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零核電之會」國會議員、田中三彥台電會面新聞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1/18

日「零核電之會」國會議員與國會事故調查委員會田中三彥委員一行訪台已進入第三天。從第一天到台灣,他們便不斷表示,申請參訪核一遭拒非常遺憾,並不斷釋出訊息,希望仍有機會參訪這距離日本國土僅一百公里的核廢料乾式儲存場,直至確定無法參訪核一,不得已,提出與台電會談的要求,終獲安排,於今日上午至台電大樓與陳布燦副總經理見面會談。

遺憾的是,台電抱持一貫封閉態度,僅接受由日本交流協會書面提出的7位貴賓進入會場,連陪同日本議員的翻譯人員都被拒絕在外,無法進入會場協助,也讓來採訪的媒體,同吃閉門羹。台日電力公司的態度,完全雷同。歷經過核災之苦的議員們不斷強調,福島最大的教訓就是,一定要資訊公開透明,台電的態度與作法,證實了此項呼籲的重要。

日台研究會主辦人陳弘美指出,本次參訪與前一次邀請日本前首相菅直人來台的申請程序與管道完全相同,但自去年12月15日透過日本外交部向台灣申請參訪核一廠等相關事宜後,台電就一直沒有回應,甚至到來台前一天的晚間七點日本外交部仍未收到台電是否同意的任何通知。最後在阿部知子議員堅持「即使不能去,也必須要與台電對話」的要求下,台電才安排了此次會面;

據陳弘美轉述,進到會場後阿部議員首先質疑,參訪議員為何無法參觀核一廠?而在副總陳布燦以本次是交換「政策」意見,「核電廠不是交流政策意見的地方」為由回應,阿部議員強調本次訪問的目的並非僅是政策交流,重點在第一線現場安全與選址等相關議題的實際交流,這必須看到實際的現況才能作經驗上的討論,她認為日本已是經歷過核災的國家,對於這些經驗其實可以提供一些寶貴的意見,但台電在交流之前就封鎖對話空間,這對雙方都是損失;她也指出這次訪問並非對台電的惡意攻擊,而是打開胸襟來進行對談,但台電似乎並不領情。

面對陳布燦多次以外交禮節為由,請「客人尊重主人安排」,阿部議員要求台電提出「正式答覆」說明拒絕參觀核一廠的理由,但台電始終沒有給予正面回應。 此外,會談中田中三彥也分享自己在日本調查核災的經驗。他說在2007年7月日本新瀉中越沖地震,發生世界上最大的柏崎刈羽核電廠災變後,他曾參與現場的實際調查,之後也向日本政府提供建言,希望規劃電廠對於地震等災變的因應改進;他說他人生中最後悔的事情,是他沒有堅持要求政府進行相關因應,否則311福島核災就不會發生了,「希望台灣不要重蹈覆轍。」

近藤昭一議員在會談也指出,政策資訊必須透明是福島核災給他們的最慘痛教訓,他們必須代表日本15萬受輻射危害的災民向全世界發聲;他同時也批評台電對外宣稱,在福島核災後對於核電廠增加安全防護的說法,他認為這些安全防護並非由台電自己認同就可以,必須要讓全民都可認同,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在會面前,陳弘美接到自稱台電人員來電,要求會後不得舉辦記者會,陳弘美認為台灣是民主國家,採訪自由與言論自由都應該獲得保障,台電不應以要脅取代溝通;她也引述會中議員的說法,認為「透明」與「安全」兩者不可分,如果台電仍以封閉資訊作為手段,來阻擋監督的聲音,這樣絕對無法讓台灣的核能安全獲得保障。

# 零核電之會成立於福島核災後的二○一二年,成員包含日本全國各政黨與無黨籍的議員,共六十四位,旨在終結一切核能發電措施。

# 田中三彥所屬的「福島事件國會調查委員會」,是日本立憲一百二十多年來,第一次依法設在國會內的調查委員會。委員們由反核、擁核議員們一起選出,與核電組織也完全無關,以確保其中立性。田中三彥曾參與福島電廠圍阻體設計,長達九年。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