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驅逐迫遷惡靈未果
大觀社區今遭強拆三戶

2017/04/20
苦勞網特約記者

本週一(4/17)大觀事件自救會於行政院前陳情未果,今日(4/20)上午退輔會與板橋榮家對大觀路二段第70、72、74號三戶進行拆除,自救會早上於浮洲福德宮前舉行記者會,要求退輔會以及榮家盡速出面處理目前的強拆問題,會前警方與居民爆發激烈衝突,一共三位聲援者遭警車帶走,自救會另於下午2點再度召開記者會,希望退輔會能夠出面解決,並舉辦儀式燒毀強拆惡靈,後續進行一場繞行大觀社區的遊行。不過,後續在拆除工人前一天的預先準備與警力的阻擋下,三戶在下午三點左右皆已遭到拆除完畢。

大觀事件自救會在記者會召開不成後佔領馬路中央拉起布條。(攝影:曾福全)原表訂於今日上午召開記者會的大觀事件自救會,在警方層層警力阻擋下無法於預定拆除屋舍前召開記者會,警方甚至揚言「居民可以進來開記者會,但是記者不准進入」,後警方與聲援者、居民爆發激烈衝突,警方迅速以束帶逮捕聲援者鄭仲皓,並強押上巡邏車後揚長而去,記者會於8點在對面的浮洲福德宮召開。

大觀事件自救會許鈺羚表示,原訂召開記者會的時間,卻被警車擋住、拉起封鎖線成「禁制區」,批評這不該是退輔會要展現的溝通方式。社區居民戚本忠表示,當時被政府招商來此做生意,後這邊成為榮民之家的管轄範圍,榮家曾說過土地要讓居民買賣,「卻又亂七八糟搞,最後都沒有下文」。戚本忠質疑,要居民償還五年的不當得利,房子又被查封,而且又沒有安置計畫,「難道是要居民去死嗎?」

大觀社區居民黃炳勛則表示,上週(4/10)榮家在毫無通知台電的情況下強拆四戶,造成跳電使得鄰房毀損,今天又要強拆。居民林秀女也指出,榮家應該出來負責,呼籲警方不要用暴力解決,拆房的時候沒有防水、斷電,都會造成鄰房的安危,讓人產生很大的心理壓力。

反迫遷連線執行秘書高蓁誼針對強拆行為指出,根據聯合國兩公約,拆除要有公益性與必要性,退輔會提到的「已經窮盡任何協商方案」並非拆除大觀社區的理由。記者會結束後,居民與聲援者一度要前往大觀路二段70、72、74號預定拆遷戶,但遭警方阻攔,過程中警方又將聲援者林晉暘、台中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以優勢警力強押上巡邏車帶走,早上九點前已經爆發三波衝突。

超渡強拆惡靈 自救會焚燒冥紙

下午自救會在榮民之家前召開記者會,要來超渡強拆迫遷居民的惡靈。早上參與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的大觀社區居民黃炳勛表示,在有關大觀的這場協調會議中,退輔會仍堅稱會在5月強制執行命令、6月整體社區強拆,會中有關人權公約審查結論性意見第39點清楚提到「在目前國家迫遷相關法案通過之前要先暫停目前所有的迫遷案件」,但退輔會主委李文忠卻表示此結論無法停止強拆。黃炳勛質疑,蔡政府宣示兩公約審查意見是台灣人權的地板,但對於暫停爭議個案卻毫無助益,顯見宣示毫無效力可言,強調拆除毫無必要性,「後續的抗爭將會更加激烈,退輔會你們看著辦!」

接著居民在「退輔會強拆迫遷、行政院縱容暴力」的口號中,燒冥紙以超渡強拆惡靈,並將惡靈緊接著丟進金爐內燒毀,隨後居民以及聲援者遊行走過大觀社區,希望政府盡速拿出解決的方案,而非以強制執行的手段強拆迫遷,讓居民不得安寧。

今日在大觀社區的行動,警方記取上周拆除行動的教訓,提早用警車圍住被拆戶,讓聲援者與居民不得入內,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警方同樣用束帶來控制聲援者人身自由,並且在過程中持續語言暴力,最後更強押三名聲援者上警備車,又在拘禁理由不明的情況下非法居留聲援者。然而不禁要問的是,在暴力戲碼不斷上演之際,板橋榮家以及退輔會的責任何在?徒留強拆惡靈在利益的驅使下陰魂不散地漂浮在大觀社區的天空。

聲援者鄭仲皓遭束帶緊緊束縛,遭優勢警力團團圍住無法掙脫。(攝影:曾福全)

聲援者鄭仲皓隨即遭強押上巡邏車,帶回警備車內拘禁。(攝影:曾福全)黎明幼稚園園長林金連出現後爆發衝突,群眾遭警方推倒在地。(攝影:曾福全)

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遭警方強押上車。(攝影:曾福全)下午2點大觀事件自救會於板橋榮家前召開記者會,燒毀強拆惡靈。(攝影:曾福全)

強拆惡靈諸眾。(攝影:曾福全)

燒毀強拆惡靈。(攝影:曾福全)居民與聲援者遊行走過大觀社區。(攝影:曾福全)居民及聲援者走在大觀路二段上遊行。(攝影:曾福全)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