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小熊 沉默無語

2014/11/14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逸婷

「這邊過來三個人」,桃園蘆竹,水尾村,天色已經完全暗了,昏黃的燈泡沒有辦法照亮廣闊的田野,寒冷的秋風從地平線遠方桃園機場一片白色光亮處刮過來,呂文忠拿著小蜜蜂繼續發號施令,「等一下我說可以的時候,慢慢抬起來往前移」。

呂文忠(中,黑衣抬手者),調度組裝「迷失小熊」。(攝影:孫窮理)集眾力完成的小熊製作、組裝,本身也已經是一種運動的形式。(攝影:孫窮理)小熊的內部構造。(攝影:孫窮理)

田中間,立著八公尺高的小熊巨偶,周圍忙碌著的人看著渺小,拉遠點看,與這滿地倒伏著向日葵的田野比起來,巨偶也不過是當中的一個小點。

「來,把手拉到腿上…」呂文忠退開幾步,仔細打量,「好像怪怪的」,旁邊有人喃喃說著「左手看起來好像脫臼了」,「怎麼辦?那這支手不要放在腿上?」,「不行啦,這樣更不平衡…」、「那要不要給它為個圍巾,把奇怪的地方遮起來…」。

七嘴八舌的人,二三十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在地居民,也有從外地來的義工。

11月8號,桃園航空城地景藝術節開幕,由呂文忠設計、監造的「迷失小熊」從田間的工廠裡,由大拖車載了出來,頭、身體、雙手雙腳所共六大塊,開幕當天下午,原定計畫,舞台上有樂團表演、各地面臨徵收威脅社區的發言,一邊把六大塊組合起來,不過,台上的演出早已經結束,小熊的身體和頭還沒辦法完成結合,四肢也還放在一旁。

呂文忠學的是藝術,在台藝大任教,專長是動畫,那麼大的地景藝術,還從來沒有做過。

組立完成後的「迷失小熊」。(攝影:孫窮理)

「9月6號」桃園縣教育產業工會的田奇峰說,「桃園縣政府辦地景藝術節」那一次,縣長吳志揚把「黃色小鴨」作者,荷蘭的霍夫曼再找了來,做了一隻中秋節應景的「月兔」,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自救會去抗議(相關報導),「回來之後,大家就在討論,想要也來搞一個,呂文忠雖然沒有做過這樣的東西,但是有概念,所以就由他來設計,再徵求義工,大家一起動手做,兩個月下來,差不多有一百多個人來參與…」田奇峰說。

集眾力完成的作品,與官方大手筆的大拜拜比起來,差別最大的就是「預算」,「縣政府花了5千萬,我們辦藝術節,總共花20多萬,其中小熊花了11萬多」,這個龐然大物,由木結構構成,內部是錯綜複雜的支架,身體與頭部,以打入地下的C型鋼做主要的支撐;「沒有人做過這樣的東西,做的過程是一改再改,各種因素一直改變」田奇峰指了一下四週一整片倒伏在地的向日葵殘枝說,「原本地主說10月到11月底,這裡是一片花海,想說小熊襯著花海,也是一景,沒想到今年提前開花、凋謝,變成這個樣子」。

向日葵花海本身沒啥浪漫可言,本是農業凋敝的象徵,那是休耕地上的綠肥作物,生命期短,死了就鏟在土裡維持地力。放眼望去,這一整面的枯萎倒也壯觀,可以想見花海盛開時的景緻,原本想像迷失在燦爛榮景裡的小熊,這回抑鬱地坐在這一大片的頹敗裡,這本身不正是桃園航空城某種隱喻嗎?

7月29號,航空城計畫硬闖都審(相關報導),畫在紙上的繁華,它所依附的桃園機場「第三跑道」計畫,還有環保署的環評程序要走,交通部連送都還沒有送出來,說的是蛋黃蛋白、全球運籌的產業發展,實際上是套利炒作,幻想破了泡沫就要破,你必須相信。

這樣的隱喻,在這片土地上俯拾即是,由此向東南,廢棄海軍基地的另一邊,三塊厝,這一塊由埔心溪與桃園大圳灌溉成的「兩河流域」,灌溉的渠道帶來生命,也帶來死亡,1977年,基力化工重金屬污染,沿著大圳,讓土地變成了廢耕地,鎘米污染是農民心中的痛,名為特定農業區,被指定為污染場址後,土地不能再耕種,廢耕地的盡頭,低矮的豬舍上,藝術家歐陽文慧、劉宗榮帶著志工,畫上黃昏下的農民,一旁還有一隻泥塑的水牛,作品名為「鄉土的生命與回憶」,工業化帶來土地的污染,鄉土與生命成了記憶,工廠走了,金融與營建資本再來,把土地吞噬。

在宏竹村,一樣是特農區的田裡,藝術工作者劉經綸疊起「土地正義」與「黑箱作業」兩堆紙箱,「稻草人的反擊」讓參與者拉動「官府」和「人民」兩顆大球,分別將他們撞倒,航空城的徵收案成為官、民之間的角力,小孩子們玩高興,低頭看地上,隱隱從土裡露出頭的綠芽,是波斯菊的幼苗,「這裡一期種水稻,現在二期不種了,要休耕」,和水尾村的向日葵花海一樣,作為綠肥植物的波斯菊,是台灣農地裡常見的景觀,那是生命,象徵死亡的生命。

呂文忠之父呂阿雲,卒於2013年11月9日,在土地徵收的催逼下,於田間飲農藥自盡。距11月8日,呂文忠親手打造這生平頭一回的巨大小熊,剛好整一年。

「迷失小熊向月兔嗆聲」,媒體喜歡衝突,這麼樣地下標,實際上,小熊和月兔都是沉默不語的。霍夫曼的月兔面天微笑,兀自思量或不思量,四週簇擁著拍照嬉鬧的群眾,本已是地景的一部份,小熊的臉看起來憂鬱,雙目直視向遠方,也早與製造出它的人、與航空城反徵收抗爭,與身邊枯萎倒伏的向日葵花海融為一體。

枯萎的向日葵花海。(攝影:孫窮理)三塊厝,廢耕地。(攝影:孫窮理)廢耕地上的生命與記憶。(攝影:孫窮理)小熊無語,望向遠方,背後地平線上的亮光為桃園機場。(攝影:孫窮理)
由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舉辦的這個地景藝術節還有11/15、16兩天重頭戲,這兩天早上10點起就有音樂節、溼地導覽、舊工廠電影院(播放紀錄片〈活在三里塚〉)、11/16週日下午並有單車導覽活動。

由台北地區前往,大眾運輸工具甚為方便,在捷運忠孝復興站、台汽西站、市府與台北轉運站、松山機場、行天宮…只要看站牌,不是直接從高速公路進桃園機場的車子,在「水尾村」站下車,步行約10分鐘即可抵達「迷失小熊」的主展場。〈桃園航空城地景藝術節粉絲專頁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