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 with Sex 影展新聞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5/08/02
資料來源: 

Fed with Sex 被餵養的性
2015反性別暴力國際影展

新  聞  稿

婦援會長期關注性別暴力議題,並且從2010年開始,每年透過影展、研討會、校園巡迴演講等方式,與民眾互相交流,呼籲大家一起重視色情與性別暴力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今年,婦援會8月1號在台北華山光點戲院,舉辦「Fed with Sex - 2015反性別暴力國際影展」,一口氣接連播放《曾經美麗》、《性代價》、《性 – 德國製造》三部紀錄片,並在每部紀錄片播放後舉行映後座談,邀請專家學者與觀眾針對影片內容進行意見分享。這場影展的活動訊息一po上網路,短短不到兩個星期,每部紀錄片放映會的150個座位就全部報名額滿,可見台灣民眾對於這樣的議題其實非常關心,具有相當高度的興趣。

之所以將這次影展取名為「Fed with Sex」,因為「性需求就像胃口一樣,會隨著慾望被餵養得愈來愈大,而慾望的昇漲,又往往伴隨著控制、剝削與不平等」。本次影展第一部播放的紀錄片,是荷蘭導演走訪印尼,紀錄在二次大戰中被日軍強徵為「慰安婦」倖存者的口述影像 - 《Because We were Beautiful》( 曾經美麗 )。一群曾經在戰爭中飽受性暴力對待的印尼慰安婦,在晚年娓娓道出過去那段不堪的經歷,在她們的生命中留下永遠無可抹滅的傷害,而明明是無辜的犧牲者和受害者,卻得不到印尼社會的接納,則是另一種形式的二次傷害。當其中一位慰安婦倖存者告訴導演,「當年之所以被抓去當慰安婦,或許因為我們曾經也美麗過吧?」語氣中所透露的哀傷,令人聽了為之鼻酸。

婦援會選擇播放這部紀錄片《Because We were Beautiful》是想讓觀眾了解,除了台灣之外,還有許多國家都有「慰安婦」受害者,世界各地也有不少人持續在關注這個議題,負責主持映後座談的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表示,今年是終戰70周年,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即使已經是70年前的事情了,許多戰爭中性暴力受害者到晚年對於過去的遭遇仍然感到十分傷痛,而且事實上直到現在,許多戰亂國家以殘害女性做為戰爭中彼此報復敵對陣營的手段,依舊普遍存在,為何女性總成為戰爭中的犧牲者,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另外,有民眾提問目前引發諸多爭議的課綱調整事件中,對於「慰安婦」是否加註「被迫」兩字,婦援會的看法如何,康淑華執行長指出,在當年時空背景、社會文化家庭結構下,如果有極少數的「慰安婦」知道自己是要到慰安所,那是否就不是被迫?而在慰安所內的處境,她們有沒有機會能夠選擇離開?事實上並沒有。因此,如果將慰安婦議題的焦點只放在討論被迫與否,其實是非常片斷且狹隘的。

第二部紀錄片《The Price of Sex》( 性代價 ),由保加利亞的攝影記者前往土耳其的風化區進行臥底拍攝,並且訪問到一位來自東歐貧窮小鎮的女性,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人口販子跨國販賣到土耳其,面對恐懼與孤立,過著遭受嚴重剝削的非人道生活,這位人口販運受害者訴說她的悲慘經歷時,一邊落淚一邊說到,「我多希望我沒有被生下來」。長期從事人口販運受害者服務工作的婦援會希望藉由這部紀錄片,讓民眾了解人口販運問題的嚴重性。映後座談會由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同時也是婦援會董事的王曉丹,以及資深社工督導高小帆擔任與談人。王曉丹教授指出,世界各國都有弱勢女性遭到販賣,這是全球性的問題,而這些女性也都是性別暴力的受害者,在性產業當中,年輕女體成為可以被買賣的東西,直到利用價值變低,年輕不再或受了傷才能離開返家,然而,要將人口販運者定罪的困難度卻非常高,婦援會透過影片與大家交流,期盼社會大眾能夠共同關心這個議題,集思廣益討論出更好的解決之道。

至於第三部紀錄片《Sex –Made in Germany》( 性 – 德國製造 ),探討的是性產業合法化的問題。由於德國是性交易合法化的代表國家之一,導演藉由呈現妓院老闆、嫖客、皮條客、賣性者等不同的觀點,帶領觀眾一起思考「性交易合法化」這個頗具爭議性的問題,很多人都認為,一旦性交易合法化,賣性者的權益將可以得到更好的保障,但事實果真如此嗎?到底合法化之後,在性產業中真正獲利的人是誰?這場紀錄片的映後座談,由婦援會董事長黃淑玲與中研院政研所博士後研究員伍維婷擔任與談人,黃淑玲教授認為,在討論性產業的市場為什麼為存在時,其中的迷思之一,就是「會去嫖妓的男性多半是沒有性伴侶」的,但事實上根據研究,會去嫖妓的男性當中,有很大比例都有所謂的「另一半」,這些人的特點是想要不斷嘗鮮,因此妓院就必須想辦法提供不同的人種、各式各樣的新鮮貨,來滿足嫖客的需求。德國在性交易合法化之後,賣性者的勞動條件並沒有得到改善,業者的利潤卻越來越高,合法制衍生了合法掩護非法的問題,政府成了最大的皮條客,德國也因此成為男性的天堂,但儘管稅收帶來收入,卻也引發不少批評。

黃淑玲教授最後指出,如果性產業的存在是為了滿足男人的性需求,這是男人的權利,這是一種人道主義的表現,那麼,為了滿足男人的性需求,是否就可以因此將女性進入性產業,甚至受到剝削的情況合理化?這是種性別平等的關係嗎?恐怕是在探討「性交易合法化」議題時,大家必須先靜下心來思考的問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