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報告董事長:桃園藻礁世界獨有,無法異地復育,必須零損失!

2017/07/14

中油公司董事長陳金德7月13日帶領高級幹部大動作的到桃園觀音,為了觀塘工業區港開發案受阻ㄧ事進行所謂的鄉親溝通說明會。說明會中除了「提錢來講」-以4億與1億等接近選舉式的回饋金大開支票外,更再ㄧ次以對桃園藻礁生態的獨特性錯誤解讀、誤導民眾,鋪陳桃園藻礁為了「國家發展」、「非核減碳」等冠冕堂皇理由就可以犧牲的歪理,其欠缺環境保育專業、只重經濟發展的政客面目可謂一覽無遺。

陳董事長於會中指出所謂的藻礁北從石門,南到墾丁都有,暗示著桃園海岸的藻礁沒有什麼特別,可以為了達到蔡英文總統2025非核家園的目標而作些犧牲。其實桃園藻礁的殼狀珊瑚藻與造礁珊瑚都是形成所謂「生物礁」所需的兩大元素;造礁珊瑚所形成的碳酸鈣骨骼好比是蓋房子的「磚塊」,而殼狀珊瑚礁好比是「水泥」把磚塊ㄧ塊塊的堆疊黏貼起來。

在墾丁、綠島、小琉球等珊瑚礁為主的南部溫暖海域形成我們常見的幾近百分之百的珊瑚礁地形。在台灣北部如石門、麟山鼻、大屯溪口等較冷的海域,較耐低溫的殼狀珊瑚藻比例則增加近百分之五十;而在桃園海岸的藻礁更因為伏流的淡水注入和沙丘地形發達,造成此區域的生物礁體由北往南逐漸以殼狀珊瑚藻為主,ㄧ直延伸至此次觀塘工業區港要被填海造陸周邊的白玉藻礁、大潭藻礁以及觀新藻礁,其礁體生長的前緣幾近百分八十以上都是以殼狀珊瑚藻為主體;如此造就了桃園藻礁不僅於台灣,於全世界也都是獨ㄧ無二的珍貴自然地景!

桃園藻礁原本有27公里長,但過去30年來持續的工業污染與填海造陸的雙重摧殘之下,已經有高達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無力造礁,而苟延殘存於桃園海岸南部大約7公里長的藻礁,真的不堪有任何的損失。

在6月份環保署的環差會議上,中油自己所提出的報告中,經由水工試驗模型也顯示,ㄧ旦長度超過3公里的工業港防波堤興建之後,除了填掉77公頃的大潭藻礁之外,更對中油準備認養的白玉藻礁以及目前已是野生動物保育法保護的觀新藻礁都會造成淤沙、掏空等效應。而依據原計畫,其後續填海造陸工程也將完全活埋超過250公頃的大潭藻礁。這ㄧ連串猶如核爆連鎖反應的「消滅藻礁計畫」,更不可能是陳金德董事長口中「異地復育」的嘴砲可以實現的。這ㄧ點在環差會議上,代表中油出席的開發團隊也很明確承認他們所謂的生態補償並無法包括異地復育,為何負責觀塘工業區港開發的專案團隊給予陳金德董事長如此錯誤的資訊?還是陳董事長為了權謀就信口開河?

6/26環保署的環差會議中,環評委員對中油所提的環差書提出諸多質疑,要求進行環差報告內容的改善之後再行審議;另外針對發現ㄧ級瀕危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新事證,中油則必須提出以「不傷害、騷擾等不違反野動法的保育原則相對應的迴避策略」,這些都是「依法行政」必須要完成的程序。

再者,18年前觀塘工業區所做的環評報告,以現今對於環境保育的角度看來已屬粗糙不堪,中油不對自己的缺失檢討改進,以符合法律的要求;陳董事長竟在日前的訪問中忽而發表「接收站工業港已通過環評,當年邊設計邊施工…」,忽而又說「觀塘工業區目前又還沒開始動」等工業區港開發等自相矛盾的說法,甚至抨擊環保署以環評法第18條要求第三接受站所在的觀塘工業區也要提因應對策報告是「行政擴權」(http://gotv.ctitv.com.tw/2017/07/592812.htm)。殊不知參與6月26日當日環差延會的每雙眼睛都親眼看到中油的簡報中白紙黑字的顯示「觀塘工業區屬施工中」(否則早就應該連同觀塘工業港一併做環差分析),連其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工業局代表當場的回覆也是如此。

眾所周知,環差審查是所有委員合議,非環保署某人可片面決定,貴為國營企業董事長連程序都不懂,逕指環保署擴權,這無疑就是陳金德董事長選擇性失憶的傲慢政客原形;我們嚴正質疑這種格局表現是否已涉及適任問題?

事實上,在權威生態學者「環委變身中油顧問」、昧於事實說大潭藻礁「生態不好,生物不多」、建議「降級保育類珊瑚」等荒腔走板演出之後;中油董事長又親上火線加演「提錢來講」以及狂炮環保署「行政擴權」等戲碼,更是再次凸顯桃園藻礁的珍貴、獨有以及務必零損失的正當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