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忠孝西路不核作行動 警方對NGO秋後算賬
全國廢核平台呼籲勿濫訴恐嚇反核民眾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6/09

4月27、28日,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發起的「停建核四、還權於民,佔領忠孝西路不核作行動」,是一個展現人民堅決廢核意志的公民不服從行動,也讓政府終於表態核四政策將封存停工。但這場平和的公民集會活動,卻遭到警方以警棍粗暴毆打及驅離和平靜坐,並以水車對付手無寸鐵的民眾及記者,對集遊權保障作出最壞的示範,近日更開始以主嫌之名傳喚NGO工作者進行秋後算賬。

目前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的團體成員中,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地球公民基金會的辦公室主任蔡中岳、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公投護台灣聯盟的蔡丁貴教授,皆已接到台北市中正一分局的到案通知書,原因為違反集會遊行法、公共危險、妨害自由等情狀。警方這些動作對於人權工作者及NGO工作者,無異是一種干擾,表示國家開始要對於這些和平的參與集會遊行者,進行司法整肅。試圖製造寒蟬效應,讓民眾對於參與集會遊行感到恐懼。

集會遊行的和平活動,理應受到我國憲法與國際人權公約之保障。聯合國集遊結社權特別報告員在提交給人權理事會的第一份報告中也指出:「人民和平、非暴力的集遊活動,透過發動群眾及表達不滿或願望,更重要的是在影響國家的公共政策方面,可以發揮積極的作用。」(A/HRC20/27)然而,號稱民主的台灣政府,卻不斷以國家暴力及檢警調查起訴來剝奪人民的集會遊行權,已經被宣告違憲及違反兩公約的也仍未有要修法的跡象。這無異是民主的倒退。

6月9日,其中三位當事人由律師陪同到警局接受警訊(一位拒絕出席),將全程行使緘默權,因為我們認為違法違憲的是這個冥頑不靈、不傾聽人民意見的政府,使用暴力的是警察,人民無罪!除了再度感謝當天所有勇於走上街頭的參與者之外,也再次呼籲:面對國家權力的壓迫威嚇,公民必須從道德高度,堅持真相的追求,發揮一股更強大的力量,突顯現有體制的不義,讓更多人覺醒,阻止下一個錯誤施政與荒謬的濫權者。

聲明單位: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附註: 警方針對佔領忠孝西路行動第一波傳喚名單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地球公民基金會的辦公室主任蔡中岳、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公投護台灣聯盟的蔡丁貴教授,除了蔡教授拒絕出席外,其餘三位6/9週一由詹順貴律師及元貞法律事務所律師團陪同偵訊。

新聞聯絡人: 崔愫欣

臉書討論

回應

失敗就寫在DNA裡
2014-04-15 黑雨部落格 作者:Echo

在另一個論壇中有人提到我在2008年寫的有關蔡丁貴的一篇文章,那個時候他是台教會會長(見附錄2)。我已經很久沒有再回去看那篇文章了,畢竟當初寫了之後被獨派『集體問候』,不是很好的回憶。但這次學運以及進接着蔡丁貴在中正一分局的賣力演出,再回去重讀,心中真是感慨萬千。
我在那篇文章中提到,一個與台灣命運相關的事件正在進行,有可能對馬英九的政權造成嚴重的打擊的時候,是有人如何利用獨派夢寐以求的但卻不是急在一時的議題,用賣命的激情演出去吸引眾人能量,把那股直接打擊馬英九的運動動能給稀釋掉,造成鎂光燈、衝擊力都被轉移的結果,等於是幫馬英九解套。
我那篇文章涵蓋了這個過程的幾個要素:獨派的口號、激情的演出、跟正在砍向馬英九無關的議題、運動方向被扭轉、動能被稀釋,然後,主導這個幫馬英九解套的主角,也就是砍斷獨派另一次生機的角色,獲得獨派一致的喝采並被捧為獨派英雄。
如果你有在注意這次學運到目前的發展以及運動動能的走向,再回頭讀讀我2008那篇文章,你可能會驚覺,2008年那一場戲中的幾個要素,毫不遺漏地一個一個在這次學運中出場:
對台灣關鍵議題:2008 抗議陳雲林來訪,2014 反服貿;
跟關鍵議題無關的主題:2008 公投法, 2014 集遊法;
蔡丁貴賣命激情演出無關主題: 2008 絕食, 2014 橫路攔車;
結果:2008 抗議陳雲林被稀釋,2014 反服貿被稀釋;
獨派的反應? 2008=1024: 把削弱獨派機會的角色當英雄。
這整個事情的發展簡直就是在套公式,一碼一碼毫不遺漏地演出。蔡丁貴與整個獨派其實都是在『照表操課』,所有的行為模式都是按照公式,完完全全是可以預測的。也就是說,獨派的對手,完全可以選擇在什麼時間點安排一個什麼場景,讓蔡丁貴自動跳進來博命演出,然後獨派一整掛就會自己跟進來幫馬英九把動能轉移,然後獨派還覺得很有滿足感。
也就是說,獨派扮演馬英九救星的角色,這是完完全全可操控的。
2008 那個時候我很熱情,以為看到獨派的危機,提出一份忠告,是我微薄的力量能夠對台獨做的唯一一點貢獻,是我身為台獨應該做的。
但現在我的熱情已經完全冷卻了。我已經不再相信獨派有覺醒的可能,畢竟這一模一樣的操作模式在過去幾年來不知道已經重複過幾次。(還有誰記得這個人選舉的時候扮演的角色嗎?)一個人如果被算計這麼多次之後,還是寧可把砍斷獨派生機的角色當英雄,那還能怎樣呢?失敗就寫在DNA裡面,就算天仙下凡也沒有辦法改變獨派這種狂熱地擁抱自殘的行為模式。

附錄:
1. 失焦圍警局「這不是學運」(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413/35763333)
2. 台灣亡國史第X章:馬特首暗渡「陳」倉,台教會絕食護航(http://echotaiwan.blogspot.tw/2008/10/x.html)
『老王:「我們不是正在煩惱,這時候正需要一些『跟統一大業無關』的消息,來減少這些反動勢力的曝光率,這樣才可以確保兩岸之間的會議能機密地進行嗎?」
「台教會在這個氣勢頭上,突然提出一個與統一大業無關的民主訴求,顯然是想藉著個高漲的氣勢之助,強勢推動公投法跟選罷法。」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個訴求一出來,一定會分佔版面,減少了長官與陳長官簽署密約的曝光率,這不正是我們迫不及待的嗎?」 
小陳:「你是說。。。」 
老王:「沒錯。台教會的絕食行動,不但對我們沒有傷害,反而是有如神助。絕食越大,越佔新聞版面,對長官的機密會議越有幫助。到時,絕食昏倒、警匪抗爭等都是在訴求「公投法」跟「選罷法」,國際媒體將會被這些所佔滿,反對長官密約的聲浪將會被他們自己稀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