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只是另一場持久戰的開始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2/08/01
資料來源: 

打工者中心的消息沉寂了好一陣子,絕非因為我們已經倒閉了。過去一個月,工作人員四出尋找房子,希望能有個安定的地方繼續辦公,而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們在七月中終於憑自己的力量,在龍崗區南聯找到了新的辦公地點。離開同樂社區,我們感到非常可惜,畢竟在那裡展開工作雖不足一年,但仍略有所成,而離開了既有的社區,意味著我們日後可能要重新認識一個社區,很多工作都要從頭再來。

搬遷那天,同樂派出所人員也同時到場看守著,多得他們的貼心和貼身的“保護”,我們順利把東西遷出,並登上貨車,向著新的辦公地點、以及未知的未來進發。幸好,陌生感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到埗不久,就有來自不同部門的新知舊遇,包括派出所、社區民警、村社區、工商局的工作人員來訪,與“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簡直有異曲同工之妙!

面對不速之客,我們除了苦笑,還得拿著事實說話。7月30日,工商局的三名工作人員來到中心新址,劈頭就說:“你們搬吧!在這裡是不行的”然後就是不斷的東找西找,看我們辦公室裡的文件,連抽屜裡的私人物品也不放過。他們說我們沒有執照就不能經營,可見他們事前並沒有做好信息蒐集——打工者中心年前在工商局申請續證,給我們批下來的是“永續經營”,無照經營一說完全是抹黑。

6月中旬,中心的工作人員和工友上訪後,市信訪辦吳處長對打工者中心工商註冊身份,以及對我們工作性質“合法、合理”的認同言猶在耳,可是兩個月不到,又被打回原形。如果打工者中心的工作有不妥善之處,請有關部門打開天窗說亮話,不要隨意登門翻查資料。我們既是為社會大眾做好事的,理應受到尊重。

當然,作為公益團體,工商註冊並不是最理想的身份。打工者中心最希望辦理的當然是民政註冊,得到更有合法性的身份為工友群體服務。自從今年年初在報上看到深圳將於7月1日開放社會團體民政註冊的消息後,我們都引頸以待,於是工作人員一踏入7月就去搜尋民政註冊的新辦法,在網上找不到,就到龍崗區民政局查詢好了。豈料7月中旬才收到區民政局的回覆,說那都是媒體炒作出來的,沒那回事,這要不是說我們白日遇到鬼,就是政府根本沒有準備要開放社會團體註冊。

龍崗街道辦的邱主任常說我們在網上講他壞話,但其實他在各方面都為我們開拓了很多思考的空間,在這個意義下,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哲人才對。上次見面,他給我們思考兩個問題:第一,社會是由政府、非政府組織和企業共同管理的,非政府組織要有好的素質,要專業化才能做得好,不然就會教壞工友的。那麼問題就是,怎樣才算是專業化呢?非政府組織需要怎樣的土壤,才能培養出足夠的條件,足以在在社會發揮更大的作用?第二,邱主任說我們做這麼多事情都是為了積德,但是政府也要積德,那就形成了衝突。我們很清楚自己要積的“德”是什麼,但政府要積的又是什麼?而這些“德”又有沒有限額呢?

政府打算“開放”社會團體管理到什麼程度,我們並不瞭解,只知道被打壓的公益機構又多一員。深圳另一個關注打工者權益的公益機構小小草工友文化家園也面臨被逼遷和騷擾的情況,多個政府部門輪流上門,工作人員不勝其煩之餘,對工友的服務也大受影響。各位關注非政府組織發展的朋友,我們除了感到萬分無奈之外,也鄭重要求相關部門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說法。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