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突襲翻版?綠社盟質疑馬英九是為誰服務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6/01/05

中國國台辦宣布開放三個城市登機經臺灣桃園機場中轉,此項消息晚間陸委會也以正式的新聞稿證實,同一時間,經濟也宣布6日將前往中國談判貨貿。綠黨社會民主黨痛批,馬政府趁著立法院休會與選舉期間搞突襲,簡直是馬習會翻版。

綠社盟指出,經過桃園機場「不出機場」的中轉,唯一可能獲利的對象就是大型的航空公司,也許再加上機場裡的免稅商店。但更多的運量、代表著更多的噪音、更大的機場,將由世居在機場周邊的居民承擔噪音和被迫被徵收,爽到航空公司、方便中國人民、卻苦的臺灣一般百姓。

長期關注桃園航空城事件,綠社盟桃園第一選區的立委候選人王寶萱指出,桃園機場跑道整修的工程延宕,已經長達一年只有一條跑道可以使用,桃機運量已經完全達到飽和,根本無法再負荷更多。

她批評,民航局遲遲不肯將第三跑道的計畫送環評,只想先徵收土地以綁架環評,造成整個機場跑道建設的延宕至今。如今又在沒有相關配套的情況下,片面開放中轉,根本是拿全國人民的飛航安全當代價,更使原本已血汗的地勤人員面臨更大的壓力。

綠社盟共同召集人范雲也質疑,有關貨貿談判中的農產品開放、48小時快速通關等問題,民間團體與專家學者已提出各項疑問,不僅始終未見政府的具體回應,甚至還瞞著人民至會談前一天才宣布,把人民當成竊賊在防範。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自我閹割的世代!
2022-07-25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方剡旨

PTT上,有人以「78年級要怎麼跟小孩解釋『太陽花學運』?」為題開版,有人另外開篇回應,而留言討論也不亦樂乎。但,看看當中很多屁話,其實無論幾年級,我們大概可以知道:至今力挺那場操作痕跡明確、之後大肆分封的非法行動者,其實都是自我閹割的一夥人!
不信,我們來看看最近台灣基進的神操作,就可以證明:願意當思想、政治上的太監,絕對不是什麼威權時代國民黨統治下的專利;而是時至今日,被稱之「台灣希望」的這一群三、四十歲的東西,「無恥近乎勇」的集體沈淪。
2022年7月17日,前台灣基進新聞輿情部主任、今年代表台灣基進參選高雄市第七選區市議員選舉的張博洋,發文酸與新北市毫無聯繫卻被當今欽點空降選市長的林佳龍,說自己上任後要查所謂的「恩恩案」。張博洋是這麼說的:「把這件事跟自己的選舉結合,我真的不知道這種人腦袋都裝什麼。」針對同一個議題,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且位列過台灣基進2020年不分區立委第三位的血管外科醫師吳欣岱則說:「不樂見這個案子被搬上祭壇變成祭品。」
張博洋,民國80年生;吳欣岱,民國76年生;這兩人,就是七八年級、就是太陽花世代。他們對於原本一心要選台北市長、後來不得已被指派到新北對抗侯友宜的林佳龍一登台就拿「恩恩案」做文章的反感,其實說明:這個世代的頭腦,其實非常清楚。
所謂「恩恩案」,徹頭徹尾,是一個無能的中央、悲情的地方與失能的父母交織出來的悲劇。孩子家距離中央管轄的署立雙和醫院只有400公尺,通報出去後,1922這個中央管轄的防疫專線,在指引僵化、地方資源極其有限的現實中,就形成了個無限迴圈。恩恩的父親,一直要在新北市找所謂的真相,但真相很簡單,就是:當下新北市沒有足夠的能量可以立即回應需求,且所有的行動都必須按照指揮中心的規範來,因為新北市不是新竹市,不會有蔡總統的厚愛與陳時中的體諒。這種事情,吵一吵做為喪子之痛的發洩,大家可以理解;但甘願被政黨拿去做選舉武器,新北市民大多不傻。
一個空降候選人,一來就要搞這套;年輕的側翼提醒、指正一下,是時代、是必須。但,難得講了真話的兩人與台灣基進,卻立刻成了民進黨網軍鐵騎出草的對象,而被迫一再道歉。更扯皮的是,台灣基進的台南市黨部主委、市議員候選人李宗霖事後竟說出「民進黨執政的民主才讓台灣有了言論自由,今天基進的錯誤言論就該承擔,沒有什麼『大綠霸凌小綠』這種顛倒黑白的說法。言論自由就是在失言之後,我們依然能憑藉自身意志去選擇做出贖罪的作法。謝謝林佳龍前部長以及民進黨對台灣基進的包容。」這種太監都未必諂媚得出的鬼話,來舔民進黨與林佳龍。
民進黨執政兩次,陳水扁時代就想關TVBS,蔡英文總統更是直接關了中天新聞台;蔡英文以「社維法」大量移送反對者法辦,陳時中更是具體體現民進黨二次執政後以維安手段壓制人民意見的惡劣。然而,一個以七八年級生為主的政黨,對於這樣的執政黨,不但無法說真話,還要當舔狗當成這樣;你說,七八年級要怎麼跟小孩解釋「太陽花學運」?
那麼,被稱做「島嶼天光」、被稱做「台灣希望」的世代,是這樣甘願做為執政者的奴隸,甘願到「內臟都被吸光了」,還得喊聲「真好」!這樣的一群人,屈服於民進黨,不正像中國所謂的「民主黨派」臣服於共產黨之下的賤樣嗎?甚至,連那種還有丁點聲音的卑下,這群「太陽花世代」都沒有;他們是無條件地願意為奴,並去作賤民主的各項標準。
這樣的一群人,能抗中、可保台?他們的台灣價值有存在的必要?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