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應辦全區聽證會 防止浪費公帑 壓抑炒地利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9/15

文資/人權/國防全讓路 炒地利益擺中間 縣府典型謊言 不掩搶地之實

9月6日航空城反迫遷聯盟之居民至桃園地景藝術節開幕晚會拉布條表達訴求「國軍基地已夠用、徵收民地沒必要」,遭警方暴力對待,公民團體及居民已於11日召開記者會嚴詞讉責。今天(14日)是地景藝術節的最後一天,航空城反迫遷聯盟、桃園在地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再度進入會場,於月兔展覽場外的公開場地,演出行動劇(改編自三隻小豬的童話故事)諷刺政府跟財團是強搶民地民宅的大野狼,隨即舉行公民論壇,並邀請知名的社運樂團-農村武裝青年助陣演唱。 針對桃園縣政府透過媒體表示:「原海軍基地黑貓中隊、空軍照相營舍等歷史建築,及3600公尺飛機跑道,都將完整保留,另外,大部分的飛機機堡已劃設為公園用地保留,融合既有人文資產與現代建設」。反迫遷聯盟田奇峯指出,翻查航空城計畫書,基地建物直接保留部份,僅有:「以23公頃大面積公園包覆既有蘆竹空軍35中隊飛機棚場(黑貓中隊)及大園空軍照相技術隊營舍」之文字,飛機機堡則是與遷建的劃設航空科學館結合保留,原建物保留究竟是還是打掉重蓋,完全不清楚【附件一】。至於跑道完整保留,比對航空城公展計畫圖,完全看不到痕跡。至於,日前師大洪致文教授投書【參連結一】,提及基地內尚有塔台、野戰耐爆氣象觀測所(全台僅存)、耐爆指揮所、氣象觀測所、受信通訊所、送信通信所等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物,則完全不在縣府的視野內。 桃園在地聯盟則潘忠政表示,縣府表面宣稱保留海軍基地的文化資產,卻不送文化資產審議,是縣府的典型謊言。他以藻礁為例,桃園海岸藻礁全長27公里是經過了7500年大自然孕育而成,聯盟力爭劃設保育性較強的「自然保留區」,但桃園縣政府只願意劃設4公里「野生動物保留區」。今年,縣府批准亞東石化於大堀溪口藻礁區申請興建臨時碼頭,遭揭發後縣府限期亞東石化一個月內提復原計畫,「一個月」剛好是亞東石化完成設備運輸的時間。縣府進行這種放水再放水、擺明護航財團的做法,卻還自稱「重視藻礁保育」,「保留海軍基地文化資產」的言論,大概會是「重視藻礁保育」翻版。他呼籲,縣府若要玩真的,就應該立即召開文化資產審議,並指定上述建物為文化資產,才真正地保護歷史建築。 台灣人權促進會王寶萱指出,海軍基地這個今年剛滿70年的軍用機場,其實埋藏著航空城計畫最見不得人的一面,這是一個由中央與地方聯手打造的炒房旗艦計畫。2007年海軍興高采烈歡慶桃園基地啟用,P-3C反潛機「神鷗專案」491億元的預算放行,計畫12架全數部署於桃園海軍基地【附圖一】。然而,到了2011年,政策竟又再次大轉彎,即便會犧牲國防,政府為配合桃園航空城計畫,乃決定將P-3C機駐地調整遷離桃園基地移駐屏東基地(有關犧牲國防的部分,請參見連結二)。雖然趕走了軍用基地,但國防部基地內原有的軍用跑道卻沒有拿來改建成交通部宣稱很緊急的「第三跑道」,反而在兩年後2013年,推出桃園航空城都市計畫,軍用基地原址規劃成豪宅和商場,「第三跑道」反而移到北側有飛安疑慮的區域,並擴大徵收週邊民地【附圖二】,徵收範圍也從原本的不到1千公頃,變成現在的3千多公頃,第三跑道預定地的居民安置區,則移到原本不需要被徵收的宏竹村。【附圖三】)。 宏竹村居民呂先生表示日前立法院召開的公聽會,國發會官員稱行政院核定目前為止僅核定了機場園區綱要計畫中的第三跑道(615公頃)和自貿港擴建區(130公頃),也就是僅745公頃土地核定通過。他質疑究竟為何最後會變成總計畫範圍4,600公頃,需要徵收3,100公頃的土地,近20,000居民面臨迫遷?中央不敢為桃園縣政府背書,為何卻要放任航空城範圍不斷擴大,令宏竹村在2013年被劃入航空城範圍?他又指出政府宣稱「先建後拆」、「一村一安置」,但宏竹村居民的土地卻要先徵、房子卻要先拆,用來安置機場跑道北側的居民,難道宏竹村的居民是二等公民嗎?他也指控航空城明明有海軍基地及各國軍眷村等公有地,安置北側居民綽綽有餘,徵收宏竹村根本沒有必要!他指出航空城的公有地最終落入財團手上,徵收根本就是為了圖利財團,十分邪惡。 各團體與居民現身說法,指出耗費全民5700億的航空城計畫,存在許多爭議點,必要依<行政程序法>召開符合國際標準的「預備聽證」、「聽證會」,透過資訊公開及理性的討論,才能有效保障居民人權、文化資產及生態的保護,並壓抑炒地的利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