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電欠薪 政府急走避
退輔會前 工人怒砸水球

2012/07/26
苦勞網記者
事件分類: 

責任主編:王顥中

榮電罷工進入第16天。由退輔會等官股合資的榮電,積欠工人的薪資、資遣費與退休金合計約1.7億;根據7月13日的勞資協調會議結論,退輔會需在一週內,也就是20日前,提出解決計畫至行政院核定,不過,無論是退輔會或行政院,至今卻仍未公佈償還方案。因此,昨天(7/25)晚上工會決定夜宿退輔會,並在今天再度前往行政院、國防部及總統府前展開抗議,以2天一夜的行動,提高抗爭強度。

退輔會前,工人將內有紅色墨汁的水球,砸向官員的頭像。(攝影:陳韋綸)(攝影:陳韋綸)

有錢公股賺 出問題工人擔

經過連續幾個部會的抗爭行動後,今天下午,榮電工人再度回到退輔會前, 怒喊「公股事業背搞倒、將官通通都落跑」,表達對於沒有任何股東及政府機關願意出手救榮電的憤怒,同時將事先備妥、內有紅色墨汁的水球,砸向退輔會主委曾金陵等人的肖像。

就榮電的股權結構來看,退輔會(38.7%)與底下的榮僑投資(21.3%)合計約六成,加上台電文化基金會(16.5%)、中華電信(10.1%)以及中華電信掌控董監事席次的台灣電信協會(6.23%),這樣一間堪稱完全公股的企業,營運有盈餘時,錢就進入這些公股股東的口袋,但當公司爆發財務危機,他們卻拒絕以增資的方式讓榮電持續營運,而被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陳淑綸批評為「有錢的時候股東賺、出問題時卻是工人承擔。」

退輔會拒絕透露解決方案

根據13日勞資協調會議的結論,退輔會應會後的一週內,針對積欠的工資、退休金與資遣費,提出解決方案;退輔會第五處科長王怡文表示,退輔會已在23日將方案行文至行政院,不過方案的內容為何,她以「計畫尚未定案,目前仍在內部作業」為由,拒絕透露。

兩週前,行政院官員表示將「依法、依程序」處理工人的陳情,並在收到陳情的一週內回覆。今天再度面對榮電工人,這次負責接收陳情的參議方桂芬,還是表示會將陳情內容簽辦、上呈後,再轉交給退輔會處理。北市產總總幹事袁孔琪批評,退輔會與行政院互踢皮球,根本不願承擔解決問題的責任。

工會總幹事胡明輝刺破陳冲手中的氣球,象徵行政院的承諾跳票。(攝影:陳韋綸)行政院參議方桂芬接受工會陳情時,僅表示會將意見簽報、上呈,而被批評為踢皮球。(攝影:陳韋綸)

在榮電衛工處服務的黃先生感慨,榮電從成立之初以來,絕大部分都是承接國家公共工程,工程範圍涵蓋醫療院所、國防單位與學校,「過去十大建設的機電相關工程、博愛特區的衛生下水道工程等等,都是我們榮電人作的」,這樣一間由國家資本成立的公司,多少帶有國營企業的色彩,榮電就像是國家的「水電公司」;黃先生說,在政府採購法實施、公共工程尚未開放競標前,重大建設的機電工程,大概都是由榮電承包,相對而言卻也因為沒有削價競爭的壓力,工程不會偷工減料,或是在工法上少做幾個步驟。

北市產總理事長蔣萬金批評,榮電工人為國家付出良多,卻因為管理階層被退輔會當作酬庸的肥缺,在外行領導內行的情況下,導致公司經營不善,最終被迫面臨倒閉;他質問,榮電是國家資本成立的公司,是為了服務人民、而非追求利潤的公司,如今榮電出問題,管理階層紛紛躲避不及,也沒有任何政府官員願意負責,「政府有想好好經營榮電嗎?」

榮電工人在凱達格蘭大道的台北賓館旁,在車水馬龍間,向遠處的總統府高喊陳情訴求。「警察長官跟我們說,這樣喊總統府會聽到。」北市產總秘書陳淑綸表示。(攝影:陳韋綸)

榮電罷工繼續堅持 關廠工人八月將夜宿勞委會

昨天下午,百餘名榮電工會成員,攜家帶眷地夜宿退輔會,來自各地的工會、工運團體也紛紛對榮電罷工表達聲援;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永毅以最近遭到勞委會90年代末關廠的聯福、東菱等為例指出,在這些關廠的工廠裡,就有一間退輔會的桃園傢俱工廠二、三十人,當時就已經年紀老邁的工人抗爭了5、6年,甚至掛起五星旗,跟著國民黨候選人的車隊後面抗議;退輔會不因為是國家的機關就比較好說話,積欠工資、資遣費、退休金照樣抵賴,工人因此必須抗爭;吳永毅表示,關廠工人將在8月6日起再到勞委會夜宿,也呼籲工人鬥陣相挺。

非典勞工工作坊負責人林子文談起台灣歷史中最長的1995年正大尼龍罷工,當年老闆開始拆工廠的機器設備,工人於是展開罷工,持續了280幾天,老闆最後拿出一億7千多萬出來,除了欠薪、資遣費、退休金之外,連勞工福利金都爭取回來,由工人分;林子文說,當年聯福臥軌抗議、關廠工人組成「關廠工人連線」四處抗爭,最後逼使勞委會拿出錢來「借」給勞工;榮電罷工才十多天,之後要再堅持下去,才能夠拿回自己應得的,甚至更多。

style="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margin: 10px; padding: 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orphans: 2; text-indent: 0px;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2; word-spacing: 0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width: 720px; line-height: 16px; font-size: 12px;"> src="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281/7643616638_89b80b62a1_c.jpg"
alt="7643616638_89b80b62a1_c.jpg"
style="border-style: none; vertical-align: middle;width:720px;">25日榮電工人在退輔會夜宿,黑手拿卡西團長劉自強帶「福氣個屁」與「勞動者戰歌」。(攝影:孫窮理) src="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015/7643617592_3706c752a9_c.jpg"
alt="7643617592_3706c752a9_c.jpg"
style="border-style: none; vertical-align: middle;width:720px;">榮電工人舒展筋骨、揮動手腳,準備迎接26日一整天的抗爭。(攝影:孫窮理)  src="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152/7643615018_38b1b0c016_c.jpg"
alt="7643615018_38b1b0c016_c.jpg"
style="border-style: none; vertical-align: middle;width:720px;">(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