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拆政府

2013/08/17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韋綸

明天(8/18)真的要拆政府了。

7月18號,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四戶(相關報導),將在明天(8/18)滿週月,台灣農村陣線發動「把國家還給人民」凱道晚會,預計將把一個月以來各地的游擊行動,推向一個高峰;而在今天(8/17)凌晨,一群由四方聚攏的青年,趁著黑夜,把「拆政府」的訊息散發出去。

深夜,游擊基地。(攝影:孫窮理)

製作「馬上拆政府」、「豺狼治國」的模板、分發「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貼紙,這些人,當然不是訓練有素,但卻是有條不紊地,分配區域、安靜地各自行動。就像從強拆那一天開始,一切的抗議都發生的那麼自然,那麼讓人猝不及防,這個政府,已經分不出他的人民,會在那一刻,以什麼方式向它發出怒吼。

苗栗縣長劉政鴻的「天賜良機」,只有在大埔四戶聲援者到台北抗議的那一刻;但是,對於抗議者來說,「良機」,無須天賜。

差不多0.5秒可以貼上一張貼紙,模板蓋上,噴漆一噴,15秒可以完成一個塗鴉,「拆政府」的訊息,在這個月黑風高的深夜,迅速地在台北街頭,蔓延。

凌晨5點38分,農陣發出新聞稿,說民眾把這個行動的訊息和照片寄給了他們(農陣新聞稿),「民眾」說,「要讓無視於人民守護家園血淚的政府,看見公義的顏色;如果道德與禮貌已成為政府要求人民卑躬屈膝的標準,那麼人民就會讓政府看見憤怒與不滿帶來的持續戰鬥」。

農陣,台灣農村陣線,起於2008年底,《農村再生條例》立法,兩千億的資金來了,說要給「黑乾瘦」的台灣農村擦脂抹粉。兩千億就算了,農陣擔心裡面的「農村再生發展區計劃」,將成為強徵農地的「滅農條款」(相關報導[1]、[2]),「反農再」串起了各地的農村社區。

共同的問題是,它們都面臨了「土地徵收」的威脅。

「強徵農地」不是滅農的「原因」,它更像是「滅農」的結果。台灣的可耕地本來已經養不了所有的台灣人,為了加入WTO,還進口大量的農產品,政府貼錢,鼓勵休耕,半數農地荒蕪;而這些「種不出榮華富貴、種不出奇蹟」的土地,在政府神奇的金手指一指,變更成工業區、住宅區、商業區,馬上變成熱錢炒作的標的。

對這裡大多數的人來說,「榮華富貴」和「奇蹟」,就是一切。

區段徵收,政府整塊整塊地收,一片一片地賣,填補縣庫的虧空。有的人,順便中飽私囊,很飽、很飽。

「浮濫徵收」也是結果,不是原因。

苗栗大埔,不見阡陌縱橫,早已稱不上是個「農村」。2010年6月9日,劉政鴻的怪手挖進了所剩無幾的稻田裡,稻子,未及結穗,即已仆倒。8月3日,73歲的朱馮敏喝農藥自殺。大埔,這個竹南鎮東北角的一方小鎮,成為了某種象徵。

經過2010年717(相關報導),2011年716(相關報導[1]、[2]、[3]),兩度匯聚凱道「一方有難、八方來援」,有難,農村出代誌。

為務農而守土者有難,不為務農而守土者,也有難,《土地徵收條例》不得不戰(相關報導[1]、[2])。農業蕭條、農村凋敝、農民養不活,是病,粗殘徵收是病徵,是痛,徵收的「公益、必要」性,是一帖求不到的止痛劑;或許吧,痛止了,病將更入膏肓,但是呢,病與痛熟重熟輕,誰能回答。

「拆政府」是憤怒的狂幻,盆地空前鬱熱的夏天,39度3,牆上的訊息,是點點的星火,不過,尚不足以燎原。818,農陣號召再聚凱道,「把國家還給人民」,通篇宣言(農陣宣言)已無半個「農」字。

是痛!土地之痛。

8月18號,下午5點,凱達格蘭大道。

15秒完成一個塗鴉。(攝影:孫窮理)牆上的訊號。(攝影:孫窮理)

回應

所謂{{{[( 拆政府 )]}}}是指粉碎現有貪腐政府坑害ˋ欺壓百姓的共犯結構,而不是{{{[{拆建築物)]}}}吧!

希望有詳細的規劃,並有具體可行的作為,譬如說:把這些坑害百姓ˋ魚肉百姓ˋ欺壓霸凌百姓的畜牲點油做記號,

一個一個的{{{解決掉}}}如此是否比較{{{實際}}}些呢?

上自{{{罪魁禍首}}}的總統下至{{{地方惡霸}}}的警察全都把牠[[[解決了]]]

細節的部份大家可以討論的!

如若不是如此的話光只是[[理性]]ˋ[[和平]]ˋ[[用咖撐]]抗議是沒有用的

因為一直以來都是[[[狗吠火車]]]

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
今天拆南鐵,明天拆政府?你們敢拆這個政府嗎?

--------------------

反賴清德南鐵東移 民眾怒燒民進黨黨證
新頭殼newtalk 2013.08.15 林怡嫺.沈妤宣/台北報導
http://newtalk.tw/news/2013/08/15/39213.html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昨(14)日召集近40位民眾北上,前往民進黨部樓下抗議,要求主席蘇貞昌不再提名迫害人權的台南市長賴清德為下屆候選人。身為台南市民的學生林飛帆不諱言地說:人生第一次投票就是投給賴市長,因此針對近年在媒體上相當風光的賴清德,他再三強調:現在是他證明自己與劉政鴻不同的「關鍵時刻」,並且要求賴市長懸崖勒馬、撤回鐵道東移計劃,不要破壞最後的信任。
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張皓鈞表示:市府自爭議爆發後,不斷強調南鐵案與大埔或士林王家不同,形同宣稱「藍色執政縣市的迫遷案就是迫遷案,綠色執政的迫遷案就不是迫遷案」。他強調:其實南鐵不東移就能地下化,根本沒有技術問題,市府不該以虛假不實的「公共利益」包裝迫遷案。
林飛帆更憂心地說:台南市政府會讓「樂生」事件再次上演,利用公共利益的假象,將房屋徵收操作成人民之間的對立。
一輩子住在鐵路邊已經60多年,近80歲的居民張老師拿著手寫稿說:20年前聽到鐵路要地下化很開心,因為家門前將有漂亮的林蔭大道,而且也能減少困擾的火車噪音,現在卻被迫以公定市價徵收房子,她很困擾不知道以後要住哪。
同樣面臨徵收的居民葉太太說:市府在去年8月發出公告,半年後將他家拆除之後,所有關於徵收她家房子的消息,都只能從報紙得知。她說:賴市長在民眾發起抗爭後曾召開公聽會,有40位專家出席,民眾只有5位,而且會後強徵房屋的事實也未改變。
林飛帆表示: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曾在大埔居民在行政院靜坐抗議、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在立法院守夜時,都親自到場送包子聲援。他呼籲:蘇主席要真的與人民站在一起,不應將民眾擋在黨部樓下,而是要邀請民眾上樓會談協商,兌現台灣公民對他僅存的一點點期待。
在現場抗議逾1小時過後,才下樓溝通的民進黨副秘書長林育生說,鐵路地下化是台南鄉親共同的期待,但碰到的是技術問題。才剛說完,隨即被民眾怒嗆「根本就是抹黑」,並強調是人權問題。
針對民眾要見蘇主席的訴求,林育生說:主席今日已經有既定的行程,將會在下星期二(20日)中午透過書面回覆,黨部是否召開聽證會等要求。對此,民眾也怒斥:承諾要幫我們與黨主席溝通,結果現在卻無法見面,根本是調虎離山的行為。
此外,張皓鈞指出:南鐵東移迫遷與全國土徵議題的本質相同,政府以都市計畫工具,巧取豪奪人民財產的暴政。台北大學地政系副教授廖本全、大埔強拆戶彭秀春、灣寶自救會洪箱、台灣農村陣線、反淡海二期徵收自救會、紹興社區等人都到場聲援。
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91dAqABPrDU)說明:反台南鐵路東移抗議現場狀況,民進黨副秘書長林育生的談話內容,數度被打斷,甚至有抗議民眾拿出自己的民進黨黨證焚燒(影片最後十五秒)。沈妤宣/攝

對於好的想像 也要提出來

即日起成立恐怖組織,
從馬小狗開始到地方的狗官,還有參與這些鴨霸行動的狗腿警察,採取報復行動,
不論本人和他的家人,都要他付出代價,------斷手.斷腳.毀容
在網路上公布所有這些不公不義的相關人員名冊,住址.電話.包括家人.父母.配偶.子女的姓名,及聯絡資料.誰都可以採取行動
台灣人不以武力自救,等著回歸祖國嗎?

不要太偏激,因果自會有報應

Tomorrow There is allways
Tomorrow!

反串藍o就免了^ ^

廖本全:拆民宅 卻拿南鐵土地當金雞母
新頭殼newtalk 2013.08.15 符芳碩/台北報導

投入大埔拆遷抗爭的台北大學教授廖本全14日批評台南市鐵路東移地下化是「南部大埔事件」,引來南市府反擊「與大埔案不同」。但廖本全今(15)天接受新頭殼專訪時,拿出資料指出2010年時任交通部長的毛治國曾指出「南鐵東移釋出的大批土地,經台鐵活化資產後可為金雞母」,痛批:政府強徵民地來賺錢,南市府還大言不慚說沒有土地正義問題,「和大埔事件本質一模一樣」。
廖本全指出:鐵路地下化是要證明科學的工程技術,而這樣的技術是城市發展過程中用來減緩對人民的生命財產衝擊的,然而這次南鐵東移的計畫卻完全反其道而行。他說,原方案是在原鐵路地下施作,雖然也必須「徵用」東邊土地來操作,但完工後就會還給居民;但東移的方案卻是把鐵路東邊409戶、近3千多人的土地「徵收」,居民將被迫遷移自己的土地與房屋。
廖本全透露:事實上即使是東移方案也可以用「徵用」土地方式,但市府卻堅持用「徵收」;而且2006年鐵路地下化提出時,市政府甚至提到,土地若如果規劃成住宅、商業區,經市政府標售之後,就可以得到財源;一直到自救會質疑後,台南市政府才「改口」說要作公園道。他質疑:既然可以建成公園道,「為什麼不直接還給人民就好」?
廖本全說:南鐵東移的方案不但徵收人民土地,但原來鐵軌上的台鐵土地完全沒被動到,成為受益者。他指出:南市府說要建成公園道的地方「是徵收戶的土地」,台鐵原鐵道部分則完全不受影響,2010年時任交通部長、目前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毛治國當時就曾表示「東移方案會釋出大筆土地,只要透過台鐵的資產活化,就能變成償還債務的金雞母」。
廖本全痛批:政府強徵人民的土地,但卻把台鐵原本的土地拿來活化、賺錢,「這就是不公不義」,「說南鐵東移案是『南部大埔』一點都不過分」;而南市府還大言不慚表示沒有土地問題,這顯示了民進黨和南市府都「很可怕」,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土地正義,「離台灣人民太遙遠了」,只把土地徵收當成工具,和大埔事件「本質上一模一樣」。
主持人詢問:這是否是民進黨近來在社會運動被邊緣化的原因?廖本全說:民進黨做為台灣的重要反對黨,最近卻只能「附和」供民要求,沒有任何主動的政治行動來聲援公民運動;如此一來,社運團體已逐漸對民進黨沒有期待;「邊緣化」不但是一個過程,若民進黨再不醒覺,這個過程將會持續下去,甚至「讓民進黨消失在台灣政壇」。
廖本全指出:社運團體能信任在野的民進黨,相信民進黨會支持社運的主張;但問題是,如果民進黨執政了,是否還會堅持、落實這些理念?他完全沒有信心。

加入wto不是只有受害,難道你的兒女都沒有受益嗎?最好你們全家人都只種田,沒有人從事其它行業。

報應啊!地主在搶所有人的土地
2013/08/18 11:35 方正平
(文章歡迎完整轉寄、轉貼、轉載。感恩喔!)

有句俏皮的刻薄話:「腰裡揣個死耗子,就以為自己是個打獵的。」千萬別以為本文地主說的是你。在城裡你的地不過5坪,鄉下薄田不過幾分。這兒要說的地主是幾百坪、整條街,鄉下則是幾甲幾甲、或整片山坡地。(沒錯,我就是要說林榮三,還有所有囤地致富的財團、田僑、屋僑;還有還有,蔡英文他老爸。)
你以為這些人膽子大、眼光好,本來就該他們有錢。只是,你不知道,他們只是比你多知道一點──養地囤地成本很低。特別是如果開了銀行、保險公司,拿大家的錢替自己囤地養地,成本更低。
容我引用「卡到綠」格友文章「其實,國父希望你不用繳所得稅」(http://blog.udn.com/impishb/6929807)的兩段:
『現行的地價稅,是由各縣市政府的地價評議委員會每三年公告一次地價,根據「公告地價」來課稅。基礎稅率為1%,自用住宅用地可享五分之一優惠稅率(0.2%),一般用地則按公告地價高低適用1%至5.5%累進課稅。問題出現在公告地價,這是完全不存在於真實市場的虛擬價格,提供了地方政治人物上下其手的空間。目前的公告地價,財政部承認大約只有市價的兩成,全國地價稅的實質稅率只有0.23%。』
『公告地價提高到市價七成(不用修法),相當於地價稅實質稅率為0.8%,會很高嗎?與鄰國來比,還是低很多。以美國來說,人口密度只有台灣20分之一,持有土地等不動產的實質稅率卻高達1%-4%。日本是1.4%,大陸是0.8%-1.8%。平均持有成本都在1%以上。』
也就是說,我市價買一千萬土地,就算是以5%稅率來課稅,但公告地價只有市價2成,實際上只繳一千萬的1%,也就是一年只要10萬元稅金。有些地主甚至會鑽法 律漏洞,搞個停車場又可減稅,或者租地給其他人;甚至什麼都不做,地買來放著,因為土地是稀有財,只要買得越多就漲得越快,光是漲價就能讓地主賺翻了。這裡又不得不說,土地增值稅也是以公告地價來算,就算炒地暴富,也只要繳少少的稅。
囤農地的更可怕,田地放著不種還可以請領休耕補助。
如果我和林榮三同時向聯邦銀行借錢買地,各位以為誰能借得多?好吧,我承認我不夠格,信用不好,沒資格向銀行借那麼多錢炒房囤地。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不夠 格,誰叫林家有發財命咧?別人發財,我們不要眼紅,做人腳踏實地bla bla bla ...;如果大家要這樣催眠自己,容我告訴大家公告地價如何剝削小老百姓。
地價稅和土地增值稅是地方稅,這些地主暴發戶賺走了應繳的稅金,地方政府財源不足。剛巧,國民中小學的教育經費是由地方編列。《天下雜誌》527期報導主題是《誰在教你的孩子》(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0819),文章說道:
『為了節省經費,台灣所有國中小學,每六個老師當中,就有一個是非正式老師(包含代理、代課、兼任老師)。』
是的,肥了這些地主,可憐了我們的下一代。
地方稅收不足,落入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於是土地重劃、賣地求現又成了地方政府的法寶,只是這種手段一定要搭配“發展”的議題。台中市因中科重劃到七期,簡直是經典;新竹縣政重劃區,當然是配合科學園區的需要;桃園要航空城,於是可以炒大園、觀音的土地。沾上科學園區的竹南園區,強拆大埔只是剛剛好而已。苗栗縣夠窮,越窮越理直氣壯地圈地賣地,劉政鴻只是敗在吃相難看、把政府做成山寨罷了。
當然,這種土地重劃區段徵收的陰暗貪腐面,就不用多解釋了吧?
如果只是沒有好老師、縣市長貪劣,好像還可以自掃門前雪,反正現在年輕人不敢結婚也不敢生。但因為公告地價偏離實價太遠,這些暴發戶地主賺越多就買越多,建地越來越貴;最後就是年輕人都買不起房,悶到一肚子火。
解藥如此簡單,就是實價課稅,無論是地價稅或土地增值稅。
拜託,別再相信林榮三的鬼話了。面對租稅不公,沒什麼「外省人、本省人」(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money/Tax/News/TaxNews_Detial.aspx?id=5578),只有暴發戶地主和眾多傻瓜的分別。
818凱道前拆政府,我全心支持。但是,如果大家以為大埔是個案而不追求土地租稅正義,救了大埔,我相信還有千千萬萬個大埔等著冒出頭。
人民力量組織(http://city.udn.com/3036) 方正平

消逝中的民主法治

民主法治是一個國家社會運作賴以維繫的兩大基石

法治國原則:
國家必須依法而治,國家的行政必須依客觀並具有民主正當性的法規
為其統治權行使之基礎。其內涵包括權力分立、依法行政、法律保留
、基本權之保障、獨立有效實效性之司法救濟途徑,比例原則、平等
原則等。

但當獨裁執政者掌控了國家機器,掌控了國會多數,那便是對於民主
法治賤踏的開始,因為此時法的修訂、法的解讀、法的使用,即是由
執政者說了算,這就是國民黨常常掛在嘴邊的惡法亦法。

文林苑、大埔、華光社區、關廠工人、軍公教退休金案、摸胸3秒沒撫
揉無罪、白玫瑰運動、葉少爺酒駕案、林益世貪汙案、公民1985運動、
旺中併購案、服貿協議、核4案、塑化劑事件、毒澱粉事件、瘦肉精事件
,這些台灣社會的重大事件,在執政者眼中所有都是依法論法、於法有據
、法官獨立審判,但在普通老百姓眼中完全是背離民意、不公不義。

關廠工人這些垂垂老矣的退休勞工,辛苦了半輩子勞心勞力只為糊口,卻
遇上惡性倒閉的雇主,而執政者卻不向雇主代位求償付給勞工的退休金,
反到向年邁的關廠工人,甚至是其子子孫孫,抄家滅族般的追討,夢想家
2天表演可以花2億5千多萬,海地可以捐4.7億,但關廠工人的錢2.4億
卻逼死勞工也非追不可,同樣的軍公教退休金案,對軍公教一種臉色,對
勞工一種臉色,勞工退休金就非打折不可,勞健保就非漲不可,官僚可以
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你們勞工這代少領點,下一代才有得領,是誰給他
們權力可以肆無忌憚?

文林苑、大埔、華光社區案一再的挑戰人民的居住正義、私有財産權,
變相縱容財團以司法員警為後盾肆無忌憚的圈地,一個縣長可以強拆民
地後,在議會上大方侃侃而談和副議長土地利益如何分配,而我們的司
法機器檢調單位、我們的廉政署、特偵組卻視而不見,華光社區居民日
治、清領時期早在國民政府來台就定居於此,其中還包含了國民政府遷
台的法務部員工,這些人有存在其時代歷史背景,60多年前執政者默許
承認,給予合法地位發放門牌收取租稅,60多年後執政者為了財團的開
發利益,依法論法自行解讀違法的定義,合法非法的司法天平執政者說
了算,一手拿著自己訂的法條、一手指揮著員警,無情摧毀老百姓的家
園,在文林苑阻擋壹電視的拍攝,在行政院連遮帶拖的驅離公視媒體記
者,踐踏媒體新聞自由,是誰給他們權力可以肆無忌憚?

旺中併購案、服貿協議、核4案有哪一項不是背離民意、獨斷獨行,甚
至跳過立法院監督,自行解讀法的定義,行政部門締約無須國會審查,
那兩岸直接會談統一是不是也不需國會審查,也不需人民同意,是誰給
他們權力可以肆無忌憚?

摸胸3秒沒撫揉無罪、白玫瑰運動、公民1985運動、葉少爺酒駕案、林益
世貪汙案、塑化劑事件、毒澱粉事件、瘦肉精事件,這些恐龍法官、這
些違法亂紀者,有哪些得到了嚴懲,即便當著員警的面開車兩度輾過屍
塊一樣獲得輕判,是誰給他們權力可以肆無忌憚?不是人民不信任司法,
而是這個國家的司法體制一再的挑戰人民的信任,是誰給他們權力可以肆
無忌憚?

2012年1月14日是這一天,是你我在這一天給了執政者這樣子的權力,讓
他可以完全執政,讓他可以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就因為口號華麗響亮,就
因為華而不實的餅,就因為媒體包裝和個人崇拜,就因為你我漠視手中公民
的權利。

在民主法治淪喪消逝的台灣,公民們一再的透過集會遊行爭取公理正義,卻
一再的受到執政者的漠視敷衍,這次白衫軍25萬人,但這絕對不是最後一次
,而且隨著社會運動參與者年齡層的下降難保不走向激進,而且台灣還有多
少時間可以這樣內耗空轉,在歷經2個18%支持率不到的總統,結論只有一
個,他們都可任期做完全身而退,唯有透過人民施壓要求修憲,把總統罷免
權還諸於民,把創制權還諸於民,使執政者畏懼民意,這樣屬於台灣人民的民
主法治才可到來,國家才可長治久安。

不!我一點也不想把國家的權利交在這些有口號無方法只會浪費社會資源的團體手上!他們甚至不是人民代表,沒有民意基礎!只是敢違法而已!

台灣立報 2013-8-14
苗栗台南皆搶地 人民在哭泣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2371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台南市促進鐵路地下化合憲正義協會、苗栗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14日聚集民進黨中央黨部,吶喊「苗栗拆大埔,南鐵搞東移,政府猛搶地,人民在哭泣。」自救會表示,民進黨籍賴清德執政的台南市政府,進行鐵路地下化東移,強力進行土地徵收,上千人將遭迫遷,他們要求黨主席蘇貞昌表態,民進黨究竟是選擇「政治」,還是「正義」。

鐵路地下化計畫 核定前翻盤

民國80年,當時的省政府屬意台南鐵路進行地下化,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84年完成「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綜合規劃報告」,85年通過環評。96年4月,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談妥配合款,鐵工局於96年9月完成「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綜合規劃報告修正本」。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指出,當時版本都是「地下永久軌置於現軌國有地下方」,工程期間以「徵用」租用東側土地施作臨時軌之「不東移」版本。但在民國98年核定前夕,鐵工局依照經建會「以土地開發效益挹注工程經費」意見,直接徵收東側土地做為永久軌,原軌地保留另作開發,政院也火速通過,自救會稱為「東移迫遷版」。

市府劃道 將居民喻為病人

台南市政府發出新聞稿指出,現有鐵路用地騰空後土地,未來在都市計畫核定本中已清楚標為市區主要公園道。自救會蔡佳玲說:「市府劃好公園道,但我的家在那裡。政府過去對居民不聞不問,現在要開發了,更是乞丐趕廟公,這是我的家,我不賣,也不讓,我的家就是在這裡,市府竟然將鐵路沿線居民比喻成『癌症病人』,然後搶地。」

自救會指出,南市府都發局不願召開任何聽證會與協調會,8月4日下午,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與台南市長賴清德出席反服貿座談,聲援南鐵學生吶喊口號,南市府維安人員硬將聲援學生勒頸壓制。

土地徵收 不能雙重標準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要求,民進黨中央及地方砲轟大埔案的強拆及警察暴力,也必須對全台灣浮濫的土地徵收議題表態,台南鐵路地下化跟全台灣土地徵收案本質都一樣,民進黨應拒絕支持,管束迫害人權的黨籍賴清德市長。

由於南市府主掌都市計畫權限,自救會要求民進黨督促市府與居民重啟協商,停止都市計畫審議程序。自救會強調,如果不解決鐵路東移的不合理性、不正義,談補償、安置都不是重點,市府必須出來面對負責。

自救會要求黨中央及市府召開聽證會及停止一切程序,民進黨由中央黨部副秘書長林育生及社會運動部政務副主任洪村銘出面接下陳情,會於下週二書面回覆。台南市晚間發出新聞稿,鐵路地下化徵收土地並未違背土地正義原則,會推出拆遷戶專案照顧住宅方案,但自救會不接受迫遷,將抗爭到底。

公平正義是對等的8月18號政府也拆了!可已移師到南鐵土地的台南了,台南鐵路地下化407戶跟全大埔4戶土地徵收案本質都一樣,不要引起「藍色執政縣市的迫遷案就是迫遷案,綠色執政的迫遷案就不是迫遷案」。

全國百姓都在看大埔、台南鐵路東移何著為公平何著為正義?
兩著區別在那裏?台南鐵路東移的百姓上千人在哭泣將遭迫遷,
8月18號政府沒有被拆!

對於好的想像 也要提出來

浮誇、矯情、華而不實、內容空虛的抒情文。

過度強調土地、血源等感性因素,不作階級分析,以激情、狂熱掩蓋階級鬥爭,沒有政治經濟學,缺乏對資本主義基礎的批判,為了反共可能會轉向右翼民粹。

到底是「反財團」、「反金權」的「新民主主義」鬥爭?還是「反共」、「反華」的演習,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就會變新法西斯主義。

最好為了你家兒女的受益,農民的生存就通通都可以犧牲!

只反藍而不反綠,只聲援大埔而撇南鐵,不但模糊了訴求,而且損害了公義。

選擇性的抗爭,反而不利於真正的社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