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槓國發會 雨中送「屎」

2014/11/09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2014年秋鬥於今天(11/9)展開,分為勞工、土地、教育三條路線中午各自出發展開行動,下午在台北市捷運西門站集結並舉行集會後,沿衡陽路遊行到總統府前寶慶路的國家發展委員會前,焚燒象徵由經建會時代制定的「土徵稅減半」、「外勞薪資脫鉤」、「大學法人化」到最近的「派遣法」、「自經區」、「服貿協議」等幡旗,將標示這些政策的一大坨大便道具送給國發會。

秋鬥在國發會前將「外勞薪資脫鉤」等惡劣現象幡旗「燒毀」。(攝影:孫窮理)

勞工、土地、土地 兵分三路

此次秋鬥以「兵分三路」的模式展開,勞工戰線先在新北市政府市民廣場集結,喊出「要禁濫行解雇」、「要保工作年資」、「要保護吹哨人」、「要警消組工會」、「反對非典雇用」、「反對三高一低」、「反對歧視移工」、「反對血汗長照」等「四要四反」主張,近日頻頻在火線上抗爭的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華隆自救會等團體都身列其中。並以「人肉金字塔」的行動劇,凸顯官商勾結與黑心企業將底層工人踩在腳下的處境。

工人疊起「人肉金字塔」。(攝影:孫窮理)

土地戰線方面,則是先後前去民進黨黨部與連勝文競選總部抗爭,批評藍綠兩黨都是台灣的土地掠奪共犯,應清算其歷史過錯。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江一豪表示,民進黨過去在中央和地方執政時,和國民黨一樣都選擇和財團結合,推動以發展至上,壓迫底層民眾的政策。本次秋鬥已提前5日傳真提問,但民進黨也一直沒有回應;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則以自身經驗指出,他們在綠營賴清德執政的台南市仍面臨到迫遷危機;華光社區訪調小組則指出,目前民進黨推薦的的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其政策總監張景森就是當初市府提出「台北華爾街」、「台北六本木」等圖利財團政策的幕後推手,而華光社區也因此遭到全面拆除。由於民進黨未派人回應抗爭,現場團體嘗試將「一副對聯」送入大樓內,與警方發生推擠。江一豪表示,其實對聯已經派人潛入民進黨辦公室張貼成功。江一豪強調,民進黨長年以來不斷吸納社運人士,但加入的人不是被污染,就「本來就是個爛貨」,高喊「民進黨是垃圾黨!」

而在連勝文競選總部前,都更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表示,北市兩個候選人都提出要加快都更流程的政見,但在現行都更制度下沒有考量公共利益、民眾也缺乏參與權利。他進一步質疑,連勝文政見中要成立公共建設控股公司,是否會讓台北市公共政策更加偏向財團?當代漂泊協會執委郭盈靖也代表秋鬥提問,詢問如何改善由開發商處主導的政策,以及如何保障弱勢、邊緣勞動者的居住人權?連辦管理組長徐金龍出面回應,卻遭批「實問虛答、缺乏誠意」,現場團體共同頒發一塊「功在豪宅」的匾額給連勝文,並由徐金龍代為收下。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在民進黨黨部前控訴賴清德。(攝影:徐沛然)
秋鬥頒發「功在豪宅」匾額予連辦。(攝影:徐沛然)

至於教育戰線,包含全教總、高教工會與30多個青年學生團體則首戰教育部,匯聚拋出了近年來包括大學高學費、法人化、低薪大學兼職教師、助理勞工身分及勞健保、幼托合一後幼兒園幼教師、教保員勞勞之爭、青年勞動者低薪、大學與中小學的評鑑制度等議題。

高教工會秘書長林伯儀表示,整體教育環境不斷為了符合產業的需求,這種「發展主義」的中空進入到教育裡面,使得教育環境沒有人重視「知識」,一切皆淪為商品,而大學成為職業訓練所,資本家將培訓勞動力的成本轉注到教育體系裡,因此,喊出「課教育捐用於教育」與「公共化」兩個訴求。

教育戰線由戴著電影《驚聲尖叫》面具的「教育拍賣部部長」,牽著三隻背負低薪、學貸、學費龜殼的烏龜出發,經過台灣教育怪象象徵的南洋補習街,從新光三越百貨前,下階梯到台北地下街,並且在地下街舉行「教育拍賣會」,將廉價勞動力、倒閉學校師生、助理、兼職教師一一拿出來「喊價拍賣」。

「教育拍賣部部長」牽著低薪、學貸、學費烏龜。(攝影:徐沛然)

秋鬥宣言「向左轉」

兵分三路的行動,各自搭乘捷運匯聚往捷運西門戰後,下午從西門再遊行往國發會。設置了「土徵稅減半」、「外勞薪資脫鉤」、「大學法人化」以及「派遣法」、「自經區」、「服貿協議」等六大幡旗。並預備了「巨型大便」道具,批國發會的「黃金十年,國家願景」綱領,其實是「黃金屎年,國發個屁」:讓資本家抱走「黃金」,把「大便」留給勞動人民。

今年秋鬥仍然延續2012年「向左轉(2012,讓雞蛋飛)」的基調,並以「經濟民主」為訴求,在宣言中,強調台灣長期以來,發展主義、自由貿易的迷思根深柢固,難以撼動,直到生存危機逼近,社會才產生反思。

秋鬥認為,在這個環境下,經濟遭到少數人把持,民主政治虛有其表,不過將希望寄於集體行動,將其作為一種集體究責的公共想像。因此秋鬥將暴露兩黨的不實、集體施壓要求表態,或者直接投入選舉、號召返鄉投票…等都視為百花齊放的弱勢集體參政;並以此作為「左翼集結、共同前進」的基礎。(〈2014秋鬥宣言〉)

集體模仿連勝文的知名動作。(攝影:徐沛然)
寫有「土徵稅減半」、「外勞薪資脫鉤」、「大學法人化」到最近的「派遣法」、「自經區」、「服貿協議」的幡旗。(攝影:徐沛然)
秋鬥隊伍。(攝影:孫窮理)
將「大便」贈予國發會。(攝影:孫窮理)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回應

1.移工沖破資本主義國家界限,支持移工的鬥爭是打破全球資本連帶的鑰匙,可以為未來的反帝、反資鬥爭積蓄能量。秋鬥的「國際主義」優良傳統:「反對種族岐視,移工同工同酬」,不宜淡化。

2.「反對新自由主義」比狹隘的「反服貿」具體而科學。「反自由貿易」的提法模糊不清,如果不是指保守的「保護主義」,就應該是指反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運動,這樣的口號豈不又過左了?目前臺灣的社會主義運動無論在理論和實踐上,都還達不到這樣的水準,左傾也會阻礙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

科文哲真的很強,連秋鬥都不敢纓其鋒,只能去民進黨朗一下,再幫忙打連D
這個世界真是太有趣了

學者怨民進黨 社運用過即丟
2010-12-04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4日電

台灣教授協會今天舉辦「回顧台灣社運20年研討會」,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說:對民進黨而言,社運團體像保險套,用了就丟;黨主席蔡英文對社運只有宣示手段的調整,沒有新氣象。對此,民進黨發言人林右昌受訪指出:民進黨還是與社運團體保持密切互動,並注意社運團體與政黨互動之間的自主性;民進黨一直很關心社運團體,這一、兩年來,雙方也在部分議題上交換意見甚至合作。
施正鋒上午在研討會發表「由社會運動到台獨運動-台灣獨立建國聯盟遷台20年回顧」文章,他說:民進黨成立之後,社會運動團體對於弱勢者的關心,正好可以提供不用本錢的正當性;但民進黨執政以後,因為「當家不鬧事」的想法,社運成為尷尬的負面記憶。他說:民進黨下台以來,支持者冷眼旁觀,就是要看政治人物能否反躬自省;但蔡英文將2009年訂為「社會運動年」、宣布設立「社會運動部」,只是宣示手段的調整,還是沒有新氣象。
施正鋒指出:各個社團應該回到初衷,回想自己的草根何在,才有可能要求政黨聽從;否則,如繼續充當動員打手,就與樁腳無異。

列寧式政黨幽靈依然在寶島上空陰魂不散
2011/04/07 筍子的部落格

國民黨在民國12年從孫總理起就與蘇聯共產國際合作,開始採取聯俄容共政策。蘇聯方面則給予孫文大量武器和財政援助,並派出軍事顧問幫助孫文建軍北伐。隔年,黃埔軍校成立。孫文同意中國共產黨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軍校設置有政治部及黨代表。以後,國民黨就將共產黨的組織、運作方式、黨綱、黨章、黨旗、黨徽,比著葫蘆畫瓢照抄。於是列寧式的政黨,一路如影隨形,陰魂不散。從南京、武漢、重慶、最後到台北。國民黨甚至毫不顧忌的將它的黨旗、黨徽與國旗、國徽,及軍旗、軍徽納入同一套的CIS內(即公司識別系統,就此而言,國民黨是相當進步的)。模仿列寧式政黨的黨國軍三位一體,如同一個模子,維妙維肖。
然而黨綱、黨章、黨旗、黨徽,這些還都是從外表看。如果從無形的軟體如組織及功能方面看,那國民黨更是全盤照抄共產黨與蘇維埃的整套組織體系。例如國民黨軍方的政戰體系、黨的中央委員會、中央委員、中常委、中評委、黨代表、書記,黨的X全X中黨代表大會等。中國國民黨如此,當然中國共產黨更是如此。兩個政黨,宛若爛兄爛弟。
這些都不稀奇,讓人最覺得不可思議的就是在1988年新成立的後進政黨老弟台灣民主進步黨,也居然東施效顰,毫不顧忌、毫無概念、不成體統的全盤照抄列寧式政黨體制。這發生在20世紀末期蘇聯共產黨快要崩盤的前幾年,不是極大的諷刺嗎?如此的無知,不是十分的讓人不齒嗎?如此的民主進步,不是讓人笑掉大牙嗎?
莫非定律有言:「即使你將牡蠣養到馬一樣肥大,你也無法騎著牠去賽馬」。因為架構決定了功能。也就是什麼樣的組織、架構,就先天命定的決定了它往後的一系列的程序、功能、甚至逆轉並影響了它的目標、綱領。
我現在將蘇維埃政權及共產黨的創黨人列寧(1870-1924)及他的理論根據所從出之馬克思(1818-1883)、恩格斯(1820-1895),及馬恩理論所竊襲之哲學家黑格爾(1770-1831)等加上列寧的後繼者史大林(1878-1953)、毛澤東(1893-1976)等的重要談話摘要列出。看倌就會明白,為什麼組織架構是不能隨便照抄的。而且抄得越像,就越發的遠離民主,無法自拔。這其實在一般的企業者界亦復如此。因為,你要不是羨慕別人的優異表現,你幹麻學它的組織架構呢?你學人家的組織架構,不就希望達到它的成就嗎?
◎黑格爾最有名的哲學核心之一就是他的邏輯觀點,也就是正反合的辯證法。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反對排中律(即非此即彼)的,他認為可以同時非此即彼。也就是矛盾會揚棄自身。或凡有限之物,莫不揚棄自身。黑氏認為:凡非真實的東西,必是不合理的,自相矛盾的。凡真實的東西必是合理的,必是整個圓滿合一的。而凡是真實的,必先經過不斷的正反合的矛盾歷程,最後達到合理的有機統一體。
馬克思理論的核心就是唯物史觀及剩餘價值學說。他用的方法就是黑格爾的辯證法。他襲取了黑格爾的正反合的哲學理論做為他學說的依據。
◎ 馬克思在1848年的共產黨宣言中曾說:
-- 到目前為止的一切社會的歷史,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 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主要和農奴、行會師傅和幫工,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於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
-- 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
--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
筍按:你不覺得民進黨的運作及手段甚至目標、目的,都與共產黨非常的相似嗎?只要將共產黨換成民進黨,以及階級鬥爭改為外來政權與本土的鬥爭或獨立與統一的鬥爭,其它通通不要改即可。民進黨不是一直自認為代表全台灣的利益嗎?當然社運包括兩性、環保、勞工、原民等,民進黨更是自居為彼等當然的利益代言人了。
◎馬克思認為: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結合產生了下層建築的經濟基礎,下層又支配了政治法律的上層建築。最後產生了意識形態的哲學與文化。這些意識形態反過來又影響了上下層建築,這就是辯證式的歷史唯物史觀。
筍按:民進黨的史觀何在呢?翻來翻去,就是400年外來政權那一套。不要忘了,它們自己全部都是外來的。不但外來,連它們如影隨形、亟想去之後快的中國文化,也沒有一時半刻甩脫得掉。反而,它們經常乞丐趕廟公,將原住民一把推開,自認是四百年來唯一開台綿延迄今的民族。
◎列寧說:黨是階級的、覺悟的、先進的階層,是階級的先鋒隊。這個先鋒隊的力量,比它的人數大十倍、百倍或更多。
筍按:民進黨一向就認為它們雖然是少數,但它們是覺悟的、先進的階層,台灣2300萬人民的前途只有靠這個黨來拯救。
◎列寧說過:「上層可以影響下層。上層建築一出現,就成為極大的動能力量,積極幫忙自己基礎的形成和鞏固。並採取一切辦法幫助新制度來摧毀和消滅舊基礎和舊制度」。
筍按:民進黨不都是盤踞在上層利用群眾,操縱群眾嗎?它們藉口關心群眾、呼應群眾,但卻欺騙群眾。它們表面上是走群眾路線,其實是要把黨的意見轉變成群眾路線,然而骨子裡仍是黨的路線。這次的全民調不就是一個例子嗎?它們曾有半點尊重基層黨員的意見嗎?由於它們永遠如此操作,時間久了,它們就真的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的意見了。2008年大敗,就是民進黨長期欺騙及操弄人民,以致失敗的例子。事實上,玩弄及操縱民意的政黨,從來就沒有民主可言。所以,號稱民主進步,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的。
◎列寧說:工人不可能有社會主義的想法,這種意識只能從外面灌輸進去,各國歷史證明,工人階級單靠自己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聯主義的意識……..而社會主義學說則是由有教養的知識份子創造的哲學、歷史和經濟的理論中成長起來。
筍按:共產黨的許多地方都是形似而實非,例如:民主集中制、民主革命、人民民主專政等。然而,台灣的民主進步黨它雖然是由少數菁英組成,但居然照抄這樣列寧式的政黨組織,寧非怪事?因此它們在運動或組黨的初期,也同共產黨一樣,在教育以及利用工人階層的。當然也同共產黨一樣,事成之後,就將這個被利用的階層甩開了。
◎ 列寧說:無產階級經常把不是十分澈底的、不十分純粹馬克斯主義的個別份子或流派吸收到自己黨內。故必須經常清洗自己的黨。
◎ 史大林說:黨是靠清洗自己隊伍中的機會主義份子而鞏固起來的。
筍按:民進黨不是經常清洗自己同志嗎?它們的黨主席施明德、許信良,還有十一寇,不就曾慘被清洗嗎?
◎ 自恩格斯以來,共產黨人就不斷的公開說,民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這是因為它們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實施共產主義。
筍按:民進黨的黨內有以民主為最終目的這回事嗎?它們的最終目的就是台灣獨立,其餘都是手段。包括社會正義、兩性平權、人道關懷、清廉執政,原民權益、環境保護等等,通通都是為達取得政權目的奪權手段。
◎列寧說:在人民群眾中,我們到底是滄海一粟,只有當我們正確地表現人民所意識到的東西,我們才能管理。否則共產黨就不能引導無產階級,整個機器就要毀壞。
◎史達林說:要細聽群眾的呼聲,普通黨員的呼聲,小市民的呼聲。
◎毛澤東說:我們共產黨人,每到一處就要和那裡的人打成一片,不高踞於群眾之上,而是深入群眾之中。
筍按:列史毛的話,是倒因為果的。它們只是巧妙的操縱群眾,將自己的意見,對民眾進行不斷的洗腦,並且檢最弱的工農階層下手。最後工農階層協助共產黨拿下政權。然後它們就翻臉不認帳。並將工農階層打成工奴、農奴,按:集體農場(蘇聯)、人民公社(中國)不就是鮮活的例子嗎?總之,它們從來就認為群眾是需要教育的,可以利用,可以欺騙的。這樣的操弄手法,我們不是也很習慣的在民進黨身上看到嗎?按民進黨執政後,不是扶持金控財團嗎?不是大量引進外勞嗎?不是大量開放中國農產品進口嗎?他們有站在工人及農民的立場說話嗎?當然,它們一下野,又開始老調重談,自認代表工人、農民、環保、婦女、社服等陣營的利益說話了。在它們眼中,這些工人、農民、環保、婦女、社服等陣營實在好騙得很。
◎ 列寧說:生產永遠是需要的,而民主不是永遠都需要的。
筍按:這話正呼應了「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見共產黨宣言。)
民進黨在長期的向國民黨奪取政權鬥爭中,有真正的下定決心,實施不打折扣的民主嗎?回想在修憲期間,居然發生在野黨主席夜奔敵營的事,為達一黨之私,完全以權力交換為權謀,最後果然修出了全世界最最不倫不類的雙首長傾向總統制。害得馬英九一上台,就一直的在一線、二線徘徊,因為他怎麼作都對也不對。
◎列寧說: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社會制度的革命行動,支持一切被壓迫的民族、宗教、被歧視的階級等,去爭取平等權力。 ………但這種支持並不表示也不要求去和非本黨的綱領與原則作任何妥協,這是支持同盟者去反對共同的敵人。
筍子按:這就是很明顯的工具論了。民進黨不就是這樣幹的嗎?它們不是聯合次要敵人來打擊主要敵人嗎?不僅如此,它們比列寧還要利害,因為列寧是以暴力為奪權唯一手段,而民進黨則是街頭暴力與議會民主並進,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共冶一爐,但從不瞞其台獨本質。然而深究其真正的政治運作本質,其實就是奪權,而奪下的權力,卻是為民進黨少數高層服務的,你覺得與共產黨比較如何呢?(看到民進黨在2000年-2008年的執政,其完全偏向大財團的金控操作、打擊農民的開放大陸農產品936項、以及打擊本國工人的開放外勞等等一系列作為,就明白了。)
由於列寧不斷的以群眾路線鬥爭方式及不斷的清洗同志以鞏固組織,同時利用廣大無知的貧下中農及工人階級,發起農民革命,並配合動聽的口號如將地主的財產分掉,無產階級專政等,並在各個方面如文化、教育、學校、學術、國際文宣等,進行持續的教育、宣傳及鼓動,終於造成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拿下政權。蘇聯共產黨如此,中國共產黨何嘗不然。
現在民進黨又師法列寧的共產黨組織、架構如黨綱、黨章、黨徽、黨旗、黨紀、中常委、中評委、黨代表大會等,如法泡制。你不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嗎?當然,必須承認這樣的組織及運作是有強大力量的,所以它們曾經一度拿下八年政權。
但凡事有時而窮,靠這種襲取以暴力革命為本質的列寧共產黨組織架構,最後終將把台灣人帶向不可測的深淵。因為悖入者必悖出,在邏輯上,凡以一個偏頗的目的如台獨為最終最後最高真理,一切原則、正義、價值在台獨意識形態的絕對真理面前,通通是一個屁。那麼,一當執政時,就必定會左支右絀。因為一方面要顧及政治及黨派私利,分享同志;一方面要台獨建國,堅持意識形態治國;一方面為了形象(好繼續騙選票)又要高舉社會正義。最後,攪和到喪失施政能力,幾近崩盤。
所以當人民發覺一再的被這個爛黨欺騙之後,終將永遠唾棄這個政黨。而必須在這個爛黨被人民徹底唾棄之後,台灣人民才有永遠幸福的日子可言。

「反服貿」是已經破產的、自欺欺人的破爛口號,臺獨極右派既不反自由貿易,也不反資本主義,祇是藉由「反服貿」鼓動反大陸的極右翼民粹,「秋鬥」揀起這種破爛口號當招魂旗幡,是不是有點甚至非常地秀逗?

民進黨不是曾有立委抹紅秋鬥嗎?怎麼不把那一大坨大便道具送給民進黨呢?

秋鬥反迫遷 赴綠黨部貼「退步黨」
新頭殼 2014.11.09 林雨佑/台北報導
http://www.leftlinks.tw/about/%E3%80%90%E6%96%B0%E9%A0%AD%E6%AE%BC%E3%80...

秋鬥遊行今(9)天兵分3路,「土地線鬥陣」反迫遷連線、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等20多團體約200人今天中午先來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抗議,要求民進黨具體說明他們對於「居住正義」的實際作為,並質疑民進黨執政的台南市「鐵路東移案」有什麼非徵收強拆不可的理由。他們認為民進黨不願意回應他們訴求,要把「退步黨、不進反退、背叛人民」的匾額送給黨部,而和警察發生2波推擠。不過,民進黨社運部表示他們昨天晚上才收到訴求。
反迫遷連線、台灣農村陣線、三鶯部落、樂生保留自救會、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廢除R1行動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人民火大行動聯盟、人民民主陣線鏟土豪行動、南港瓶蓋廠守護隊20多個土地線鬥陣團體約200人高舉旗幟,來到民進黨黨部大樓前。警方也出動數十名人力在大樓門口戒備。
民團質疑,民進黨在中央執政任內通過迫遷惡法,對黨籍五都市長及各縣市候選人,將如何面對強拆迫遷的案例?「台南鐵路東移案」有何非徵收強拆不可的理由?並請民進黨具體說明,民進黨在中央及地方執政,對於「居住正義」的實際作為。
民團也表示,民進黨過去有迫遷樂生、華光的前科,而如今賴清德執政的台南市,也有南鐵東移地下化浮濫徵收的爭議,賴清德卻無真誠協商、說明政策的意願。
多名代表輪流發言表達訴求後,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江一豪表示,民進黨多年來吸收很多他們社會運動的同伴,但這些人不知道他們就算進到民進黨也無法實現理想,因為民進黨其實跟國民黨沒有什麼兩樣。
江一豪說,他們前幾天就已經把訴求給了民進黨,但民進黨卻始終不願意回應他們的訴求,所以他們要把匾額直接送到10樓的民進黨黨部。10多名成員也隨即和持盾牌的警察發生2波推擠,在第2波衝突後,還有南鐵自救會多人突破警方防線,進到大樓內,並不斷高喊口號。
不過,江一豪也馬上表示,其實他們已經派人偷偷潛入大樓,並把「退步黨、不進反退、背叛人民」的匾額已經貼在黨部招牌上,並把照片上傳到秋鬥的臉書社團上面,群眾隨即歡呼也準備離開前往連勝文競選總部;但在離開前,也有人把自製的「奠 民進黨」標語和賴清德的頭像踩爛。
對於數十個團體前來抗議並認為民進黨不願意回應訴求,民進黨社運部副主任陳子瑜今天受訪時則表示,他們昨天晚上才收到訴求,目前還在討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