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再次呼籲羅鼎城議員、李柏毅議員
真要「把老師還給學生」,釜底抽薪的辦法,就是直接砍掉無謂的評鑑訪視相關經費!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6/04/14

文:鄭穎聰(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教學部主任、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總幹事)

104年11月6日,高雄市議員羅鼎城和李柏毅,召開了「把老師還給學生~高市統合視導」公聽會。

會中,【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劉亞平理事長】剴切呼籲,議員若真要評鑑減量,「把老師還給學生」,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刪掉非必要的評鑑視導或訪視等相關預算經費,尤其是相關人員的出席費或津貼!

只可惜兩位議員似乎沒聽進去,李柏毅表示政府不應將學童與教育人才葬送在以「數據」為主的「績效主義」上,應將教育本質回歸到以「老師、學生」為主的「人本主義」;羅鼎城則著重在「刪減視導細項此舉,是否真有達到刪減的目的」、「學校造假文化的現象」、「細項指標與教師專業的連結程度」等方面。

而在兩位議員開完公聽會後,高雄市教育局的評鑑訪視有因此而減量,有把老師還給學生了嗎?

104年8月28日,教育局督學室原已公告全市104學年度接受健康促進訪視的學校僅有89校,沒想到就在兩位議員開完公聽會後,11月27日教育局體健科竟發函全市374所學校,統統都要接受健康促進學校訪評。

此舉與評鑑減量完全背道而馳,引起多數學校的譁然,紛紛向【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求援。在【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出面溝通下,最後體健科讓步,願意回歸督學室所規劃的89校。

無獨有偶,105年3月31日,高雄市教育局國中科發文,在原已規劃排訂六年的補救教學訪視行程之外,再抽20所學校,進行所謂的輔導諮詢。

有學校106年就要被評鑑,105年也被抽中要輔導諮詢,須進行70分鐘報告。這般擾民,是要怎樣把老師還給學生呢?令被抽中的學校憤慨不已,投書【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也隨即發電子報公開譴責。

高雄市教育局在其回應新聞稿中說,是依照「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補助辦理補救教學作業要點」的規定,辦理(1)「到校諮詢輔導」每年三梯次,每次15校,計45校;(2)「分區諮詢輔導座談」每年三梯次,每次5組,計15組。

問題是,教育部的「補助辦理補救教學作業要點」,是有辦理相關補救教學業務時,得以補助的依據,並非規定每年一定要辦理輔導諮詢,更沒有規定,每一年一定要辦三梯次,每梯次20所學校,每年多達60所學校須被迫輔導諮詢。

所謂輔導諮詢,不是當學校遇到窒礙難行時,才需要輔導諮詢?若學校補救教學業務推動正常成效良好,為什麼一定要強制人家接受什麼輔導諮詢呢?

更何況要點中規定,從事輔導諮詢者,需取得「入班輔導人員資格」。高雄市教育局所派出的輔導諮詢委員,均具有該資格嗎?是不是請黃銘松榮譽督學、張拉士榮譽督學、田建中校長及蔡純姿教授,實際到中小學從事一個月的補救教學,讓基層老師們觀摩其補救教學成效,以提升第一線教學人員的教學知能!

所以,兩位議員的公聽會,開完後好像船過水無痕,有開跟沒開一樣。高雄市教育局的評鑑訪視並未因兩個議員的呼籲而減量,反而三不五十就給你擴大辦理。這樣,是要如何把老師還給學生?

我們要建議羅鼎城議員跟李柏毅議員,不要讓高雄市教育局,把兩位公聽會要求把老師還給學生的呼籲,不當一回事。希望兩位議員能夠硬起來,秉持議員的權責,刪除不必要的評鑑視導或訪視等相關預算經費,尤其是相關人員的出席費或津貼,讓高雄市教育局知道兩位對評鑑減量的決心。

如此一來,才能真正地【把老師還給學生】,也才能如同兩位議員所期盼的「讓教師的能量可以放在學生身上,建立教學上良好的互動環境,別讓教育英才的場所,淪為數據製造廠」。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