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協商平台的假象

2013/06/21
士林王家人

責任主編:陳韋綸

文林苑都更案遭強拆的士林王家已滿一周年,近來郝市長為了挽救負面的政治形象,請具備多項空間專業背景的張金鶚教授,出任副市長。我們對於張副市長上任後,旋即召開協商平台企圖解決文林苑個案問題表達敬意。但此後發展卻陸續令人失望。

首先,張副市長並未對現行都市更新的違憲問題與制度缺陷做任何具體改革,也沒有打算讓文林苑案從一樁多輸悲劇轉換為典範。張副市長顯然未認知到:說穿了,文林苑都更爭議根本不是價碼談不攏,或者建築法規的問題,而是一個城市如何發展、政府拿出什麼態度,面對一套惡法與圖利政策,怎麼讓「多贏發展」淪為「單向強逼掠奪」的問題。

王家同意上平台的初衷,就是期待台北市政府能夠超脫原本協調會的框架,不要讓北市府變成以為「萬事都能靠錢擺平」的土霸財主專屬行政工具。回歸環境品質、尊重人民居住自主的思維,協調出使未簽約的王家能夠退出都更的重建方案,並且盡量協助參與都更的已簽約戶們,以專案方式加速行政流程,讓簽約戶與王家都可以盡快回家,藉這樣的協調範例,展現出各方各退一步、相互尊重與進步的精神。

但是,在後續參與過程中,我們發現:協商平台預設的「惡法亦法」前提與欠缺充分溝通的流程,恐怕就算產出方案也只是徒然。

第一次協商平台上,專家委員們聽取各方意見,並據以研擬各種方案的可能性。張副市長提出「合法」、「公平合理」及「社會成本最小化」三項原則,聽來合理,但這遊戲規則大有問題。因為(一)三大原則無形中刻意忽略文林苑都更案違憲審議的前提、蠻橫強拆的行政疏失;並且,(二)假定「王家絕對要參與都更」的前提下,誘導協商平台的專家學者們,不得跳脫都更惡法框架提出方案。

我們知道,坊間有各式各樣關於「王家已經簽了」、「王家只是要錢」的各種耳語,這些流言好像都有憑有據,一次次透過電視新聞、平面媒體還有議員質詢,不斷在台灣各個角落放送。對於這種天羅地網般的指控,我們真的辯駁得很累了。如果一切只為了錢,請各位仔細想想:真要「抬槓談錢」,最好的時機早已過去。強拆之後,各種想辦法把我們家擺平的勢力、方案,早就在強拆一年多的過程中,陸續向我們家成員們招過手。

如果我們王家人說穿了只是為了貪圖更多錢,何苦在強拆後繼續忍受冷嘲熱諷、官司纏身、千夫所指的汙名與惡劣詛咒?何苦在眾人不理解的情況下,自己花錢蓋組合屋?忍受寄人籬下的生活?還繼續花錢打釋憲?

我們認為,是否能提出解決的技術方案關鍵就在市府的立場,而我們對於這些專家學者的專業素養仍然有所期待。但截至目前為止,這平台所提的方案,卻只是找盡各種理由說服王家放棄原地重建、參與合建分配,甚至不斷影射王家兩戶都只是在意分配多寡的問題。

諷刺的是,我們也在這些方案中,再次確認了:少了王家,文林苑的確也蓋得起來;多了王家,也只不過是幫眾住戶賺得更多容積獎勵。原地重建在技術上可行,這一切再度證明市政府的立場有問題。我們再次誠懇呼籲協商平台各位委員們,重新思考都市更新的公共利益在哪裡?請別以「把一個合建案蓋起來」的規格,讓王家、其他原住戶、甚至周邊地區的鄰居們,平白為了一個建案犧牲。

建議標籤: 

回應

"1.若市府不是行政中立,好好拆完之後早就好好蓋了,還會拖到現在跟王家開鞋跳會?"

re : 錯了.正好是因為依法行政,所以才會調解會議.行政中立的說法,自己去爬文,你不想了解,別人也不會免費教你.

"2. 王家要求法律保障,做的卻是要求政府將自己的利益放在法律之上
王家想保障,同意戶何嘗不是想要被保障?"

re: 這不對.無論王家有沒有要求,法律本身就會對王家保障.至於同意戶要想保障,就不要在那邊曲解法律..

"再者,在此案當中王家的權益就真的沒被保障到嗎?"

re: 對於睜眼說瞎話的問題,不值得回覆.

"某個歌手這樣形容此案"你想要吃饅頭,卻有人把你手中的饅頭打掉再塞給你顆肉包"

re: 那個歌手,顯然不支持你上述論調.

"但為了一個人的饅頭,卻搞得讓所有人吃不到肉包,這又是真正的"正義"嗎"

re: 錯了.不是一個人的利益.事實認定有誤.並且,人數多寡與正義與否,並沒有甚麼必然關連. 多數人的佔有欲,比起少數人的佔有欲,可能更不正義
http://fannylawren.com/india-sex-crime

"若市府不是行政中立,好好拆完之後早就好好蓋了,還會拖到現在跟王家開鞋跳會"

協調會議有裁量瑕疵,就不是行政中立.並且,要是依法行政,應該是幫王家回復原狀.同意戶實不應,有錯在先,裝可憐在後,裝可憐沒用,就開始曲解法律.(調解會議是真正的依法行政喔,要是懷疑你可以去問蔡志揚 或者張金鶚)

"至於你所謂:「王家要是輸了,法院就應該關門了.」
我只能說,我同情你。"

這位網友很有同情心.要是那幫畜牲也和你一樣,充滿同情心那就好了.不過,洗板是不好的行為喔~

看了協商小組的聲明書後,才了解為什麼建商和同意戶一定要把王家拖下水,原來是因為王家土地能夠給他們更多利益。

並且,從圖中看起來,少了王家兩塊地,可供建築的用地就要少掉很多。

照理說,王家是佔談判地位的優勢,中華民國憲法又保障私人財產。如果只想把王家逼到死角,簽約戶就看不到文林苑了。

王家土地能不能重建跟簽約的住戶有何相干?反正已經和建商簽好合約,直接要建商依約履行不就行了?建商敢縮水就提告。雙方簽訂的契約內容,也應該不會涉及第三者王家的土地吧!

"1.若市府不是行政中立,好好拆完之後早就好好蓋了,還會拖到現在跟王家開鞋跳會?"

re : 錯了.正好是因為依法行政,所以才會調解會議.行政中立的說法,自己去爬文,你不想了解,別人也不會免費教你.=>鞋跳會、吊姐會都分不清,還啥教不交的,砍掉重練呿、、、

"2. 王家要求法律保障,做的卻是要求政府將自己的利益放在法律之上
王家想保障,同意戶何嘗不是想要被保障?"

re: 這不對.無論王家有沒有要求,法律本身就會對王家保障.至於同意戶要想保障,就不要在那邊曲解法律..=>既然法律本身就會對王家保障,就別整天唉北夠木的該違憲勒

"再者,在此案當中王家的權益就真的沒被保障到嗎?"

re: 對於睜眼說瞎話的問題,不值得回覆.=>所以這是瞎眼說假話的答覆?

"某個歌手這樣形容此案"你想要吃饅頭,卻有人把你手中的饅頭打掉再塞給你顆肉包"

re: 那個歌手,顯然不支持你上述論調.=>這也是瞎眼說假話的答覆?

"但為了一個人的饅頭,卻搞得讓所有人吃不到肉包,這又是真正的"正義"嗎"

re: 錯了.不是一個人的利益.事實認定有誤.並且,人數多寡與正義與否,並沒有甚麼必然關連. 多數人的佔有欲,比起少數人的佔有欲,可能更不正義=>你才錯了,看到饅頭只想到利益,還好意思談正義,和那傢伙畜牲's,多少有些分別?!

看了協商小組的聲明書後,才了解可悲之人,必有可B之處。

王家自己的媒體發言,也證明是都更期間有收到開會通知,但不提退出,錯過協調畸零地退出都更的時機。
公展期間收到市府通知,可提書面意見供審議參考,也相應不理。
<iframe class="youtube-player" type="text/html" width="380" height="280"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izNAqrVCXXY" frameborder="0">
</iframe>

忍受寄人籬下的生活?還繼續花錢打釋憲?

王家有無表示意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家「從未同意參加都更」。

36個同意戶每戶都表示過意見嗎?36個同意戶過程中都不曾有不同意見嗎,但這並不重要,因為最終他們「同意參加都更」。

二者最大差別在「同意」與「不同意」參加都更。才是形成契約要件。

不想參與討論≠不反對≠同意

<a href="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62100439.html"><font color="FF0000" size="3">  經審視所有相關書面資料,在都市更新推動過程及審議期間王家並未提出任何意見,表達不參與都更,待計畫核定後方提出不同意參與都更之訴求。<i><u>連結網址</i></u></font></a>
所以樓上也同意協商小組以上說明?
也就是計劃核定前,王家知情,卻「不想參與討論」。

建商想要實施都更,住戶同意或不同意參加都更並不是主要重點,住戶同不同意交出財產權才是必須考慮的重心。同意戶不肯交出土地,可以告他違約並要求法院強制執行。不同意戶不肯交出土地,你就無可奈何,因為法律保障財產自主權,建商未經所有人同意就不得侵犯。

大法官釋字709號解釋指出,主管機關核定都市更新事業計畫之行政處分,涉及建築物配置、費用負擔、拆遷安置、財務計畫等實施都市更新事業之規制措施。且於後續程序貫徹執行其核准或核定內容之結果,更可使土地或建築物所有權人或其他權利人,乃至更新單元以外之人之權利受到不同程度影響,甚至在一定情形下喪失其權利,並被強制遷離其居住處所。故上述核定係屬限制人民財產權與居住自由之行政處分。
惟,為落實推動都市更新,避免因少數人之不同考量而影響多數人改善居住環境、促進都市土地有計畫再開發利用之權益;都市更新條例設有規定,達一定人數及一定面積之同意比率,即得申請核定都市更新事業計畫。此一規定業經大法官釋字709號解釋,判定與憲法並不牴觸。其理由略以:「...又查上開規定之同意比率均已過半,並無少數人申請之情形;而斟酌都市更新不僅涉及不願參加都市更新者之財產權與居住自由,亦涉及重要公益之實現、願意參與都市更新者之財產與適足居住環境之權益,以及更新單元周邊關係人之權利,立法者應有利益衡量空間;且有關同意之比率如非太低而違反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當屬立法形成之自由。立法者於斟酌實際實施情形、公益受影響之程度、社會情狀之需要及其他因素,而為上述同意比率之規定,核屬必要,且於相關利益之衡量上亦非顯失均衡,自未違反憲法上比例原則,亦無違於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

所以,說什麼「建商未經所有人同意就不得侵犯」,是找岳飛打張飛,拿了牛頭對馬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