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大埔農戶拒遷 站在理上?

2013/07/11
建築學者

在現代民主社會中,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是公權力與私權力間的界線。最近苗栗縣大埔鄉的拆屋事件(見圖,本報資料照片),鬧得沸沸揚揚,就是很好的案例。這個案子已經鬧了很多年了。縣政府為發展地方經濟,要擴大新竹科學園區的竹南基地,因此為其周邊地區擬定了特定區計畫。不用說就知道,必須要徵收大片的農田。自一般人的常識所理解,這種計畫對大家都是好事。農田的經營很辛苦,改為工業區,土地應該可以增值,大家的生活水準可以提高。除了為地方整體的發展大有幫助之外,對當地的農戶應該也是喜訊。只要政府的規畫單位對被徵收的農戶有適當的安排,使他們分享到開發的利益,應該是皆大歡喜的事。

其間政府處理的過程我們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們成功的說服九百多戶配合政策而同意拆遷,只有四戶堅決抗拒。這是怎麼回事呢?自新聞報導中得知,這四戶基於私人的理由,不願意離開祖傳的房屋與土地。由於他們的堅持使政府的開發計畫不能進行,很自然的,政府採取法律行動,以強制拆除。事情因此就鬧大了。類似的政府與民間的對立,過去已有多次。拒遷戶以弱者的身分訴之於民眾,有些同情弱者的民間組織及學術團體就站出來了!他們以遊行與對抗警察的方式來爭取所謂自由。一時之間孰是孰非,真的很難分辨了!

自單純的學者的立場,這四戶爭取的權利是合理的。在現代民主社會中,人權是很基本的要件。而人權中的財產權與居住權都是應該得到保障的。自憲法的保障自由的條文中,這些所謂釘子戶應該都站在理上才對!為什麼法院今在審理中判決由政府方面勝訴,要求少數弱勢拆遷呢?

同情弱者的朋友們忽略了一個重要觀點,那就是公共利益。我們的基本人權並不是絕對的,在現代社會裡,個人的自由之間是可能有衝突的。遇到這種情形就必須以互相諒解的精神來找到消除矛盾的方法。現代都市中人口密集,人與人間的權利之爭隨時都會發生。隨便舉個例子:我家對面蓋了座大樓把我每天觀賞陽明山風景的權利剝奪了。我可以請他拆除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但如何可以減少這類的權利的危害呢!

這就是為什麼在文明國家都有都市計畫這種制度的原因。都市中道路的開闢、房屋的建設,都會有利於若干市民,不利於另一些市民。政府要想出辦法,把為全市市民的公共利益所做的建設,以理智的、周詳的思考來找到對大多數人有利的方案加以實施,同時也考慮到少數人的權利的犧牲所應有的補償。都市計畫以法律行之,就是這個原因。

在現代都市社會中,公共利益必須擺在前面。試想開闢一條街道,路當中有一家不肯遷移,都市如何發展下去?當然,在問此問題之前,要先查明街道定線是否確實是合理的決定,沒有私人利益在內。也要知道對於拆遷戶是否已有適當之安排。為了要使建設工程的實施都能符合大部分市民的利益,才有計畫中土地利用的各種規定。重要的是文明國家的市民們都能體會到公共利益擺在前面的重要性。為了公共環境的美觀,他們都放棄了在建築的外面隨意設置鐵窗,懸掛冷氣機的權利。因此能保持市街高雅的視覺秩序。

我很同情被強制拆除的住戶。數十年前在波士頓都市再發展局工作時,曾遇到類似的情形。在一個衰退的社區中,總會有少數住戶對其破家有無限的留戀,因而抵制政府更新計劃,尤其是年紀較大的女性,不願意離開自己一生度過的、充滿感情回憶的一磚一瓦。政府的工作人員必須用各種方法來勸說她們,誘導她們去瞻望一個樂觀的未來,樂於遷到整齊、美觀的新環境。所以同情是一回事,為了大眾的利益,計畫的執行還是必要的。

主題: 
事件分類: 

發表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