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民主的四十五個打手——美軍基地如何鞏固獨裁、專制及軍事統治

2017/09/03
華盛頓特區美國大學人類學系副教授
譯者: 
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畢業,現為自由譯者

【編按】近年來亞洲區域局勢日漸緊張,東北亞有北韓試射飛彈,美國總統川普威脅以武力攻擊;南海則有中國與東南亞各國的領海爭議。印度、巴基斯坦跟中國的邊境也暗藏衝突。這些潛在的區域衝突固然值得關注,然而即便沒有爆發戰爭,所謂的和平背後的「全球秩序」所立基的又是怎樣的基礎?

David Vine 的原文今年5月發表於《湯姆快訊》(Tomdispatch)網站,他簡介了二次大戰後,美國於世界各地大量建設海外軍事基地所形成「基地世界」的樣貌。為了達到其興建或保留軍事基地的目的,美國政府往往樂於跟各種獨裁、侵害人權、軍事統治的政權合作。此外,對於一個在全球80個國家有著近800個軍事基地的國家來說,稱呼其為「帝國」似乎並無不妥。本文是很好的起點,讓我們開始反思這樣一個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數十年來究竟帶來了那些問題?

沖繩和平祈念資料館一景,呈現二戰後美軍設置在沖繩的基地。(攝影:王顥中)

最近幾週有很多人砲轟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竟然邀請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這個在國內以「反毒戰爭」為名屠殺上千人的領導者造訪白宮。其他猛烈的批評還包括了他對其他專制領導人的公開支持,例如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ah al-Sisi)(一週前才因為拜訪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而贏得喝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自公投贏得愈發不受限制的權力後,得到川普的祝賀電話),以及同樣獲得白宮邀請的泰國總理詹歐查(Prayuth Chan-ocha)。

然而奇怪的是,批評者普遍都忘了美國幾十年來,兩黨總統對於其他專制政權更堅實而長遠的支持。這些獨裁政權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境內都有現存的美軍基地。這些基地小的像前哨基地,大的有如美國小鎮(但一點也不小)。成千上萬的美軍駐紮在這些境外基地中。

虐待、殘殺、打壓民權、系統性地壓迫女性和少數族群,還有眾多侵害人權的行為,都透露出美國官方一再地與各個反民主政權和軍政府合作,以確保美軍基地的各方渠道──從中美洲到非洲、從亞洲到中東──通暢無阻。姑且不論這陣子的白宮邀請和川普的公開讚美,七十多年來,美國為了穩住自己在這些專制政權下的基地和軍隊,投資了數百億美元。從杜魯門(Harry Truman)、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再到老布希(George W. Bush)、歐巴馬(Barack Obama),自二戰以來,不論共和黨或民主黨,都傾向維護專制國家中的美軍基地,例如西班牙的佛朗哥(Generalissimo Francisco Franco)、南韓的朴正熙(Park Chung-hee)、現任的巴林(Bahrain)國王哈麥德(King Hamad)、已連四任的吉布地(Djibouti)總統蓋雷(Ismail Omar Guelleh)。這些例子都還只是其中一部分。

這45個有美軍基地駐紮的國家中,有許多都被《經濟學人》的民主指數認定是完全的「獨裁政體」。美軍基地與軍隊的駐紮有效地阻擋了許多國家的民主進程,例如喀麥隆(Cameroon)、查德(Chad)、衣索比亞(Ethiopia)、約旦(Jordan)、科威特(Kuwait)、尼日(Niger)、阿曼(Oman)、卡達(Qatar)、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阿聯酋(United Arab Emirates)等國。

這種日復一日穩定支持世界各地的獨裁和專制政權的模式,對於一個被認為致力於民主的國家而言,本該是全國性的醜聞。事實上任何一位美國人,無論宗教保守派、自由派、左翼人士,只要是相信憲法獨立宣言所擁護的民主原則,都應該感到憂心。畢竟,境外軍隊得以合理存在的其中一種常有的說法,就是美國軍隊的存在是為了保護及散播民主。

然而,在真誠地介入並鼓勵政治民主改革的同時,這些基地卻反而為各種非民主政權提供了合法性與支持,與散播民主背道而馳。例如巴林從2011年起鎮壓支持民主的示威者,然而對於這些擁有美軍基地的國家侵害人權的行為本該大力批評的人士卻鴉雀無聲,也令美國與這些政府的犯罪行為沆瀣一氣

冷戰期間,這些非民主國家中的美軍基地通常被正當化是抵抗蘇聯「共產主義威脅」不幸但必然的後果。但奇怪的是,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已有二十多年,卻幾乎沒有一個美軍基地關閉。今天,一個獨裁者造訪白宮會引發眾怒,但專制國家中的這些美軍基地,卻沒有受到任何的關注。

獨裁者的好朋友

這45個非民主制度的國家或地域,佔了目前80多個擁有美軍基地國家的半數以上,具有某種程度的代表性(通常都沒有能力要求「客人」離開)。從歷史上來看,美國自二戰後在全球,或建立或佔據,架起了前所未有的軍事網絡,而這些國家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今日,美國境內沒有一個國外的軍事基地,但美國卻在其他國家擁有約800個基地。這個數目雖然比以往少了些,但對於歷史上的任何一個國家或帝國而言,依然具有代表性。二戰至今已超過七十年,韓戰也有六十四年,根據美國五角大廈的說法,德國境內還有181個「基地位址」,日本有122個,南韓有83個。還有更多基地散佈在全球各地,從荷屬阿魯巴島(Aruba)至澳大利亞(Australia),比利時(Belgium)至保加利亞(Bulgaria),哥倫比亞(Colombia)至卡達…等等。成千上萬的美國軍人、公民及其眷屬佔據著這些軍事設施。根據我的保守估計,要維持這些境外基地和軍隊的運作,每年至少得花掉1500億美元美國納稅人的稅金,比任何一個政府部門的支出還要高,除了國防部以外。

幾十年來,華府裡的各個領導人堅稱這些境外基地致力宣揚我們的價值與民主。單就二戰後被佔領的德國、日本和義大利來看,這話某種程度上也是真的。然而,正如基地研究專家凱塞琳娜‧魯茲(Catherine Lutz)所提醒的,在往後的歷史文件也顯示出「美軍基地的成立與維護,有賴於和各專制政府之間密切合作。」

川普近來所謳歌的這些基地,其實指向更大的格局。1898年美國從西班牙手中奪得菲律賓群島後,幾乎是不間斷地運作軍事設施。1946年,美國才以繼續使用軍事設施為條件,與當地政府協議同意其獨立。

菲律賓獨立後,美國政府支持馬可仕(Marcos)的獨裁政權長達二十多年,確保能夠持續使用克拉克空軍基地(Clark Air Base)和蘇比克灣海軍基地(Subic Bay Naval Base)這兩個規模最大的境外基地。雖然1986年菲律賓人民將馬可仕逼下台,1991年迫使美軍離開,但1996年美國軍方又悄悄回到了菲律賓。隨著「軍事訪問協議」的簽訂,愈來愈多的軍事演習及訓練,美方又開始建立小型的軍事基地。顧及中國的影響力,美國這一系列鞏固基地的作為,無疑正是讓川普對杜特蒂發出白宮邀請的背後動機。即便這位菲律賓總統有諸多言行不良的紀錄,例如拿強姦開玩笑,或是說他會「非常高興殺了」幾百萬毒蟲,就像「希特勒殺了﹝六﹞百萬猶太人」那樣,「我才不管什麼人權」。

土耳其的艾爾多安總統近來愈發專制的治理,也只是歷來種種政變與非民主政權阻斷民主的又一篇章。然而,美軍基地自1943年以來即存在於土耳其,不斷地引發爭議和抗議。早在2003年小布希侵略伊拉克之前,1960至70年代就已經有第一波的抗議。而最近一次抗議則是因為美軍從這些基地向敘利亞發動攻擊。

相較之下,埃及的美軍基地雖然比較小,但埃及自1979年和以色列簽訂《大衛營協議》(Camp David Accords)後,埃及軍方就和美軍有著深厚的互利共生關係。2013年軍方發動政變,將民選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組成的政府趕下台後,保安部隊殺害了超過1,300人,逮捕超過3,500位兄弟會成員。儘管歐巴馬政府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中止了對埃及一些形式上的軍事與經濟援助,但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說法,這些侵害人權事件持續至今,且「幾乎沒有被提起」。

泰國軍方則是自1932年就發動了多達12次的軍事政變,美國也與泰國軍方有很深的關係。由於烏打拋海空軍基地(Utapao Naval Air Base)的租借協議是和泰國的獨立承包商簽訂,雙方政府都否認有任何基地租借或使用的關係。記者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寫道:「由於是Delta Golf Global作為承包商,美國軍方確實存在於此,但卻又像是不存在於此似的。畢竟泰國政府和美國空軍沒有任何關係,政府只管獨立承包商。」

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紀錄。君主政體的巴林自1949年起就有美軍在此,現在則是美國第五艦隊的駐紮地。巴林持續發生暴力鎮壓支持民主的抗議者,歐巴馬政府的批評態度卻極為溫和人權觀察還有其他組織(甚至包括巴林國王哈麥德任命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都認為,巴林政府對於多起侵害人權的事件,包括任意逮捕抗議者、拘留期間的不人道對待、刑訊致死、言論與集會結社自由逐漸緊縮等等,應負主要責任。川普政府則是在不要求巴林改善人權紀錄的情形下,就批准對巴林的F-16戰機軍售,顯示其亟欲維護兩國的軍事聯繫。

這些在基地研究專家卡爾莫‧強森(Chalmers Johnson)的眼中,都是他稱之為美國「基地世界」(baseworld)的典型作為。政治學研究者肯特‧卡德(Kent Calder)也在研究中確認了所謂的「獨裁假設」(dictatorship hypothesis):「美國傾向支持在自己的國家中有美國軍事基地的獨裁者﹝以及其他非民主政體﹞。另一項大型研究也顯示專制國家作為基地的選址「一直很有吸引力」。又道:「由於選舉所帶來的不可預測性」,民主國家「在永續性和持久性上比較不吸引人。

甚至在技術上的美國境內,也經常證明民主規則相較於在21世紀仍保留殖民主義的地方,「更沒吸引力」。波多黎各(Puerto Rico)和關島(Guam)上大量的美軍基地,顯示美國依然以程度不等的殖民治理這些地方和其他「領地」,包括美屬薩摩亞(American Samoa)、北馬里亞納群島(Northern Mariana Islands)、美屬維京群島(U.S. Virgin Islands)等地。這些地方沒有完全的獨立,也沒有完整的民主權利,例如沒有議會席次,也沒有總統投票權。這些性質都讓他們難以被視為是美國的一州,但卻有利於軍方領導。在歐洲剩餘殖民地的這些軍事設施(至少五個)被證明相當具有吸引力,如同美國軍隊在1898年美西戰爭後,強行佔據古巴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並建立基地一樣。

支持獨裁者

美國官方希望基地能維持現狀,而獨裁統治者對於這點也非常清楚。因此,他們也藉由基地的存在從中獲利,或是鞏固其政治權力。

菲律賓的馬可仕、南韓的李承晚(Syngman Rhee),還有近期吉布地的蓋雷,都曾以美軍基地為條件要求華盛頓當局給予經濟援助,並將這些資源挹注給他們的政治盟友,以鞏固自身的權力。也有些人以這些基地來穩固國際聲望與合法地位,或是以此作為鎮壓國內政治對手的正當手段。1980年光州事件(Kwangju),南韓政府屠殺上百名(或說上千名)支持民主化的抗議人士,軍事強人全斗煥(Chun Doo-hwan)在事件後曾明言美軍基地與軍隊的存在,暗示他的背後有華府的支持。雖然其確切性到目前為止依然有爭議,然而無庸置疑的是,美國領導人經常對於這些專制政體的作為閉口不言,以免危及這些地方的軍事基地。除此之外,由於基地協議附帶的兩軍合作、軍售、訓練任務等等,這些基地的存在往往會強化該國的軍隊,而非該地的人民或機構。

同時,這些專制政體的反對人士,通常會以這些基地為由,引發國族主義式的情緒與憤怒,並抗議統治高層和美國政府。華府方面也害怕一旦該國轉向民主政治,可能必須將基地撤離,因此經常導致更進一步地支持獨裁統治者。結果可能導致反對運動和美方所支持的鎮壓行動,彼此之間陷入強度不斷升級的循環當中

反彈效應

有些人認為這些基地在非民主國家中的存在,可以震懾一些「惡劣人士」,對「美國的利益」也有好處(主要是指企業的利益)。但支持獨裁者不僅造成該國公民的傷害,通常也造成美國公民的傷害。中東的美軍基地是個很好的例子。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以及伊朗革命之後,美國國防部花了幾百億美元的稅收,在中東地區建了許多軍事基地。根據前西點軍校教授布萊德利‧鮑曼(Bradley Bowman)的說法,這些基地和軍隊是「導致反美情結與激進化的主要因素」。研究也同樣指出這些基地的存在促成蓋達組織壯大

最具災難性的是,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與阿富汗的前哨基地,促發了整個中東地區激進的軍事行為,進而引發對歐美的恐怖攻擊。畢竟,伊斯蘭的神聖土地上的這些美軍基地和軍隊,成了蓋達組織擴大招募的主因,也是賓拉登策畫九一一恐攻的動機之一

川普政府試圖藉由向杜特蒂示好,穩固菲律賓的軍事基地,也同樣地對待其他國家,例如巴林、埃及、土耳其和泰國的專制領導人。未來,人權的侵害可能加劇,引發更難以預料的暴行,以及「基地世界」更大的反彈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