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台灣人 不是一場誤會

2014/05/16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這次發生在越南平陽省大規模工人暴動,台商工廠遭受嚴重破壞,原因除了是南海主權爭議問題,歷史上的中越情仇外,新近越─中兩國政經關係發展,是個常被忽略的重要因素。

有人說,因為馬政府搞「一個中國」政策,造成越南人分不清台灣人、中國人,外交部還要趕製「我是台灣人」標誌給越南台商。但是越南工人這麼笨、分不清兩者嗎?其實有兩個因素被忽略了:一、幾乎所有的台商工廠都有聘用中國幹部;二、中國近年來在越南急速投資造成的社會影響。

只要在越南工作過的台灣人,大家都知道,中國幹部已經是台商經營上不可或缺的一群人。許多跨國台商如寶成,他們在中國本來就有工廠,當要在越南設立新廠房時,會派遣中國幹部來越南支援;開始經營後,也會聘請大陸廠的人來擔任越南廠的中階管理幹部。即使沒有在中國設廠的台商,他們也可以透過人力仲介公司,或者其他廠商的介紹,聘請中國幹部,一來可以減少台商與越南幹部語言溝通的困難,另方面也比聘用台幹便宜。

但是這樣的組織結構造成了「玻璃天花板」的效果,在組織裡面的升遷,台灣幹部永遠在最上面,連中階的幹部位子都留給中國幹部,那麼基層的越南人要如何升遷呢?此外,中國幹部常常引入「具中國特色」的管理方式,也就是用比較高壓的方式來進行工廠生產線管理,這種每天碰面產生的摩擦,日久會累積憤恨不滿。以前沒有發洩管道時,越南工人通常以跳槽方式來表達不滿,但是這次的越中主權爭議,在越南政府的默許下,工人終於找到抒發不滿情緒的管道了。

另外一個關鍵因素,是近年來中國在越南的大量投資所引發的族群緊張關係。例如在平順省正在興建的永新發電廠,由中國公司承包興建,但五百多名的中國工人中,只有一半的人有工作證。而這些有工作證的工人,是以所謂的「專家、技術人員」進來,但實際上只是一般的無技術工人。即使越南工人跟這些中國工人做一樣的事情,但是薪水永遠同工不同酬。

越南的報紙下過這樣的標題:「中國承包商如何在越南玩陰的?」裡面提到,海防第一發電廠由中國公司以低價得標,但是得標之後,就以各種理由要求越南政府提高支付款項,要不然就威脅要停工。此外,這些工程幾乎都沒有聘用當地越南人,也不使用越南的相關材料,無法創造更多的經濟發展機會。

台灣政府一直把中國經濟的發展當成是台灣的機會,但是看不到中國經濟對外擴張過程中所引發的當地緊張與衝突。越南的工人暴動、台灣的反服貿運動,或遠在非洲的排華商運動,都可以看成是面對中國資本擴張的負面效果所做出的反應。馬政府是否應該重新審視其看待中國經濟發展的角度了呢?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工廠是社會主義火山口

【聯合報╱黑白集】
2014.05.17 04:43 am

越南是轉型中的社會主義一黨專政國家,此次民間暴動,是以對抗中國的外侮為名,卻也必將對越南的內政治理埋下隱憂。

這次暴動在外觀上有幾個特徵:一、手機及網路;二、以工廠為主體,罷工,然後燒、砸、搶;三、摩托車阻路,二人一輛,前座駕車,後座執國旗或小蜜蜂麥克風。

近年的顏色革命大致以市民為主,上世紀九○年代的蘇東波亦以政治菁英及市民為核心,六四事件則以學生及市民為主力。此次越南暴動,卻是一方面以工廠為目標,一方面亦發自工廠內部;一夕間幾十處工廠同時罷工並遇襲,這自非巧合,而是預謀。至此,外資工廠儼然成為越南民眾對抗外侮的代罪羔羊,但今後越南工廠也可能變成影響內政治理的民間抗議平台。

「外抗強權,內除國賊」,這是中國五四運動的標語,也幾乎是一切弱國發生政治動盪的同一邏輯。如果中越對峙未來將如北京《環球時報》所說:「中國決不可能向越南讓步,越南也沒有實力逼中國後退。」則這種「外抗強權」的民憤,積久極可能轉化成「內除國賊」的民怨;而越南政府正是一個貪腐嚴重的政府。

傳說越南政府「默許暴民洩憤三天」,這恐怕是損人不利己。不說別的,外資若因這次暴動卻步,動輒一廠關閉即可使數千、萬人失業,這不啻是砸自己的飯碗去「洩憤」。何況,如果自此工運勃發,則越南的工廠即有可能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工運及民運的新火山口。

其實,在一黨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工廠已成為最有力的群體人權運動平台,一方面與工人的家庭生計連結,一方面又與社會經濟活動掛鉤,一如波蘭模式。今天,越南因「反中」而罷工燒廠,難怪中國身為更大一號的社會主義國家會封鎖消息。

【2014/05/17 聯合報】@

全文網址: 工廠是社會主義火山口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