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發生 全台北市民將曝曬輻射中113小時
連勝文不能 一直躲、一直躲 核安問題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11/20

『大家該吃地溝油! 因為吃安全油的話,全部食品都會漲價喔!』

是的,這拿『生命』和『價錢』相提並論是個三八邏輯,但是,這句話不正是馬政府逼國民要賭命用核電的理由一模一様嗎? 連勝文在辯論會上也這麼表述的。

即使日本在311之後抬高核安基準,揚言是「全世界最嚴格的」,但是仍擴大核災應變圈從8公里至30公里,圈內區公所必要備有全數孩童的碘片量。離核廠40公里的飯館村至今仍是禁止入內的厳重污染區。而面對這事實,台灣原能會卻只從5公里擴至8公里。原因是、30公里圈是涵蓋全台北市至文山、信義區、 政府最怕最怕台北市民驚覺自己就身在「核災應變區」內、如同日文的「睡著的孩子就不要搖醒」。

核災不同於任何災,疏散逃難時間愈久,受曝量愈多。

日本自今年1月環境經濟研究所長上岡直見先生發表依「運輸工程」理論計算出全國核電30公里圈內居民疏散所需時間以及疏散方法,現在成為日本核電縣市檢視核安的標竿。

而我之所以9月邀請上岡先生來台,但是只請他計算台灣的20公里圈(至士林區)是因為台灣太過異於日本和任何國家。雖然被稱為世界第一危險,人口密集的巴基斯坦的核電,但其爐力只是台灣核一的1/10;日本的核電都在偏遠地(最多是東海村30公里100萬人口),鄉下道路單純,易於計算運輸工程。而台北市是國家中樞機能全集中、620萬人口,街巷又超密麻、這要計算30公里我想不太可能。 而在9月發表『20公里的疏散時間需要48小時』(即2天在輻射中),得到社會、政界的反應,顯示台北市民都勇於知道自己的處境,因此我不抱希望試問上岡先生有可能計算出30公里?他研究後,表示「簡単!」,而簡単的原因是非常恐怖:「台北雖然人口、道路超密,但是三面環河,疏散只靠有限的橋樑、路徑、所以計算簡単」。

以下是上岡直見最新計算:(「運輸工程」的復習請看『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FB』記者會録影記錄) 人口:600萬人。 車輛:依人口推算為174萬輛。 疏散路徑方法:要逃出30公里圈外方法路徑只限: *高速公路1、3、5號雖是「高速公路」,(逃難時會塞車,所以速度是和一般路的速度計算)  *公路2、9、3、1/1甲、15甲號 *110號 *西部快速公路61 (上岡註明:①路況和福島一樣大塞車,以一條車道一小時可通行約600輛車計算② 2公路號和西部快速公路61號是沿海,所有若有海嘯,就不能通行,但是在此放寬,以能通行路徑計算)。

上岡推算出,在没有事故、一切暢通無阻之下,台北市居民疏散需113小時(5天在輻射中)。 他並強調、台灣有一個特殊的問題和福島不同是、機車多,到處鑽,必造成交通阻礙,(福島車列井然有序)。交通亂,車受困愈久,愈多車會缺油,更造成阻礙。台北市必需考慮這個現實。

連勝文的店小二家家酒,核安躲貓貓,夠了!他躲過了9月與柯P同台、上岡先生来台的「台北市民核安,市長怎麼想?」座談會。 市長是地方父母,父母的第一工作是保護市民安全。 面對以上的科学數字,可知核電光是「近」,就是一個具體的威脅。 連勝文不能再一直躲,一直躲台北市核安問題。身在30公里核災應變圈內選民,絕不會因此就不追究,都要知道支持核電的連営是要如何保護市民? 我們在等你的配套政策!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