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興社區台大校門口行動即時報導

2012/11/16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韋綸

pm9:30 紹興社區居民與台大簽訂「備忘錄」,預定庭內和解

經過長達6小時的漫長會商,紹興社區居民與台大終於在晚間8點半,宣佈達成初步協議,簽訂了一份「備忘錄」,確定雙方將以「法庭內和解」的方式結束訴訟,並約定明天(11/17)下午2點,就「和解方案」的細節進行協商,居民與校方都同意該方案後,再於法庭內提出。今晚居民與學生於校門口舉辦燭光晚會,晚會的最後,台大總務長鄭富書向居民與學生宣佈了這個消息。

台大總務長鄭富書(左)帶著與居民簽下的「備忘錄」,向現場的居民和學生說明,不過因為他老花眼看不清楚字,所以由「眼睛最好」的台大城鄉所所長黃麗玲(右)代唸給大家聽。(攝影:孫窮理)

長期以來台大拒絕溝通的態度,因為居民與台大學生這次校慶的抗爭,終於軟化。絕食已經超過30小時的居民王常彪宣佈,他將繼續絕食靜坐到明天下午確實的「和解方案」出來,才會停止。

下午,當鄭富書釋出善意、表示「馬上協商」後,包括4位居民代表、居民委任律師黃國城、台大城鄉所所長黃麗玲、10位學生代表,以及鄭富書展開馬拉松式的談判。由於鄭富書不同意居民所要求的「全面暫停訴訟」,談判一度膠著;不過在「備忘錄」中,加入了幾項居民所長期爭取而不可得的條款,同時「和解」也可以同樣達到停止訴訟的效果,因此最後同意了這個方向,由律師代表,簽署了「備忘錄」。

這幾個方向包括了:台大承諾保護居民的生存權與居住權,由於台大方面始終談的都是「照顧弱勢」,如此的承諾,等於將生存與居住的保障,擴大到全體居民,跳過了目前還在爭議中的「弱勢定義」問題,此外,台大方面同意降低居民在訴訟、經濟及心理上的壓力,雙方共同「擬定具體安置方案」,這些具體方案的內容,將會在明天討論具體的「和解方案」時,進一步討論。此外,台大同意在「合法」的條件下,讓居民可以續住到開工申請完成後30天。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台大都對紹興社區的土地,都還沒有具體的利用計畫,這一個態度,將會使得居民在短期內的居住獲得一定保障。

至於台大校方仍堅持要項居民索討「不當得利」,既然已經要和解了,為什麼非要討「不當得利」不可?鄭富書解釋,這是由於《國有財產法》(註:事實是《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的規定,需要向佔用國有地的居民要求「不當得利」的補償金,不過可以「酌減」。鄭富書說,「酌減」多少都可以,現在台大提出酌減99%,「只要是法律允許,要減99.9%也可以」。

不過疑問最大的地方,還是假如明天居民跟校方談定了這個「和解契約」,是不是鄭富書說了算?他表示,目前校內的機制的確是「紹興社區專案小組」會議,由於目前最近的一個訴訟一審判決時間在12月14號,他希望在12月7號前可以具狀提出和解,而目前下一次專案小組表定開會的日期是11月26號,他希望約約委員的時間,看能不能提前召開臨時會議。至於與居民「和解」的方式,鄭富書解釋,將採取「法庭內和解」的方式(類似的情形,可以參見之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同樣為了迴避監院問責,而打算對關廠工人進行「法庭內和解」的方式:「相關報導」)。

(照片提供: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居民與台大校方的協商還在進行,校門口的燭光晚會也照常舉行,八旬老兵張忠良一開口就是他的徐蚌會戰,說到台大,他說「共產黨都打不死我,要是我讓台大給打死了,那我也很了不起(其實不大聽得懂是啥意思耶)」。(攝影:孫窮理) 絕食的王常彪,他說,他是為了他的這些鄰居而抗爭,他可以放棄安置,對於台大校長李嗣涔,他也衷心希望他身體康復,還希望同學能為李嗣涔祈福。(攝影:孫窮理) 談判略有眉目,居民和學生在音樂裡打起拍子,也顯得輕鬆了些。(攝影:孫窮理) 紹興社區的事件在台大校園造成很大的迴響,今天晚上的燭光晚會也匯聚了2、3百關心的師生,這是造成台大校方重大壓力,最後不得不出面與居民協商的重要原因。(攝影:孫窮理) 居民和學生用燭光排成房屋的圖案,祈求一個安居的願望。(攝影:孫窮理) 這一波的「校慶抗爭」終於成功逼出台大校方,簽下「城下之盟」,未來承諾能否兌現,還需要持續不斷的力量注入。(攝影:孫窮理)

pm3:30台大出面,目前與居民協商中

紹興社區居民一整天的絕食,換來見台大校長李嗣涔的一面,以及與台大進行協商的機會,目前居民代表正與台大總務長鄭富書進行協商中,關鍵的重點在於台大是否會承諾對於目前訴訟中的10股,全面暫停訴訟,並在暫停訴訟期間,與居民進一步協商具體的安置方案。

中午時分,台大校長李嗣涔步出校門口與居民、學生對話,強調會積極解決問題後,以身體不適為由旋即離開。(照片提供:紹興學程@紹興社區台大校門口擠滿關心的學生與紹興社區居民與台大校方對話。(攝影:孫窮理) 台大校長李嗣涔出面後,身體感到不適離開現場,總務長鄭富書(中,穿白衣者)激情演出,與學生、居民繼續溝通。(攝影:孫窮理)

今天(11/16)下午一點,李嗣涔從學校裡走出來,與校門口外聚集的學生和居民見面。他強調作為台大校長一定要守法,但是會積極解決問題,「一定讓各方有滿意的結果」;對昨天(11/15)引警力進入校園的事件,他指出,他一向反對軍警進入校園,但是由於居民自救會行文台大表示「將發起更激烈之抗爭」,為了維護安全,所以才調請警力協助。不過就在講話之際,原本身體就已經有中風跡象的李嗣涔,忽然開始氣喘,無法言語,為避免發生意外,只能匆匆結束短短5分鐘的會面,接著還是由總務長鄭富書代打。

鄭富書仍堅持台大礙於《國有財產法》的規定與監察院的監督,不能不進行訴訟,只是強調「如果學校沒有照顧好弱勢之前,就強制執行,我就辭職加入你們!」,針對「安置」的問題,他一改過去把責任丟給台北市政府的態度,開始談起「弱勢安置」的問題,他說,如果按照「法定弱勢」,紹興社區中,大概有60多位居民是符合條件的,不過這個說法,立即引起學生的質疑,「弱勢」的定義本就是紹興社區爭議的重點之一,居民與學生主張「社區脈絡」的安置,與台大一直談的「法定弱勢」有相當的落差(相關報導)。

在群眾面前,鄭富書也一改之前不願正面討論的態度,提出他對安置問題的看法,他說,「如果只是這60多位弱勢者,他們的年紀太大,生活無法自理,如果一旦脫離了社區的脈絡,恐怕無法生活,所以沒有年輕力壯的人在,誰來照顧老人?」,因此,所謂安置範圍的圈圈「可以更大」,雖然他並沒有具體地說出安置方案的內容,不過相較之前一直不肯談的態度,已經往前面走了不少。

絕食的居民王常彪仍質疑「家都要被拆了,如何相信空泛的承諾,你不能只跟居民講這些就算了」,他再次強調台大必須以「協商」為前提,立即暫停對居民的訴訟,同時要求必須立刻白紙黑字地簽下一份「備忘錄」,要求鄭富書提出一個協商的時間,沒有想到鄭富書回答的爽快,說「那就是現在」,面對這樣突發的局面,居民立即推派代表,與台大進行協商。

瀏覽次數: 3203

回應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351457773833&set=a.445004823...
五點初步共識如下:

一、 台大願從各種方向竭力保護紹興南村自救會所代表的居民之生存權及居住權。
二、 雙方共同努力降低紹興南村自救會所代表的居民所承受之訴訟、經濟及心理壓力,並擬定具體安置方案。
三、 台大同意在法令容許的最大限度降低不當得利之金額。
四、 台大應尋找各種合法管道,以協助紹興南村自救會所代表的居民於法律範圍內續住至開工申報完成後三十天。
五、 台大與自救會所達成合意之安置方案對本和解方案兩方簽署人有拘束力。

律師團
加油!
熱血獸醫師
也加油

無住屋者的居住問題應該用社會住宅解決,而不是支持佔用公家或他人私有土地! 否則對連佔用都沒辦法的真正弱勢不公平

全台灣到處都有無殼蝸牛,甚至租不起房屋,要不要鼓勵他們去佔據公有地?

為什麼紹興南村居民不是弱勢?無殼蝸牛為何不能暫居公地?產權地權絕對神聖不可侵犯嗎?何況臺大當初是用不道德的手段巧取豪奪地權,合法的不見得就是正義的。

政府何時才能實行三民主義?平均地權,節制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