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利益或土地炒作?
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惹議

2012/10/16
作者: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張心華

台南市鐵路地下化東移計畫因土地徵收問題引發糾紛,今天(10/16)上午地方反對徵收居民籌組的自救會北上抗爭,先後至交通部及總統府遞交陳情書,下午則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自救會認為全案目前的規劃涉及土地炒作、缺乏正當性,但交通部則認為現行方案已經在技術上盡最大努力縮小徵收範圍,台南市政府則表示將繼續尋求其他方案可能,但未允諾暫緩審議配合目前工程方案之都市計畫審議。

地下化「東移」:台鐵與地方政府攜手搶錢

目前的鐵路地下化東移計畫,是由經建會在2009年8月10日審查通過,並在同年9月9日由行政院核定,將徵收現有路上軌道東側土地52,418平方公尺,其中包含了約800戶居民房舍。自救會發言人、台科大電子系助理教授陳致曉表示,2007年9月通過「綜合規劃修正計畫」時,是預計在現有路上軌道東側施作「臨時軌」,再於現有軌下方施作永久軌,然後拆除「臨時軌」,陳致曉強調,這樣的方式將能大幅減少徵收面積,而部分施作「臨時軌」的用地即可透過徵用──工程結束後再返還居民;但2009年卻轉向為目前的「東移」方案,擴大徵收民地來蓋永久軌,目的正是讓現有軌道所使用的土地能夠釋出、「活化」套利。

台灣農村陣線成員、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認為,土地徵收是對「基本人權」的戕害,因為個人的生存及人格與其對財產的擁有與自由支配,高度相關,所以財產權與生存權、人格權緊密連結,無法分離,強調「法國大革命提出的《人權與公民權宣言》載明『財產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

自救會發言人陳致曉(左)將陳情書交給交通部鐵工局的科長(右),後者在接獲陳情書後,一語不發地快步回到交通部大樓內。
(攝影:王顥中)自救會在凱道上高呼「抗議強佔民地」的訴求。(攝影:王顥中)有居民強調樂見「鐵路地下化」但反對「東移」,差別在於前者是為了公共利益,但後者卻毫無必要性,如果只是為了炒作土地,甚至圖利財團,就因此剝奪居民的住家,實在很不甘願。(攝影:王顥中)

台鐵自己有地,卻要額外「東移」徵收民地,然後把自己的地「活化」;而台南市副市長林欽榮日前表示「鐵路地下化不僅是鐵路工程,也是沿線土地更新工程及社會工程」(相關剪報),而現在台南市已預計在今年(2012)底開始公告沿線周邊土地的招商;事實上,無論台鐵或台南市府,都在此刻打著藉「地下化」週邊土地創造收益的算盤,而這絕對不是偶然,根據經建會2009年8月10日的新聞稿,即表示「鑒於軌道建設經費龐大,為籌措後續建設經費,本案將成為第一個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至運輸建設之試辦案例」,簡言之,如何透過地下化的鐵路工程,帶動週邊土地利益,可能才是全案真正的重點。因此,陳致曉批評,鐵路地下化是總統馬英九「愛台12政策」的競選支票,竟要透過強徵民地的方式來落實!

公共支出緊縮、公共服務私有化

2009年,時任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主導通過了財政部的「強化政府重大公共建設財務規劃方案」(財政部新聞稿),其中重要的修正方向即為「提高計畫自償率,鼓勵民間參與」,簡言之就是「能BOT(Build-Operate-Transfer)就BOT」;從2012年開始,政府不再針對公共建設編列特別預算,而將公共建設的資金更多地仰賴民間投資。

放在公共資產遭私有化的脈絡下,諸多公共事業與服務,原先由全民所共同享用,並具有共同決定其分配的權利,被轉變成私有財產,在大型企業與財團的主導下,成為追求利潤極大化的載具。1999年的「台灣高鐵」是第一起BOT案,期間政府以財團法人名義挹注建造資金引發爭議,此外還有連續虧損卻由台北市民買單的「台北小巨蛋」、引發破壞古蹟與老樹等環境爭議的「台北大巨蛋」,以及怎麼看就都是個百貨賣場且為公共運輸之用面積比例極低的「台北轉運站(京站)」、「市府轉運站(統一阪急)」等,都是這個脈絡下的產物。

從這個角度來看,在台鐵工會的堅持抗爭下,台鐵本身的私有化(民營化)在台灣雖未真正發生(見「2003台鐵抗爭」系列報導),但其週邊的私有化卻是持續不斷,今年的「台北車站驅趕移工事件」,就是台鐵將車站建物ROT(Reconstruction-Operate-Transfer)交由微風廣場經營,隨即進行公共空間的階級淨化的結果(見2012/09/16 苦勞報導〈北車大廳禁制外勞 台鐵否認 移工抗議 今暫撤紅龍 下週放回〉)。

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副局長周永暉在回應「官商勾結」等質疑時,再三否認「沒有這個狀況」,確實,「官商勾結」是指在「官」與「商」作為兩個主體的前提下,才可能有所謂「兩相勾結」的「弊案」發生;但是當這個國家是透過制度及法令,逐間將兩者的利益趨同,彼此共生時,這個過程,我們很難單純說它是「官商勾結」。
(攝影:王顥中)

回到台南鐵路地下化,政府建立/修改健全且有助於重分配的稅收制度(關鍵如土地資本利得稅、或邊邊腳腳的如「證所稅」或「遺產及贈與稅」),作為挹注並推動公共建設的基礎,本是應負擔的職責,然而,馬英九以「愛台12政策」作為選舉支票,卻是口惠而實不至,於是在公共支出持續緊縮下,鐵路地下化理所當然地配套以週邊沿線的都市計畫變更及土地更新,將資產活化(商業化),炒作整體地價上漲、引進民間資本讓公有土地「創造收益」。

如今,台南鐵路地下化的「東移」,以及由此而生出的「徵收」爭議,所凸顯的可能並不只是什麼表面上的「神聖私有產權遭受侵犯」,而是在「私有化」的大趨勢當中,公共政策的決策方向逐漸轉為財團創造利潤的思考軸線,所創造出的利益則被少數人獨佔,而全民不僅不再能共同享有,甚至只能淪為「被徵收」的受災戶。或許我們應該這樣重新理解:公共服務與資產的私有化、商品化(活化)才是主軸線的趨勢,「鐵路地下化」不過是作為開發名目的配套方案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