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廠工人癱瘓台鐵月台即時報導

2012/08/10

責任主編:陳韋綸

2012/08/10 pm 3:57

從7日以來的關廠工人抗爭行動,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暫時告一段落;工人陸續地離開所在的第四月台。

與勞委會郭芳煜的協商結束後,毛振飛向群眾宣布結論:第一、勞委會願意暫時停止訴訟。第二、兩周後王如玄與15位自救會代表對談。不過,由於只是暫停訴訟,而非撤告,在毛振飛宣布完後,有自救會成員認為,應該繼續臥軌的行動,直到勞委會願意撤告為止。

毛振飛(背對鏡頭者)向現場工人宣布,協商後簽訂的結論。(攝影:孫窮理) 勞委會與關廠歇業貸款勞工代表協商協議書(轉載自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此外,也有工人表示,已經收到法院傳票,過幾天就要開庭,因此不知道該怎麼辦。勞委會勞資關係處副處長王厚偉解釋,已經收到法院傳票的工人,只要在出庭時,表示原告願意合意停止訴訟即可,不過,他也承認「這不是撤告。」王厚偉在語畢後旋即離開。

這幾天同陪伴工人的非典勞動工作坊林子文,用著幾乎完全沙啞的聲音鼓勵群眾,既然已經能夠走到這個地步,要對自己有信心,「下次我們還可以做到!」而TIWA研究員吳永毅也向現場群眾勸告,考慮到抗爭的工人多為老弱婦孺,他認為今日的行動應該暫時告一段落。

2012/08/10 pm 3:23

目前,勞委會與代表們的協商仍在進行中;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秘書長陳秀蓮則在,向群眾報告最新進度:針對工人提出「停止一切法律追討行為」、「王如玄出面協商」兩點訴求,勞委會表示,由於王如玄將在下周,與副總統吳敦義前往多明尼加,因此今天無法前往現場,不過她說,回國後,也就是兩周之後,「可以與工人談。」另外,勞委會也將在兩周內,以原告的身分與工人達成合意暫停訴訟。不過,只要勞委會不撤銷告訴,訴訟就不算真正的停止,因此,勞委會的回應,會不會被群眾接受,必須等待代表回來後,才能知道。

2012/08/10 pm 1:42

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已來到現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提出兩點訴求:第一、停止一切法律追討行動;第二、要求王如玄出面協商。目前,各自救會代表與吳永毅、林子文與毛振飛,就上述兩點訴求,在台鐵大廳與郭芳煜協商。只要有任何一點達不到,臥軌行動就不會停止。

在勞委會前夜宿的東菱等自救會排除警方的阻撓,來到台北車站第四月台與從桃園來的聯福等自救會會合。(攝影:孫窮理) 中午時分,勞方代表與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進行協商,失業勞工以台鐵工會支援的台鐵便當果腹。(攝影:孫窮理)

2012/08/10 pm12:41

自勞委會出發的工人,在捷運台北車站前,遭到警方阻擋進入。另一方面,目前大批警力來到第四月台,在兩側月台前列隊,試圖阻止工人接近軌道。毛振飛表示,只要來到現場的勞委會官員,無法提供令工人滿意的答案,「我就第一個往下跳。」

另外,台鐵工會也特別送來礦泉水,向現場的工人致意。

警方在勞工開始靜坐之後大約半小時後才來到現場,隨即在月台兩側的鐵軌列隊防止勞工跳下去。(攝影:孫窮理)

2012/08/10 am11:50

因為勞委會15年後再度追討欠債、由聯福製衣、東菱電子等工人組成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從本周二(8/7)開始,在經歷進駐勞委會前廣場、立法院召開記者會,以及前天(8/8)試圖突圍天橋的抗議行動後,抗爭逐步升高。今日(8/9)上午,約300多名聯福工人以及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從桃園火車站出發,約莫在11點時抵達台鐵台北火車站。

下車後,桃產總理事長毛振飛宣布就地靜坐、癱瘓北上月台,並要求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在一個鐘頭內來現場與工人協商,否則工人將一步步地接近黃色警戒線、他也將第一個從月台跳下軌道。

失業工人一抵達台北車站,桃園縣產總理事長毛振飛立即下令就地靜坐,這使得官方和警方一直以為勞工將前往台北捷運臥軌的佈署大亂。(攝影:孫窮理)(攝影:孫窮理)

另一方面,勞委會前廣場的東菱與耀元工人,也宣布就地解散,然後前往台北火車站,與聯福工人會合。據了解,勞委會目前正召開緊急協商,副主委郭芳煜可能前往現場。

今日稍早,夜宿勞委會前廣場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欲前往台北火車站與聯福工人會合時,遭遇大批警力的層層阻擋,現場一度爆發推擠。(攝影:張心華)
9日:工人捷運站發傳單預告「臥軌」 向旅客致歉

8日下午,關廠工人前往監察院陳情,陪同工人進入監察院遞狀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永毅指出,出面接待的監委尹祚芊表示,目前院內找不到有關 針對「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的糾正案資料,而他自2008年上任以來,也沒對這個案子有任何印象,對於這個和勞委會這筆貸款是「監察、審計機關 要求須處理的國債」的說法兜不攏,尹祚芊只是表示「這部份可能還需要跟勞委會做確認」。

之後,工人前往忠孝西路天橋,上演「文化行動」,希望透過模仿電影「不能沒有你」中,單親爸爸欲爭取女兒戶口,但被公務機關以行政規定反覆刁難、四 處碰壁,絕望之餘帶女兒爬上天橋大喊「社會不公平」的情節,表達對政府「官僚殺人」的控訴,不過,卻遭到警方以「安全之虞」阻擋,天橋也已事先被管制封 鎖,現場一度爆發推擠衝突;在無法登上天橋的情形下,勞工坐到忠孝西路上,仍然遭到警方的驅趕。

而8號、9號兩天,除了在勞委會前的夜宿之外,失業工人們在台北市的捷運系統中穿梭,來到各捷運站發傳單、講述當年關廠的故事,並且控訴這些老闆積 欠勞工的債務,反過來變成勞工欠政府的債務,政府無力追討全球流竄的資本,只能欺負跑不到的勞工;更重要的,工人們藉這樣的動作,向來來往往搭乘捷運的旅 客「致歉」,也等於宣告今天「臥軌」的行動,將阻擋台北捷運。

關廠工人到各捷運站發傳單,並且向來往的旅客「道歉」,預告將進行臥軌阻擋台北捷運的行動。(攝影:孫窮理) 對於關廠工人的控訴,來往的行人反應不一,有的快步走過,有的駐族聆聽,有的半推半就接下傳單,有的則主動上前,向工人要傳單,圖中這位婦人則是聽到心中火起,拿起麥克風來,為工人仗義直言。(攝影:孫窮理) 許多來自桃園的關廠工人,對於複雜的台北捷運系統完全不熟悉,在各捷運站之間穿梭,需要組織者引導,結隊集體行動,而台北捷運局人員也深怕發生狀況,一路緊緊跟隨。(攝影:孫窮理) 掛著白布條的抗爭場景,陪工人度過許多夜晚,不過勞委會已經從當年的民生東路搬到今天的延平北路,主委從謝深山、許介圭、詹火生、陳菊、李應元、盧天麟,一路換到今天的王如玄。(攝影:孫窮理)

【延伸閱讀】

2012/08/08 勞委會向勞工逼債 關廠工人發動「協尋王如玄」 2012/07/19 關廠工人抗爭無了時 上法院提異議 司法政治角力 2012/07/06 歷史債務不清 討債倒積極 關廠工人2天抗爭 勞委會不讓步 2012/06/20 當年承諾「代位求償」 如今向勞工逼債 勞委會不認帳 聯福勞工再度抗爭

建議標籤: 
瀏覽次數: 18535

回應

這次的行動,真得震撼到我們的心。向廣大的「辛苦勞工」獻上敬意。謝謝!

am 13:42 標錯了,am可以刪掉

臺灣的政務官就是不要臉
他們在樓下這麼多天了
有下來了解過狀況嗎
只會裝死吧
你要裝死勞工就玩大的給你看

看到這些老年人的臉孔,眼匡忍不住流出淚水,人生在世只是要個尊嚴,誰又能給勞工多些尊嚴,他們是失業勞工者,心裡看了很不忍,真的很同情他們

沒錯,要裝死,就鬧大給他們難看!

政府不要再只會依法行政謝謝指教了,對岸都能用700萬挖走我們的經理,台灣卻連勞工的遣散費都要坑!上層都這樣子搞,再多人才都留不住

看了照片 不知不覺得眼淚就出來了
不捨千萬的不捨

暫停? 快撤銷告訴吧!別浪費我們的稅金去迫害這些人= =

太好笑了,這些大廠倒閉關門又不是政府能夠決定的,退休金拿不到關政府什麼事,政府也竭盡所能提供『暫時性』紓緩貸款方案阿,憑什麼今天這些勞工失業申請貸款能夠自以為是的以為是政府補助,變相等於全民納稅人補貼那些勞工,當初沒本事還錢就不要申請阿??
政府當初紓緩方案也是希望這些勞工能暫時性紓困早日找到工作,這些勞工還真的以為是他應得的退休金勒,而且八十多歲老翁是民國85年辦的耶,會積欠那麼多,完全沒把貸款當一回事,如果有分攤小額繳納也不可能變成今天這樣阿,這種人跟積欠卡債一樣吧,根本就是『借了錢不還,還理所當然』
那些還錢的勞工就是傻子嗎?這些無理取鬧的惡霸借貸者,仗著抗議就可以不還嗎?現在社會病了,這些人真的以為『抗議』就代表自己是『弱勢』是無辜的,找來媒體搏同情,以為大家都是傻子嗎?

政府的確有責任為台灣『整體經濟』負責,但...單獨幾家大廠倒閉,政府提供的『暫時性紓解貸款方案』不是讓那些部分勞工領了貸款不還的,反之想想,這些勞工的所謂退休金是由『全民』納稅人的錢買單耶~~這樣公平嗎??

在車站看到眾多武力圍堵他們,他們沒有癱瘓交通是警察把出入口都堵住了。
他們一直向大眾道歉,看著他們這樣,當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卻讓人不捨,事後得知真相,為了自己努力,難道不對嗎?
加油

請先搞清楚,當時欠錢的是資方。到底誰才是傻子。。。

資方欠錢,難道由政府攤還嗎??如果以後有公司倒閉,一樣由政府攤還嗎?說的好,『欠錢的是資方』但.....不是官方

勞委會1997年開辦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有1千多人申請,但至今586人未還,積欠本息約2億8千多萬元

請試問,當初一千多人申請,僅剩下五百多人尚未還錢唷,請問當初還錢的傻瓜嗎??

當初開辦這個方案,政府就明文說明了『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如果當初不知道是貸款,怎會申請呢??

我只能說你的理解能力有問題...
政府未盡到把關責任,讓那些老闆惡性倒閉捲款潛逃,又為了不讓政治效應擴大搞了個名目由政府以借貸名義補償勞工資遣費把勞工抗爭壓下來,現在又不認帳,是誰的責任?慣老闆?政客?還是本來就應該拿到資遣費的勞工?
欠卡債是為了自己的欲望過度的消費,當然該還,這些勞工認份的工作,被惡性倒閉後拿個資遣費也能被你這樣拿來比,最後祝你也被資遣不給資遣費...

給樓上幾樓想一下噢...
能動用稅金的是「政府」部門,而他們十六年前選擇用「貸款」的方式去安撫當時抗爭的勞方,然後,這期間,本金加利息一直滾,然後最近突然想起來有這筆錢,發現跟資方討不到,反過來用「稅金」去雇律師告這些曾經在台灣貢獻勞動力的低層勞方...(請注意這些人可能連找律師辯護自己都沒有辦法,該不該討是一回事,實質上能不能討得回來也是另一回事,我個人不覺得,這只是逼這些人去死而已)

你說稅金不該給人擦屁股,尤其是惡性倒閉的資方,大家絕對同意這點。
也許這次事件的確可能是全民買單,你覺得不公平,我也覺得,但這是我們選出來的政府...政府部門錯誤的決策,也不該是這些已經為台灣社會付出一生勞動力的勞工負責。

我覺得這更該是接下來大家要注意關注的焦點,怎樣讓政府不要看到資方就膝蓋軟掉...制定對勞工權益保護的措施,預防惡性倒閉的資方脫產跑掉(並改善台灣的勞動跟經濟環境)才是重點。

政府的確有責任,但當初一千多人申請,為何就有人乖乖的繳納費用,就不用搞到現在無力償還到街頭抗議呢??

那些乖乖償還的人,難道遵守規則比較吃虧嗎?還是『有吵有糖吃』??

制定對勞工權益保護的措施,預防惡性倒閉的資方脫產跑掉(並改善台灣的勞動跟經濟環境)才是重點,這個重點是政府應該去處理的

但.........不代表審思完背後意義後,這些積欠費用的勞工就可以這樣不還吧

或許政府可以釋出善意,僅還『本金』不要求利息,這是個方法,但不代表今天這些勞工以為『抗議就可以不用償還』這個觀念

被惡性倒閉後拿個資遣費也能被你這樣拿來比,最後祝你也被資遣不給資遣費...

謝謝樓上的大大祝福,我也希望樓上大大未來也能如此

本來就該拿到資遣費??你邏輯才有問題,公司惡意倒閉,資遣費是找『公司』拿還是找『政府』拿

當初工廠老闆惡性倒閉,政府釋出善意提供此方案,讓勞工獲得『暫時性』的紓困

政府或許在『監督』把關上有需要檢討改進,但不代表資遣費該找政府拿

也祝樓上大大被資淺後,拿不到資遣費後,希望你跟政府拿的到

決戰台北火車站........鼓掌....
..王如玄依法辦事.論法基本上沒錯.錯在她不願意面對社會做對話.更可惡的是勞委會想讓事件坐大.以社會譽論來解決.
忍心讓爺奶去奔波勞頓......
這是過去政府官員種下的因..只求解決眼前問題..如果是真拿他口袋裡的.看他會肯嗎?
為官心態如此.不能守護人民公財如命.致使財團當道....
以致無人會去管這群組合的帶隊主角是誰?.
輕忽他们的能耐.和決心.或吳永毅、林子文.毛振飛.杜光宇.王耀梓都是身經百戰的工運老前輩.他们會不知這些官員的心態....
這樣的集體意識潛藏了多久?時間.壓迫.....不是瞬間爆發的...
台灣首富之區.癱瘓交通.
若能換來政府的覺醒.爺奶们的怒犼.
未來子孫的尊嚴....
鼓掌....
.

很多人喜歡把政府的錢當是撿到的,能賴就賴,不想還,就像違法把自然資源與公有地佔為己用也理所當然(河川地、海埔地),這些引發的亂象與災難卻常常讓很多無辜的人受到牽連,所以,政府要照顧的人太多了,在制定決策與解決抗爭時所擬定的方案都應該三思而後行.

嗯....希望大家都不會碰到七八十歲被解雇, 領不到退休金還不起錢就被幹譙的日子, 祝福大家. 另外也希望政府不要老是把錢拿去蓋熊貓館, 辦世大運當散財童子沒錢付勞健保現在卻回頭跟人民要錢.

我支持自救會勞工可一毛錢都不用環!
政府給財團的錢都不只兩億多了
這些財團還會佔著貓坑不拉屎
給勞工的兩億多算呆帳又怎樣

現在這個社會真的很現實,各位大大,你能保證你的工作能夠讓你退休到老嗎??真的很少部分的人才敢保證吧

國華該誰管.沒看到官員因此下台.虧500億.給台銀全民負擔.華隆案該誰管.放任員工為棺材本街頭罷工抗爭.貪婪之島.政府無責.....

這筆貸款本來就是幫助這些被惡意關廠的人重新融入社會用的費用,

是勞保局當初自己信口開河,說『不會追討』,也沒有後續的輔導動作,

導致現在這些人仍然生活有困難,才會淪落這步田地。

我覺得錯不在這些勞工,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受害者。

資方惡意關場要負責,政府亂搞沒有計畫的補助方案也要負責。但是資方早就不知道跑哪去,政府也經過兩次政黨輪替,事務官早就全部都換人,也沒人知道如何有效率的解決這個問題。

從原本花點時間就可以解決的問題,現在已經演變成羅生門,要怪誰都不對了。

總而言之,就是處理問題的方法不對,導致現在問題擴大加深。

從這點而言,我覺得政府應該要負責,遵守承諾。但是後續要怎麼輔導,最好要有一套完整的配套,讓這些人能夠真的有能力償還所謂的貸款,而不造成還款壓力。

全民買單不公平,這些勞工被非法惡性倒閉的廠商吞掉退休金就公平嗎?某甲搶了某乙的錢,這事跟丙無關不能叫丙負責,那某乙就活該被搶嗎?政府這時候不需要做任何事來平衡對錯?如果政府這時候應該要出來主張任何事,那也只會是叫某甲負起還錢的責任,而不是叫某乙乖乖認賠。

我同意這筆債真的要追討,但不去跟當初惡性倒閉關廠的老闆們追,跟勞工追個屁啊?

這些勞工被非法惡性倒閉的廠商吞掉退休金就公平嗎?那工廠惡性倒閉由『政府買單 全民付帳』就公平嗎?

當初政府信口開河說不用償還,但至今都沒看到這些抗議團體提供是哪個官員講出來的話,也沒看到任何有效證據,假若這些抗議團體提出政府書面證據或者任何證據,證明當初政府說過『不用償還』那願意挺他們到底

再者,假若真的政府說過不用償還,那當初申請一千多人之後,為何僅剩下五百多人未還錢???那些剩下的還錢的勞工,難道真的都不知道可以不用償還嗎??

當初這些勞工申請叫做『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看清楚......

公司惡性倒閉,這些勞工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甚至現在也有很多公司倒閉,但那些人呢??他們哭的出來嗎?他們有這種方案可以紓困嗎?當初政府辦理『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民國八十多年的事了,貸款人的當中為何就有人還錢,一千多名為何就僅剩下五百多名尚未還款,為何??

工廠惡性倒閉,老闆跑路~~資方該負責,該償還費用

政府有責任,但也當下開辦『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

讓勞工自由性選擇是否申辦此方案得以獲得生活跟經濟上的紓困

民國八十多年倒閉,我不相信領到錢後,真的沒辦法找到工作嗎??

工作很多,你願不願意做而已

還是,那些勞工領到這筆錢後,高枕無憂享受退休生活,搞清楚喔

有些勞工一次貸款五十多萬多~難道當初貸款50多萬,無法暫時紓解生活上的問題嗎?

社會很現實,真的難保工作到底能不能養我們一輩子,到了中年不被社會淘汰,與其奢望政府養你,怎不積極努力點,我自己也不敢保證未來會不會被社會淘汰,但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人努力工作著,到了中年還是為了生活工作著

政府扮演著是個輔導的角色,不是你家銀行,愛提多少提多少,領了錢享受無憂無慮生活,等到還錢抗議一下就可以了事

有看過五六十歲阿嬤在餐廳洗碗的嗎?有看過北車阿嬤為了生活在賣報紙的嗎?他們才值得被同情被肯定

如果不是這群失業工人當時極力爭取,大家以為"失業給付"跟"積欠工資墊償基金"是怎麼來的,就是因為政府沒有監督企業成立退休準備金帳戶,以及鼓勵企業外移,才會造成這種惡性關廠的惡果!!!

問題就是這些勞工抗議的目的是希望政府讓這些人不用償還當初申請的費用,如果今天政府不追討費用,你以為他們會上街跟你抗議『政府沒有監督企業』嗎??的確,我看過有勞工表達訴求抗議,這些替廣大勞工發聲的抗議團體,我很敬佩也很感動,但...今天這場抗議,訴求真的是廣大勞工嗎??還是只會了自己

今天政府不追討費用,你覺得他們會抗議嗎??

照樓上的說法
大概所有的社運都是有問題的

政府16年前的說法是「代位求償」,就是要代替勞工向資方要那些退休金、資遣費。之所以暫用人民的稅金貸給關廠工人,乃因為勞委會承諾之後要用公權力向資方討回那筆錢。以興利紙業為例,資方也同意要把所謂『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的債權從工人那邊轉移到自己身上來,可是勞委會卻不去實行勞資雙方都已同意的債權轉移,也就是說,政府整整16年沒有作為、沒有兌現承諾。這不是政府的錯是什麼?

所以前面的酸民要搞清楚,浪費人民納稅錢的不是那群關廠工人,而是承諾代位求償卻不去向資方追討的政府。工作了一輩子,該拿到退休金是勞基法保護的基本權利,違法的是資方,跳票的是政府,你憑什麼抹黑這群工人,說人家在偷盜全民的稅金?真正在偷盜全民稅金的,是花了1600萬控告這群無辜工人的勞委會。

太好笑了,資方同意???你確定資方同意嗎??請問工廠惡性逃避,資方捲款逃避,資方要是今天出面解決了,政府會有所謂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嗎?

今天就是當年工廠惡性倒閉,資方避不見面,才有所謂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還有要是政府有允諾『代位求償』,口頭嗎??誰講的??提不出證據較誰信服??還有當初借了人有一千多名,僅剩五百多名尚未還款,剩下的那些還款的事怎樣,他們遵守法律遵守規則比較倒楣,比較笨就是了,你說說,為何有些人還是願意還款的原因呢?假若他們知道是『代位求償』可以不用還款,你覺得他們不知道嗎??還傻傻的還款嗎?

樓上大大,並沒有抹黑這些抗議的勞工,只是『就事論事』,當然也希望提出個合理的證據讓大眾信服

樓上說的好,我們姑姑有申請什麼的貸款,但好像繳完了,今天看到那些人抗議,我姑姑氣死了,憑什麼

http://pnn.pts.org.tw/main/?p=45631
這篇報導的最下面附有三分文件
你自己看吧,事實擺在眼前

明明已經發生的事實居然可以被你講得好像絕對不可能發生
你真該為自己的邏輯不通感到羞愧

每次抗爭
都會有不願出力爭取自身權益
或是不願意訪看壓迫的人
然後看到別人爭取到就氣死了
問他們憑什麼

有人總被搶劫慣了,到後來總是自己拱手獻上保護費。終於有一天,看見別人挺身而出反抗惡霸,他卻開始幫著惡霸欺負這個勇敢的人:「你爭什麼?大家不都乖乖被搶?」

有人沒參與抗爭,卻因為抗爭得到「貸款」的權利,
去還款也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搭便車享用運動成果。

有些人擔心引發,或已引發家庭問題去還款
有些人被職訓局公文、法院支付命令嚇得去還款
有些人選擇抗爭到底,畢竟權利是握在自己手上的
運動總有人從頭到尾默不作聲,最後才來分享運動果實
這就是社會運動,少部分人抗爭,多數人獲利
還不還錢,端看你站在什麼位置。

真的....酬庸的政務官把台灣搞壞了,歐債危機看看它們的政府組織表與公務人員服務人民的比例,台灣這樣燒法,還能燒多久。挑一個你我最親近的交通工具(自用車)--出廠貨物稅{國稅}--營業稅(地方稅)--兩年一次燃料稅(地方中央傻傻不清楚..我們的汽油不是有料稅)--每一年的牌照稅(國稅)....奇怪的部會組織的裁撤與追加編制,我們政府這樣做已經自1988到現在,2011年台灣最大的廣告主就是這個政府(相信2012也是)-自中央到地方。中央自肥的單位--中油-中鋼...健保局..勞保局..........不勝枚舉....

台灣的媒體...已經被洗腦了。

憑什麼?憑你姑姑不抗爭。

一人一款命,沒人指責還款勞工破壞團結;那還款勞工也不要來指責別人抗爭,莫名其妙。你愛服從權威,你就得到了安全;他人願意臥軌,所以得到正義,這世界還是很公平的。

以這十幾年來工運的低迷來說,這場真的是經典抗爭,
雖然媒體效果並不大,但是都打中官方的要害,比較不
知道是哪些人在這個團隊?真希望聽聽他們的經驗分享。

自己繳清貸款
就自己認賠吧
權益自己不出來爭取
總要別人爭取給你
你當別人很閒嗎
愛搭便車,不可取

"樓上說的好,我們姑姑有申請什麼的貸款,但好像繳完了,今天看到那些人抗議,我姑姑氣死了,憑什麼"

很簡單. 勞工實際上是國家增加稅收的人力資源,本不應該抽稅時抽有勞工,資方走路,政府不照顧還去破壞勞工對資方的債權,這根本說不過去! 再說,國家的首要功能之一,就是防盜! 如果今天資方積欠勞工的勞動成果,實際上等同勞方的勞動成果被資方掠奪.政府本有義務需要去預防 或追討,或使資方滿足勞動契約.

另一篇有寫到
是這些團體的人:桃園縣產總、自主工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非典勞動工作室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045

這案件出問題的原因,當初帶頭的勞工代表法律知識不足,現在很多工會幹部也有同樣問題,口頭承諾根本沒有實質保障,用這案例借鏡,不強迫自己懂這些法律知識,以後還是會在發生的。

"【民法 第 153 條】

「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者,無論其為明示或默示,契約即為成立。當事人對於必要之點,意思一致,而對於非必要之點,未經表示意思者,推定其契約為成立,關於該非必要之點,當事人意思不一致時,法院應依其事件之性質定之。」
"
"行政程序法 第八條 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

承諾重在雙方合意.口頭承諾廣意而言仍具有法律效力,尤其是有第三者在旁做證時,應無證明上的困難. 惟為求保險起見,避免隨舉證成本增加以及行政人員刻意扭曲或言詞反覆之狀況,應請勞委會以書面方式 如實登錄放棄追討之理由,應有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