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這才是台灣影視產業的常態

2012/07/31
資料來源: 

台灣電影產業的現況,相較於去年有很大的落差。去年台灣有《賽德克巴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痞子英雄》等幾部指標型的片子上映,其中也有幾部片子的票房留下重要紀錄。當時甚至有業者、官員認為台灣電影在歷經多年的不景氣之後,終於熬過苦日子準備迎接光明的到來。但是,今年則沒有令人深刻的作品出現,讓人懷疑去年的榮景似乎是曇花一現。

其實,這種樂觀或悲觀,都是源自於期望過高,去年的樂觀是高估了產業的能耐,現在的疑惑則是低估了產業的能量。今年的電影業表現,才是台灣影視產業的正常水平。

只要稍有產業實務經驗的人,大概都能理解,去年台灣電影的爆發力,其實是今年電影作品表現的原因。因為,歷經長期不景氣的台灣電影產業,業內的人才數量、製作能量,要能供應去年那麼多大片的製作,只能用硬撐來應對。最典型的例子是,台灣從20餘年前新電影時期,就幾乎沒有什麼大型的歷史片,因此,產業環境要能供給類似《賽德克》這樣的片子製作,然後又不會出太多紕漏瑕疵,已經是超出整個產業的能耐了。其實,去年在業界就已經傳出許多後製領域的人才,用軋戲的方式在幾部電影的劇組之間遊走。

去年的榮景其實是產業的警訊,但是,在前年、去年時,幾乎所有業界人士、官員、評論者,都把這種現象看成是正面的訊息。沒有人提到產業其實是處於硬撐的狀態。

台灣向來是把電影製作,描述成導演一人的工作。大約到了《臥虎藏龍》之後,才有了「製作人是負責籌資、控管資金」的模糊認知,然後,幾部本土連續劇的流行,才又再讓我們認識了「編劇很重要」這件事。即使是業界,對於產業分工、後製專業的認知,都很模糊。以至於,演員、攝影、錄音、道具、剪接的重要性,幾乎沒有人提起。直到現在,大眾所知道的演員,就是明星這一種類型,時尚模特兒的入行被看成是進入演藝圈的跳板,至於一部片中需要的惡人、老人、常人等角色,幾乎沒有被注意到。既然沒有被注意到,當然就沒有足夠的人才。

因為產業環境的不健全,所以過去3年之間的影視產業運作,就處處出現挖東牆補西牆的痕跡。舉例而言,幾個資深的攝影師、成音師、剪接師,甚至道具、服裝的人才,在過去兩年內都是被過度使用。如果以台灣的一部電影需要2到3年的製作時程來看,去年台灣電影的作品,幾乎已經耗盡所有的產業製作能量,而已經疲累的團隊,影響的就會是接下來一到兩年的作品。

以產業的佈局來說,台灣電影在去年的表現,正好卡住一個良好的戰略位置。因為,好萊塢的電影產業,大約在3年前有嚴重的勞資糾紛,編劇工會的罷工震撼了影視產業,原本演員工會的集體罷工也要接著上場,卻在最後一刻喊卡,不過,衝擊卻已經造成,編劇工會雖然只有幾個月的罷工,對於電影的影響卻很深遠。罷工讓好萊塢不得不急就章的選擇劇本如期完成片子製作,這是最近這兩年內沒有太多美國好電影的背景,也是台灣電影在去年的表現讓人驚豔的國際環境。好萊塢大約花了兩年時間,逐漸把電影產品製作的流程回復到正軌,只要稍微注意近半年內的電影片單,就可以感受到,美國的電影製作幾乎已經從罷工事件當中恢復正常了。

因此,在內部的產業環境不成熟,再加上西洋片的競爭力變強的狀況下,未來台灣的電影製作水平,大約就是介於去年與今年的中間水平。唯一的變數是台灣的影視產業製作團隊,能否透過邊做邊學的方式快速累積製作能量,它才是改變產業現況的主要動力。

因此,我們不必太懷念去年的國片表現。今年看起來不怎麼有活力的台灣電影業,才是產業的正常水準。

建議標籤: 
瀏覽次數: 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