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的洪仲丘案?沒有真相就沒有理事長!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3/10/15

台灣工會六十年來第一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二度遭會員提告,經高雄地方法院判賠二十萬。監事會召集人潘進財,遭高雄地檢署以公然侮辱罪提起公訴。

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召委趙天麟於102年10月14日,假立法院召開協調會,針對99年12月7-9日中華電信工會召開第五屆第3次會員代表大會,修改章程第11條,將理事長由全體會員直接選舉,變更為由115代表間接選舉案,第15條延長任期一年案,並未於工會第五屆法定任期內,依據工會法規定,經三分之二出席代表程序修正章程爭議。與會人員有工會台北市分會理事長蔡勝和暨理監事,工會南區分公司分會理事長柯震榮暨理監事,台灣南區企業工會理事長張旭中暨理監事,及勞委會勞資關係處處長王厚偉等。

針對中華電信工會第五屆理事長朱傳炳等,為求連任而無視國家勞動法制,違法停權整肅異己,禁止分會間傳送文宣,侵害憲法言論自由等集權做法,由原工會高雄市分會及工會會員,自99年12月22日起,陳情主管機關勞委會,並提起相關訴訟。同時,因本案爭議,勞工主管機關未依行政程序法第36-43條,及工會第43條,本於職權依法監督指導,且卸責鼓勵當事人興訟,導致本案衍生超過40件民刑事訴訟案。連檢察官都當庭告知陳情當事人,應向行政法院提起行政機關為一定之行政作為之訴。

張緒中理事長表示:中華電信工會第五屆理事長朱傳炳,針對工會章程第11條完全未經工會會員代表大會修正議事程序,竟然偽造:經表决全額通過,不實內容之公文,回覆勞委會。事實上,第五屆會員代表超過三分之一,反對理事長由會員直選變更為由會員代表選舉,又何來全額表决通過?本案相關當事人歷經近三年,透過陳情訴訟,釐清事實真相。

張緒中理事長指出:中華電信工會當權派,藉著南北資源及經濟成本差距,利用工會資源,將依憲法行使救濟之不同意見幹部停權,並任意拆解不同派系之分會組織,製造寒蟬效應。在會員代表提案要求公佈所有訴訟費用,工會卻以封殺提案作法,至今未公佈訴訟相關費用。更離譜的事,工會選出之勞工董事,竟然利用職權,要求分公司總經理,將不同意見之優秀工會幹部,調離原工作縣市,導致當事人含冤莫名,險些爆肝喪命。而勞委會在本案發生第一時間,未依行政程序法第36-43條,及工會法第43條依法行政,甚至一再鼓勵勞方興訟,嚴重浪費司法資源,明顯瀆職卸責,戕害勞動法制,莫此為甚。

基於堅持工會民主,實踐工會為勞工所有,由勞工決定,為勞工存在的精神,工會理事長兼任勞工董事由會員直接選舉,工會幹部延長任期一年,調高會費等重大事關全體會員權利義務爭議,經原工會高雄市分會幹部,歷經行政及司法救濟管道,要求查明相關真相。本案只要中華電信工會公佈當次會議錄影帶,即可釐清真相。如果中華電信工會幹部沒有高雄市分會幹部,及台北市分會幹部指稱提告情事,只要將當日會議錄影公佈在工會網站,就可以釐清爭議,為何至今不做?反觀,工會監事會召集人遭檢察官以公然侮辱罪提起公訴,當事人於刑事庭答辯,要求勘驗工會提供之會議錄影帶。前後對照,工會怕什麼?

協調會中,趙天麟委員要求勞委會在勘驗該次會議錄影帶後,勞委會基於主管機關職責,依法針對相關錄影帶事證內容,根據工會法,章程及選舉辦法,提出處理過程說明。會議最後並作成以下結論(詳細文字以紀錄為準):

一、中華電信工會第(簡稱工會)四屆修正工會章程第11條條文,業經工會將該次會議記錄,及修正條文報請主管機關,經備查在案。在該期間內,並未有任何異議或陳情主管機關依法撤銷。勞委會於100年1月20日及100年2月22日,函請中華電信工會說明工會第五屆修正條文,與第四屆修正後第11條備查條文文字不符,可證第四屆工會修正章程第11條,業經主管機關備查。

二、中華電信工會第五屆修正工會章程第11,第15條條文,業經勞委會主管機關勘驗當次會議錄影帶,是否在第五屆法定任期內,經過法定三分之二議事程序通過?請勞委會於10月31日內,正式函復委員辦公室。

三、高雄市分會理事長選舉爭議,在選舉公告前,中華電信

工會是否依據中華電信工會選舉辦法,經選舉委員會審

定張緒中參選資格?高雄市分會選舉委員審查通過張 緒中參選資格,並經投票結果,總投票數1304,張緒中獲1015票,鄭堡雄獲182票。工會以張緒中欠繳會費理由,片面取消張緒中參選資格。然高雄市分會選舉委員會針對第6屆高雄市分會理事長候選人資格審查結論,略稱:「一、高雄市分會第五屆選舉委員會依法辦理選舉,已於101年12月28日上午十時,辦理候選人抽籤,並依抽籤結果,分別公告第6屆分會理事長候選人,及第6屆本會會員代表大會代表候選人號次後,收到本會朱傳炳理事長(101年12月28日)之來文,主旨載明張員候選資格不符本會選舉辦法第五條之二規定,但並無具體說明張員於何段期間『故意』未按期說明此文是依據何種會議之決議辦理『如理事會或選舉委員會等』,顯係朱理事長個人之主觀認定,張員有故意之行為而發文,且該文並無通知張員本人。…。經查中華電信工會第五屆選舉委員會第3次會議中,柯震榮委員當場請主席提供,不符本會選舉辦法第五條之二的會員名單,然本會並無提供名單。有柯震榮等12位委員表達反對『有會議紀錄可查』。……依據中華電信工會章程第7條:會員有選舉權、被選舉權、罷免權及其依法應享之權利,自應不得剝奪張員之選舉權、被選舉權。故選舉委員會審核張緒中之參選資格符合。」此有高雄市分會選舉委員會102.07.07函文可憑。

四、 中華電信工會101.09.12組809號函,提供高雄市分會欠

費名單也並無張緒中;而相同曾參與聯署希望公司停 止代扣調高千分之二會費之會員李慶昇、林建利、施銘村均登記參選第六屆分會理事長,而未遭工會認定無權登記參選,再再可證,張緒中參選資格問題完全是工會派系預謀整肅異己所為。

五、張緒中並未有拒繳、短繳情事,更無工會指摘「鼓 動會員不繳會費」之故意。是工會並未依法完成工會章程修正程序,又未事前公告通知會員,在數千會員依法陳情要求下,惱羞成怒要求中華電信全面停扣繳會費。之後,在工會第五屆第11及第12次理事會檢討,進而與公司協商後,並重新印製會費收據。因此,工會違法在先,要求公司停扣繳會費在後,可證,張緒中本身均依工會之決議及規定,完成會費扣繳。請勞委會根據上述說明進行查明。

張理事長最後強調,20年前,台灣電信工會高雄分會參與主導電信三法修法過程,不僅改變了中華電信工會,更造就了今日中華電信公司免於財團分食的命運。我們深切瞭解:會員是我們推動企業文化改革的動力,會員是我們追求公平正義職場的靠山,會員更是我們監督公司落實正派經營的希望。所以,我們一路推動工會理事長、勞工董事由會員直接選舉,董事長不信任案、總公司南遷案、理事長會員直選案網路公投民調等,實踐工會是會員的、由會員決定的、為會員存在的工會理念,轉換為民主透明制度。更促成高雄市產業總工會、中鋼工會理事長直選制度的實施。建立工會民主制度,比誰當理事長更重要。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