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馬政府申請加入亞投銀聯合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5/03/31

 我們反對台灣政府以極為草率的方式決定加入亞投銀,理由如下:

一.反對台灣盲目追隨經濟強權的金融資本主義競賽

中國跳出來籌備亞投銀的目的,無非是要取代美國而成為世界金融機構體系的新霸主,以及在區域地緣政治上,藉由撒銀彈籠絡南亞各國以制衡美國。目前看來,亞投銀不過是過去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的翻版,而後者在過去幾十年中,已被證明是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對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制約、剝削與干涉內政。

這是為了各國的「金融資本家階級」的利益服務,所以這幾天出來挺台灣加入亞投行的幾乎清一色是金融界大老。除此之外,亞投銀也被認為是為解決中國本身產能過剩、資本過剩的問題,一方面可以用貸款的形式向外輸出資本,另一方面又可以藉由灑銀彈來布局亞洲,制衡美國。

至少一千億美金的資本額,搭配中國目前的一帶一路政策,看起來的確是巨大的金融市場,是「國際商機」。然而,這些國際商機在最好的狀況下也不過是肥了巨大的跨國企業,頂多提高一些虛浮的經濟數據,但是截至目前為止,無論是政府或經貿專家都尚未提出足以令人信服的證據來說服人民:巨大的國際商機可以轉化為國內廣大人民的福祉。

甚至在最壞的狀況下,亞投銀這樣的超級跨國金融機構,或許還會因為過度的資本炒作或呆帳問題而導致經濟泡沫與金融風暴,如此更將造成台灣國內嚴重的經濟問題。身為一個高度依賴區域經貿的島國,跨國金融體系的波動對我們的產業、消費者與勞動者來說都至為關鍵,因此台灣不應該協助建立一個更廣泛、更大程度整合但也更不穩定的金融體系,反而應該從幾次金融風暴的經驗中檢討這種無限制投入跨國金融資本主義競賽的代價。

二.中國藉著亞投行的各國資金來增加權力

以美國等西方強權所主導的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在進行貸款、紓困時,時常會附加俗稱為「結構性改革」的要求,例如縮減社會福利與公共支出等「撙節政策」,這往往造成接受貸款的國家更大的經濟困境與貧窮,更長久維持了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在國際層次的經濟與政治權力,僵化了層層分工、層層剝削的國際體系。

雖然中國主導的亞投銀是否會複製此邏輯仍是未知數,但由於亞投銀可以被視為中國試圖增加其在亞洲國家中的政治與經濟影響力,進而與美國相抗衡的嘗試,所以,亞投銀的運作非常可能使中國得到更多的權力,這無論是對在政治與經濟上嚴重受制於中國的台灣或是對發展中國家而言都絕對不是好事。

三.對環境、勞工人權的堅持

此外,中國之所以另開賽局,提倡成立亞投銀的另外一個因素在於:對中國而言,既有的國際金融機構如世界銀行、亞洲銀行等對於環境與勞工權益的標準過高,使得中國無法干涉。因此可以預期的是,無論中國主導的亞投銀在未來是否會有在亞洲進行強勢經濟與政治干涉的問題,至少在環境與人權上,中國主導的亞投銀是不可能打自己痛處的,因此未來這些接受亞投銀貸款、援助的開發中國家之環境破壞與人權倒退的問題,將只會日益嚴重。

四.黑箱過程、一人決策、賠上全國

今天3月31號是亞投行的申請截止日,昨天馬英九召開國安高層會議決定遞交參與意向書,馬政府不斷告訴我們,加入亞投銀可以有巨大的國際商機,拒絕加入就是鎖國、被邊緣化。但亞投行自去年底正式簽屬籌備備忘錄,行政部門卻到了昨天才召開第一次的跨部協調會議,在沒有經過完整的規劃與詳細的評估報告下一意孤行的濫用行政權、逃避國會的監督。自去年服貿、貨貿不厭其煩的跳針:利大於弊,卻從來不敢說出是誰的利?誰會賺到錢?臺灣的利益還是中國的利益?誰又會因為受到損害?完全不願與人民溝通、解決人民的疑慮,不斷展現自身蠻橫專斷的決策,踐踏民主政治的價值,出賣全體臺灣人的利益。

五.意向同意書未照應有程序、矮化主權

根據先前加入WTO的模式,總統執行對國際組織的締約權,應該由總統委請外交部,攜帶總統簽暑、外交部長副署的文件向國際組織申請,但本次亞投行的意向書,馬英九卻交由陸委會、交付中國的國台辦進行申請,等於在國際上公開承認臺灣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將台灣人民努力捍衛的主權及尊嚴一夕之間破壞殆盡。

以上五點顯現出馬政府本次申請加入亞投銀的行為盲目跟隨銀彈規則、協助鞏固中國的權力、拋棄環境保護及勞動權益、黑箱再現、污辱臺灣主權,一個笨總統不可怕,笨又獨裁的總統在任期最後一年為了自己在中國的歷史定位,卻不斷想拉著全體臺灣人民陪葬,但臺灣並非政府的財產,全體人民才是臺灣的主人。 因此我們提出四點訴求:

一、拒絕主權矮化

二、提出實質評估

三、程序公開透明,凝聚社會共識

四、民意基礎不足,停止政經整併

請你跟我們一起站出來,捍衛我們的家。

 

聯合聲明團體: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民主鬥陣、臺左維新、夢由藝文工作室、獨臺新社、臺大法言

責任主編: 

臉書討論

回應

台灣還有許多的基礎建設該做未做,像下水道、台中市都會捷運、國土整體規劃、、、多到做不完!連馬路修護水平都輸印尼、越南!外匯存底太多為何不投資在台灣做好基礎建設!自己的不做還要投資別國的,這是什麼道理?

本土格局與世界脫軌 獨派團體阻止馬政府加入亞投行受挫之分析
《海峽評論》293期(2015年5月號) 王繼舜(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生)
http://www.haixiainfo.com.tw/293-9424.html

4月1日,以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以下簡稱黑島青)、民主鬥陣、台左維新等號稱公民團體,欲炮製去年太陽花學運模式,以抗議馬政府申請加入亞投行為由,於凱達格蘭大道集體「靜坐」表達抗議。在警方驅離之下,部分抗議群眾以激烈手段抵抗,造成維安人員受傷。事發後數天,媒體對其報導並不多見。
根據抗議團體4月1日的聲明,反對「台灣」政府加入亞投行的理由如下:(一)反對台灣盲目追隨經濟強權的金融資本主義競賽;(二)中國藉由亞投行的資金來增加權力;(三)對環境、勞工人權的堅持;(四)黑箱過程、一人決策、賠上全國;(五)意向同意書未照應有程序、矮化主權。由上述聲明中,吾人可看出,抗議團體的疑慮與反對觀點,與去年學運所提出的中心思想如出一轍;其原因容下再述。先依五點主張提出回應。
抗議者第一點之主張,乃是認為亞投行乃是亞洲版的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將是另一場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對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制約、剝削與干涉內政。這話充其量只對了一半:亞投行或許是亞洲版的世界銀行,卻是針對世銀或國際貨幣基金功能不彰之處與制度缺陷所提出的解決方案。其次,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或許有引人非議之處,如以紓困資金為交換條件,使被紓困國開放國內政治或經濟制度;然而世銀與國際貨幣基金仍做出不少貢獻,且當國際社會成員面臨金融危機時,兩者仍是紓困的不二人選。再者,中共是否能被視為「先進資本主義國家」,與歐美國家做等量類比,仍有待商榷。即令中共方面自身之說法,目前也僅是「小康社會」狀態;而就經濟型態言,中共乃採取「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自不可與資本主義國家相提並論。
第二點主張,認為中共藉亞投行的各國資金來增加權力。若說中共成立亞投行完全沒有權力考量,當然是不可能之事;然而亞投行成立的動機,有更大的考量為彌補現行機構之不足。美歐主要國家掌握了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其投票制度又為比重投票制(Weighted Voting),對第三世界國家極為不利。亞投行的目的乃是投資興建亞洲基礎建設,是以亞洲區域為主的經濟組織。若說亞投行的成立將會形成對發展中國家形成另一種剝削,則失之偏頗。
第三點主張,為抗議團體對勞工人權的堅持。渠等認為中共對於環境與人權的漠視,將會使得其成員國人權倒退。這點訴求可謂不知所云。中共自1950年代逐漸進入國際社會以來,始終將「不干涉他國主權」奉為圭臬;即使國力持續崛起,要以其影響力來限制他國人權標準,亦非容易之事。
至於第四點與第五點主張,則回到「黑箱作業」與「矮化主權」等問題。行政部門與立法院長期以來無法協調已成多年沉痾,並非只有去年的服貿協議或此次遞交亞投行意向書為獨立事件。馬政府上任六年多來無法與民意溝通,已是全民公認之事實;然若再以黑箱作業之罪名扣上馬政府,其實恰恰突顯太陽花學運後所通過《兩岸監督條例》之無力與學運後續影響的微乎其微。至於矮化主權方面,日前中共方面已發表聲明,台灣入會的名稱正在「磋商中」,姑不作評論;然而可以想見的是,我國之選擇頂多止於奧會模式(即「中華台北」),要以任何國家之名稱入會無異緣木求魚。
由4月1日抗議事件的後續發展來看,媒體與民間的關注度皆不明顯,遑論與去年此時之聲勢相比。從3月18日太陽花一周年晚會至4月1日總統府前抗爭事件,可看出黑島青等獨派團體已失去話題性和正當性,其原因筆者歸納如下:
(一)馬政府自八八風災以來高漲不下的民怨,已在去年九合一大選得到宣洩;國民黨在縣市首長選舉的慘敗,是人民對於執政黨的失能給予重重的教訓。抗議團體想效仿去年一呼眾諾景象,已不可得。
(二)抗議團體成員主體為年輕學子,某些主張的確反映了社會中貧富不均加劇、一般收入過低等困境;然而正如同渠等批評馬政府與民意脫軌,抗議團體自身的問題在於太過「本土」,眼中只有台灣與「中國」,忽略了國際局勢的巨變、忽略了南韓已將我國遠遠拋諸腦後,也忽略了東南亞各國正在急起直追。這樣本土的格局,也與世界脫軌。
(三)抗議團體領袖自身無法昇華。誠如某些媒體與政客的辯護之言,不要將個人私德與從事之活動相提並論;但若想成為影響全國群眾的團體,其領袖必然要有更高的道德號召,尤其標榜「公平正義」此神聖口號之際。領袖若無法以感動、激勵與寬容為骨幹,而是持續煽動、破壞與撕裂,久而久之,民眾心中自有公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