;學雜費審議權;大學招生審議權;系所設立審議權;校務評鑑參與權;校務發展計畫議決權;校務預算議決權;彈性薪資機制議決權等。這奪取了大學法原本賦予校務會議的權限,使校務會議架空,致校園民主淪喪成為市場的傀儡。

現有的方案規定「校務會議若欲否決自主委員會的決議,必須由五分之一代表提案、四分之三出席、出席代表四分之三多數決否決之。」使得校務會議作為自主委員會的制衡機制蕩然無存。解散自主委員會的門檻亦同樣極高。這使得自主委員會成為難以制衡的集權機構的風險大增。

為增加自籌財源比例,可以預料成大將向企業和財團招手,寧願淪為營利事業的研發單位。可以預料,自主委員會中的校友代表(四人)和企業及社會公正人士(四人)中,將有高比例的財團企業主。校內的學院科系組織發展之增減或裁併,將以其在市場中的創收能力為判準,使得原已惡劣的「重理工、輕人文」現象更加雪上加霜。對教師的績效評量和獎賞亦將以企業管理的方式執行,導致研究成果「重量不重質」的亂象日益惡化。此外,為了節流,成大勢將大量聘雇兼任、專案或約聘的教師或職員,成為不折不扣的「血汗大學」。

筆者認為,自主治理方案是新自由主義和新公共管理主義的合體。它的終極目標是,小而強的國家除了緊握核心權力與資源配置權外,解除大部分管制,強推市場機制使之全面接手教育。其結果是,政府將逐步凍結其對公私立大學的資源挹注,讓以營利為目的私人公司主宰大學。這將會是一場巨大的教育災難。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