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煮公民 台北車站 吃喝躺
公共對話 商業利益 誰進場

2013/09/17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去年(2012)9月印尼開齋節後,台鐵台北車站用「紅龍」將中島大廳阻隔,被批判是剝奪外勞休閒的空間、歧視外勞(相關報導);今年8月,再逢開齋節,檢察官黃朝貴在Facebook貼文,認為外勞在大廳吃飯、野餐、睡覺,「不僅有礙觀瞻,也會出亂子」。之後傳出北車有意公告大廳中禁止飲食、躺臥(相關剪報),15日,透過網路號召,有數百人參與「台北車站吃喝躺」行動,北車方面則是將姿態放軟,只有小規模的「勸導」,站長古時彥強調,禁止吃喝躺單純是為了通行與觀瞻,並非針對外勞,未來也不會有進一步公告或者加嚴規定動作,只會繼續對在大廳吃喝躺的民眾進行柔性勸導。

自煮公民北車吃喝躺。(攝影:孫窮理)公共議題當然要佔領公共空間。(攝影:孫窮理)

矛盾又和諧的黑色喜劇

「吃喝躺」行動,除了在網路上動員來的群眾之外,像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印尼移工在台協會等移工團體,以及環保團體、929將要進行「包圍馬英九」行動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等團體也來到大廳,除了參與「吃喝躺」外,也提出自己的運動訴求,與往來的旅客互動。有的人甚至把和室桌、電腦都搬來,直接就在大廳生活、工作起來。週日的北車原本就熱鬧,大廳旁還舉辦日本岩手線觀光推廣的旅展,音樂聲比起沒有使用擴音設備的這些「自煮公民」還大得多,而實際上「參與」吃喝躺的人,來來往往,其實也分不清是原本就要在這兒等車、休息,或者被號召來的人,或者,這些「動機」並不是很重要,因為「吃喝躺」原本訴諸的就是公空共間的解放,「使用」本身就已經是重點了。

到了下午兩點多,由台北市政府舉辦、台灣歷史資源經理協會承辦的「台北鐵道傳奇」活動正式展開,包括台北市政府都市更新處處長林崇傑、曾與社會運動有過許多合作經驗的承辦單位秘書長丘如華、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教授喻肇青都來了,而現場也不乏參與過士林王家(都市更新)、華光社區、紹興社區…抗爭的人,喻肇青開始就地上長約二、三十公尺的台北鐵路週邊航照圖,細數台北鐵路與地理環境的變遷,而參與抗爭的人,則從這張大地圖上,找出各政府部門,以及華光、紹興社區的位置,貼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貼紙,而市政府、台鐵以及承辦單位也都沒有阻止,喻肇青氣定神閒地把故事說完,整個氣氛,顯得既矛盾又和諧。

巨大的「台北市鐵道紋理圖」,強調「人與城市一樣,都是記憶刻痕下的產物」,透過老地圖與現在的空照圖的交疊,摸索著現在已經埋入地下,台北舊鐵路的痕跡。而細數這一條都市的動線,從失去中華商場的中華路、微風廣場包裝下的台北車站、到文創BOT的華山園區、差一點被賣掉的台北啤酒工廠(建國啤酒廠)、因「地下化」而房價大漲的市民大道,一直到今天被視為金雞母的台北機廠…喻肇青的歷史追尋,並沒有點出,與「現代化」相伴的土地與商業利益,共同將這些記憶給「歷史化」,而今天我們必須與代表建商利益的都市更新處一起來紀念這一段「傳奇」。

黑色喜劇一般的情節,是四週「吃喝躺」的人們,在現代化的空間裡,進行著柔性的對抗,同時,又具體地再現了人和鐵道的紋理,到今天,鐵路的車站和車廂,仍還是個「吃喝躺」的地方,公共空間的拉扯,也展現在台鐵在「快速通過」與「商業空間」中求取完美和諧狀態的「捷運化」的欲求與不滿。無數的違章建築,以及像「中華商場」這樣的「臨時」居所,消失在寬闊的市民╱艋舺大道景觀下,沒有人知道,居民都去了哪裡,同樣的排除、吸納機制,順著身份界線,在台北鐵路地下化工程完成之後,也在這些華麗的通道間,革命性地持續推動著。

在公共空間可以做什麼事?(攝影:孫窮理)在公共空間可以做什麼事?(攝影:孫窮理)在「台北市鐵道紋理圖」上,找尋「拆政府」的標的。(攝影:孫窮理)面對大家忙著幫地圖加工,台鐵人員(中穿襯衫站立彎腰者)全程在旁觀看,雖然臉臭臭的,不過沒有加以阻止,有的時候還感覺蠻有參與感的。(攝影:孫窮理)

北車態度放軟

「不會,我們不會再『公告』什麼,還是維持柔性勸導,如果勸導沒有用,也不會怎麼樣」北車站長古時彥把態度放到最軟。「不管是去年的『紅龍』,或者禁止吃喝躺的措施,都不是針對外勞的」,古時彥解釋,要穿越大廳,最短的路徑,就是「對角線」,「如果有坐輪椅的人,沒有辦法這樣穿越,就需要從大廳四週用繞的」,另外,如果是吃喝,有食物飲料的殘渣掉在地上,走過的人踩到容易滑倒、發生危險…所有的這些措施,都是為了「適當管理,避免影響旅客權益以及觀瞻」,古時彥強調。

古時彥說,公共政策的推動,就是要多溝通,「不同的聲音相互聆聽、找出差異、大家要用同理心對待…你看,去年外勞團體來表示意見,我們不就從善如流,把『紅龍』撤了嗎?」,而北車的態度,就是對各種聲音「謙卑面對」,那麼,15號的「吃喝躺」,北車有沒有聽到「不同的聲音」,有人來投訴嗎?古時彥說「沒有!」,只有對部分喊口號聲音大了些的抱怨,不過他覺得「公共場所大嗓門講話,那也沒有什麼、沒有法規可以管的」。

然而,連續兩年的開齋節都引起爭論,古時彥也一改去年認為「外勞沒有休閒活動空間、不關台鐵的事」這樣的態度,認為既然北車是一個自然形成的外勞休閒空間,那麼就應該要去面對它,他建議,「也許開齋節,看是台北市政府或者民間團體也可以,來辦活動啊」,不過他仍認為,大廳的空間要擠那麼多人,不是很合適,「可以用南側的廣場,那裡本來就是給大家辦活動用的公共空間」。

至於另一個被質疑的事情,在那麼多空間被外包給微風廣場之後,這個大廳會不會再為商業行為所佔領?去年古時彥曾經說過,大廳未來要做「展演空間」,委託委託專業管理人規劃(相關報導),但這一點也改變了,他強調,大廳是作為「非營利用途」,「政府部門可以用來辦活動,就像『台北鐵道傳奇』這樣的活動就是,民間團體也可以來借啊,只要沒有營利的性質就可以」。

「公共」的對話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永毅也證實,去年抗議過之後,北車的確沒有再擺出紅龍,而他也沒有聽到外勞對於北車採取的措施有什麼抱怨。看起來,起碼對於北車來說,各種形式的「對話」,是發揮了作用的。

2003年9月,面對「公司化」與接著而來的「私有化」,台鐵工會通過罷工決議,除了勞工工作權的保障之外,一系列以「公共服務」與「虧損」的對話,也隨著工會的行動而推展開來(相關報導),最後,台鐵公司化失敗,但是在維持還是公部門的一個機關的條件下,進行各種商業化、標售以及炒作土地的動作,類似台南鐵路東移爭議中,被提到的「公共建設財務規劃方案」也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被提出來,順著台鐵這一條生命的動線,在「公共服務」與「商業利益」之間,更多的對話,還等待著持續展開。

鐵道沿線的歷史紋理,除了懷舊的情緒之外,還有鐵道文化「公共性」的硬核,以及在「進步」的過程中,我們「失去」與「得到」了些什麼的反思,無論在台北車站的空間使用、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或者台北機廠未來的命運…必須被放置在這些重大議題討論的議程中。否則,去掉了「硬核」的鐵道文化,就只剩下商業包裝與龐大的商機如此而已。(攝影:孫窮理)
瀏覽次數: 3549

回應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國了,我還記得倫敦地鐵盪氣迴腸的小提琴聲,人潮多的Piccadilly Circus,King’s Cross總會發現令人驚喜的素人表演者在在熙來壤往的人群裡拉著他的音樂。那天是聊落去在隨著鼓聲跳舞,鼓聲在大廳裡一點都不突兀,反而令人覺的愉悅、歡樂感,讓我有點恍惚,彷彿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自煮公民運動,如果汪立峽前輩那天有到火車站,一定不會講出「自煮公民垃圾亂丟」這種狀況外的話,而且我走路超順暢,即使假日人潮多也沒有到「影響旅客動線和購票」。

汪立峽前輩這個習慣,不禁讓我想起了連戰,開著黑頭豪華大轎車,呼地飛快駛向他想去的目的地,對於過程之中的人民喜怒哀樂與痛苦,高官不在乎,他們只在乎GDP,不在乎老百姓是否繳得起孩子的學費,在他們眼裡這是很正常的,為了達到現代化,所有的「不適宜人」,在空間上會自動設計排除這些人,為了民眾的支持,還要再污名化他們要排除的人──遊民與移工。為了說服民眾,強調他們的「髒」與「妨礙交通」。(咦,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髒」是漢生病台語叫「台胳病」;「妨礙交通」,上街頭的人耳熟能詳。主政者利用民眾對付民眾,士林王家VS36戶;移工VS乘客)

台北市政府與鐵路局,只想到有一個大廣場可以租人展覽收錢,高仰睥睨,一切以money talk為主,自然完全不考慮老人與殘障朋友的不便,因而排除他們,也只是順著營利邏輯的思維運作下的產物。他們只要達到他們的目的,制定遊戲規則與掌握權力,可是他們完完全全放棄了社會責任與公益性。

火車站為什麼一次次地驅趕,主要是為賺錢,政府與財團搶錢,這種資本主義思考邏輯發展至極至,石頭也可以榨出鮮血,人民如土。卻忘了人潮才是讓這個空間有利可圖的主因。

火車站第一波排除遊民,第二波排除假日聚會的移工。

如何驅趕遊民呢?就是利用我們對遊民的陌生害怕與鄙夷來驅趕他們。遊民的髒臭,加上犯罪的想像污名在這一群無家可歸的社會邊緣人。

我不禁想起了我去大阪,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有一排先生們在店家快打烊時出現在門口,他們站在店家門口,手裡拿著紙箱,店家忙著收拾東西,好像他們存在是整條商店街默許的,這一排先生們要等到店家拉下鐵門之後才舖紙箱,我才恍然大悟他們是遊民,而我似乎可以體會「街友」這個名詞的善意,他們是這一條街上的朋友。

火車站裡有許多的移工坐在地上聊天吃東西,對於他們而言,是難得休假的喘息,是與朋友聊天連絡感情的時刻,更是便捷與金錢最節省的最佳方案。

而我們的火車站是要排除他們,理由冠冕堂皇,就是移工們「阻礙交通」,而我去參加自煮公民運動時,卻完全感覺不出我在行走有什麼不方便,阻礙交通不成理由。

只有幾個日本旅客跑來借椅子。為什麼呢?因為中央廣場沒有椅子。為什麼沒有椅子真正「影響旅客權益」的是火車站一樓為什麼沒有椅子?就是他們要再把空間切割成經濟產值,因為空間要最大利益化,獲取最大的營業額,火車站變的SOGO百貨公司無兩樣,這是營利的空間,不是公共意義空間,公共意義的空間是要能全民共享,協助弱勢,培養人才。

中央廣場豫老師所展現的台北市古蹟的大塑膠布,那一塊展演的面積,一天租金就要三萬元!試問我們有那一位藝術工作者,一個孤家寡人或者有兒有女更慘,如何負擔如此高昂的租金?

如果我們把中央廣場讓渡給想籌措學費、旅費的年輕人,不是更好嗎?這個經濟流動是有助於庶民,全民利益,流入庶民的口袋,而不是流到官方的口袋。

幫助年輕人,就是幫助台灣。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栽培年輕人,請問你們栽培在那裡?你們有沒有給予培養年輕人的環境?沒有!

馬政府最起碼的,你們必須把公共空間還給我們!這個地方應該是免費無償的給予年輕人一個可以練習膽量與展演的空間。

如果考慮人多到要爆炸,就可以排班,讓有藝術才華的人有一個表演空間。

想像一下,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與鐵路局有沒有可能把火車站這一個中央廣場讓渡給年輕人,讓渡給地下社會這些樂團──黑手拿卡西、農村武裝青年、拷秋勤,讓這些讓年輕人有一個不必付出高昂的租金,就可以展現他們的才華,讓年輕人表演的營利空間?利用火車站的公共性來製造庶民經濟,才有意義。

財團利益不等於全民利益,股票市場景氣好不代表景氣好,高樓大廈不代表社會進步。

文明是從弱勢者的身上看出來的,從遊民是否不會被驅趕,是否冬天有熱水可洗澡。移工可以快樂的坐在地上聊天吃點心,發展成一個多元文化包容的想像。

再問問自己吧!

你要的是「有情」空間,還是要「營利」空間?

你要的是均富社會,還是要M型社會?

你要的是庶民經濟,還是財團經濟?

「公民崛起之915台北車站吃喝躺」是一場公民柔性抵抗,幫老百姓幫傾斜財團的政府找回一點公共空間!

基於自煮公民這件事來說
我無法苟同這次的行動
當然 這不代表我漠視外勞
舉例來說好了
機場和台鐵不論是在環境、性質來說都相似
如果今天一堆人在機場大廳朝聖、群聚吃東西
丟臉的只是台灣的門面和別國及自己台灣人對台灣的印象
況且現在學生常搞不清楚實際狀況
就出面抗議等.......
民主已被濫用 同情心更是過餘
是非對錯已無一個公平的立場
但再次強調 我對於外勞的權利被漠視很認同
但對於學生用如此方式我絕對不同意
請別將他人的不方便賺嫁給本國人的不方便

自煮公民的訴求不是北車大廳要給公民自由空間,讓公民可以坐躺吃喝玩樂嗎?怎麼扯到商業利益了?既然不滿微風那怎麼不去店家前躺而是去大廳躺,這不但對微風不痛不癢,而且還讓大家覺得自煮公民只是一群自以為是的人。

扯什麼文化包容要給人民聚會的場所,公園可以聚會卻選北車大廳,這證明了自煮公民說的聚會只是幌子,講得多好聽,其實就是想吹免費的冷氣嘛!

火車站不是SOGO,那你們敢去抗議去抵制在北車進駐的商家嗎?想必是像個俗辣一樣不敢對商家衝突,而是軟弱的喊喊口號吧!

請問一下財團進駐火車站使得人民的什麼權益被侵佔掠奪?要買便宜的東西可以到迪化街或五分埔,商家也沒有擋在路中間強迫推銷。要給年輕人表現也可以跟政府申請場地,為什麼一定要在北車?講的好像沒地方可以表現似的。所以財團進駐火車站到底侵占了什麼權益,可以麻煩你們說一下嗎?。再來,火車站更不是你家,不是讓你隨心所欲躺著睡覺敷面膜的地方。

自煮公民大概是目前最無理頭最失敗的團體了!不過要是我我也不會檢舉投訴自煮公民,畢竟現在綜藝節目也不見得那麼好看,不留著這個丟人現眼又娛樂大眾的團體實在是太可惜了。欸欸,中秋節慶馬上要到了,怎麼不辦個活動去佔據北車大廳,好讓台灣人在茶餘飯後時有笑話消遣呢?

有誰還記得當初 火車票售票亭在大廳正中間時
有多少人聚集在大廳過呢 !?

把大廳空出來本來就是為了通行方便
但是中間坐了一堆人 不僅找人困難 連通行也非常不便利 ...

那把大廳空下來的用意好像變調了

方便? 方什麼便? 方誰的便? 您說的不方便,只是你自以為高人一等,看人家礙眼罷了。
(換句話說如果社會看你礙眼呢? )

我們從來就沒有民主 (你是人民嗎? 你能改變這國家嗎? 你主了什麼? )

人與人需要的是同理心!
不是你看了覺得「好可憐喔!」然後轉身就走,或者施捨幾百塊後就不關你的事的「廉價同情心!」

最後一句,人與人之間,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與對等關係,但唯一的價值觀,只有我們互為平等的生命的這個事實。

現在一樓大廳開了一堆商店跟攤販,大家走來走去還要繞路。這又哪裡通行方便了呢?說穿了還是把公共空間商品化跟私有化的邏輯在運作。

今天拆政府,明天拆大埔?

老汪!你怎麼被罵了?最近好嗎?

"丟臉"
"台灣的門面"
"本國人"

希望認同外勞權利被漠視的您有發現發現您話中不少問題

"況且現在學生常搞不清楚實際狀況
就出面抗議等......."

希望您閱讀的文章和得到的資訊真的比學生們多

還有沒有自煮公民在這能回FB主版幫忙按刪啊!! 這社團主版還有留著的意義嗎? 公民們好像都已走光光回自版自我安慰了....哭...悲....

FOR. 認同自煮公民之理念與活動手段之士

CONT. 若是認同此社團之理念與活動手段無誤,請堅持下去, 並在自己認同的社團主版回言, 大聲說出"我是自煮公民",以便在此為其他反此活動之各界解惑。

P.S. 什麼是可悲? 就是當遭受他方疑問時,不敢在自版站出來為自己所堅持的理念與行為公開辯護,只會在角落哀嚎,或躲回自版自辯...what a loser.....

FOR. 認同自煮公民之理念與活動手段之士

CONT. 若是認同此社團之理念與活動手段無誤,請堅持下去, 並在自己認同的社團主版回言, 大聲說出"我是自煮公民",以便在此為其他反此活動之各界解惑。

P.S. 什麼是可悲? 就是當遭受他方疑問時,不敢在自版站出來為自己所堅持的理念與行為公開辯護,只會在角落哀嚎,或躲回自版自辯...what a loser.....

FOR. 認同自煮公民之理念與活動手段之士

CONT. 若是認同此社團之理念與活動手段無誤,請堅持下去, 並在自己認同的社團主版回言, 大聲說出"我是自煮公民",以便在此為其他反此活動之各界解惑。

P.S. 什麼是可悲? 就是當遭受他方疑問時,不敢在自版站出來為自己所堅持的理念與行為公開辯護,只會在角落哀嚎,或躲回自版自辯...what a loser.....

"那隻自以為是、只會喝酒和貼美女圖,看到一切運動就發言打壓的老番顛,而且會到處放砲、還揚言要殲滅所有他眼中的「資產階級的護航者」的自稱「馬克思主義者」的天大笑話,雖會用電腦,那又如何?"

2011/07/27 聯合報
台灣,極端分子讚許的民族國家?
廖元豪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5961

這兩天,可能很多人已經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怵目驚心的影片:犯下爆炸與槍擊案的挪威極端分子布雷維克在犯案前自製的影片中,毫不掩飾對多元文化、移民、伊斯蘭信徒的仇視,同時還讚揚台灣是個「拒絕多元文化」的「成功民族國家」!

這只是一個殺人犯的個人評價。只是,我們不禁納悶:距離我們十萬八千里的挪威,是從什麼樣的訊息「得知」台灣是個「拒絕多元文化的民族國家」?台灣到底在國際形象上,是個什麼樣的國家?我們自詡民主自由,開放多元。某些政府官員還沾沾自喜認為,我們每年花三億照顧新移民,推展多元文化,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坦白說,有幾個外國人會認為台灣是多元文化國家?

也許這個「很扯」的事件,可以讓我們多反省一下:影片中對伊斯蘭的仇視,極端而毫無理智的反共,對白人(他稱為歐洲)文化霸權的緬懷崇敬……難道不是很多台灣人,心裡隱藏著的想法嗎?

我們當然不會動手屠殺少數族群,但部分人民貶抑排斥「異類」(尤其是非白人異類)的心態,其實也昭然若揭。有人逼迫穆斯林外勞吃豬肉;有人認為外勞就不該休假,就不配與家人同一桌吃飯,就該任勞任怨無怨無悔,就算要他們做契約外的工作也天經地義。也有很多人認為,娶個陸配或外配來,就要「乖乖」否則不給身分證。這些心態,其實就是歧視,而歧視往往就是仇恨的根源。

說到多元文化,多數人可能想到越南餐館或泰國菜,加上原住民族或東南亞舞蹈。這些也沒什麼不好,但心裡是否真正尊敬人家的文化?我們本土出生的「台灣人」,有多少人願意花力氣時間去學習東南亞國家的地理、歷史、風俗?甚至還有人建議,要新移民女性在家裡少說「母語」,因為擔心小孩因此國語不標準。如果總是一味地用台灣人的標準(其實是「漢人」)要求人家「同化」,那算什麼多元文化?

尤有甚者,我們的「多元」還是分層次的:對東南亞移民移工以及陸配的態度,與來自歐美之白人,不可同日而語。筆者就曾經聽過一些家長,抱怨附近的學校「外籍新娘的小孩好多」、「都是原住民學生」;但卻急著希望自己孩子要與「外師」學英文,與班上的「外國同學」(白人)多接觸。

這種文化偏見,以及隨之而來的憂慮,在歐美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已故的美國政治學大師杭亭頓,對墨西哥、伊斯蘭「入侵」並「改變」美國基督新教文化之痛心疾首。歐洲許多一向強調「同化」或「族裔中心」的國家,對穆斯林新移民之文化特色,不斷批評其「不肯融入」。各地的右翼排外(排斥移民與穆斯林)政客紛紛崛起,也居然能取得一定的政治支持。種種現象,都讓人擔心文化衝突會持續到何時?

然而這些無謂的擔憂,除了造成緊張與衝突之外,對社會穩定及文化整合毫無幫助。不管是「歐洲人」、「美國人」,或是「台灣人」,都沒有永世不變的固定內涵。住在這兒,跟我們一起生活,休戚與共的人,就是台灣人。這塊土地的住民所享有之價值觀與生活方式,就是台灣文化!什麼時候,台灣每個人都學會欣賞差異,尊重不同的語言及生活方式,把血統及語言多樣性當成正面資產,那也許就再也不會有人「誤會」台灣是個排斥多元文化的國家了。

並參考
2012/09/14 中國時報
外勞入住社區 居民連署抗議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657

小汪居然罵老汪。
汪!汪!汪!
竟敢嗆老汪,你已經死了!
竟敢嗆老汪,你已經死了!
竟敢嗆老汪,你已經死了!
汪!汪!汪!

台北站站長古時彥說:「公共政策的推動,就是要多溝通」。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