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問卷能救績效嗎?~投資再保守,年改何時了?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11/02

自退休金惡改以來,政府就不斷閃避退撫基金管理的最大風險--政治黑手介入基金管理。甚至在其今年10月27日所發出的誘導性問卷中,也刻意隱匿許多退休基金運作的關鍵資訊。因此,監督退休金績效聯盟(以下稱「本聯盟」)在此一一點出此問卷所隱瞞的資訊及問題。

一、問卷中僅提到退撫基金的「投資風險」,對於投資績效未達國際標準,所造成的基金不充足、不可維持的風險卻隻字未提。

綜觀整份問卷,本聯盟發現,政府在問卷中僅提到「投資有風險」,對於「保守投資」所造成的退休金不足風險,卻刻意隱瞞。更沒有告訴軍公教(計劃參與者),現在軍公教所面對的多繳、少領、延退、破產等各項風險,退撫基金投資績效過低絕對是關鍵因素。

澳洲政府在教導其人民選擇退休基金時,就會一再告知人民,選擇保守型的投資方式,就長期來說是高風險的,因為退休金會不足,購買力會下滑,可能會導致老年貧困的問題。

請問,這種因為「投資保守」所造成的退休金不足之風險,政府為何隱匿?

二、CalPERS民營退休基金經營團隊有400人,而我政府卻僅10來人?

問卷中雖然拿CalPERS作為案例,但是,政府為何不告知軍公教,CalPERS不是一支由政府管理的退休基金,而是民營的退休基金。它的專業投資團隊將近400人,其投資長Ted Eliopoulos不僅曾經是美國Actium發展公司的執行長,擁有房地產投資專業,也曾在加州州政府財政部及加州教師退休基金任職,在退休基金投資領域的背景十分厚實。反觀退撫基金,投資人員不到20人(附圖1),在投資領域的專業度也無從得知。所以,CalPERS的投資績效遠勝於退撫基金,應該是因為其投資的專業度及風險控管能力遠勝於退撫基金。

當政府問卷既拿CalPERS為案例,卻又刻意隱瞞CalPERS的專業投資團隊資訊時,這樣的問卷不正是一份不公允、具誘導性的問卷嗎?

三、當各國退休基金皆從事全球投資時,為何政府還刻意將退撫基金的投資鎖定在國內,營造不適宜從事全球投資的錯誤印象,誤導計劃參與者?

在這份問卷中,政府一方面說我國股票市場不穩定,另一方面又刻意營造國外投資風險也很大的印象。

看到這樣的問卷,本聯盟想問,政府是不是要軍公教放棄退撫基金應提高投資績效這件事,合理化退撫基金的低績效,讓政府既可以繼續管理退撫基金,又不需要為投資績效不彰負責?

本聯盟更想問的是,若政府沒有控管投資風險的能力,有何資格抓著管理權不放?為何不效法OECD國家,將管理權放出來,聘請有能力控管投資風險的專業人員操盤,並同時解決由於政府管理所引發的政治風險?

四、既然退撫基金投資工具被政府限制、掌控是投資績效不彰的重要原因,為何不爭取開放,反而又用投資風險恐嚇軍公教?

隨著全球市場的開放,各國退休基金的投資工具越來越多元。而在這些多元的投資工具中,房地產就被視為可提供穩定收入的投資工具之一。舉例來說,韓國教師退休基金就在澳洲購買了一幢辦公大樓,既有增值空間,也可提供房租,讓退休基金有穩定的收入。

退休基金學者Keith P. Ambachtsheer更指出,退休基金若要追求長期績效,就要擁有能夠提供穩定收入的金融工具,如:股息、房租、通行費…等。

當世界各地的退休基金運用的投資工具變得越來越多元,投資績效變得越來越穩定的時候,我國居然連國際間公認可以提供穩定收入的金融工具都不開放。這樣的政府,是想幫人民累積足夠退休金的政府嗎?這樣的政府有何資格幫人民管理退休金?

五、在隱匿投資資訊的狀況下,要求絕大部份不具退休金投資專業的軍公教填寫退撫基金的投資問卷,是道德的嗎?

退休基金的投資是一門專業,它屬於規模經濟,不屬於一般散戶投資。它牽涉人民的老年生活保障和社會安全網,所以,墨爾本美世全球退休金指數(Melbourne Mercer’s Global Pension Index)才會將退休金評鑑標準分為三大項:充足性、可維持性和誠信。

從政府不斷用「高獲利、高風險」來恐嚇人民的作為,就可以知道政府並沒有將退休金的充足性和可維持性視為退撫基金運作的基本原則。從過去投資資訊的不公開和這次問卷刻意隱匿資訊的行為,人民對於政府運作退撫基金的誠信度當然是必須打上大問號的。

更可怕的是,明明國際經驗就告訴我們,退休基金的投資績效是關鍵因素,沒有退休基金投資績效的改革,就沒有真正的退休金改革,政府還發出這種隱匿資訊的問卷,誘導軍公教為退撫基金的投資績效不彰背書。這樣的政府,這樣的退休基金管理機構,可以被信任嗎?

世界銀行和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ECD)在退休金相關論述中都曾提到,由政府運作的退休基金,幾乎都沒有好下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更提到,不管是已開發或開發中國家,只要政府黑手伸入退休基金運作,退休基金投資就難以為計劃成員做出最好的投資選擇,因為,要政府放棄拿這麼一大筆錢為政治服務,實在很困難。所以,退休基金防弊的第一要件,就是政府不得管理退休基金。

有鑑於此,退休基金運作良好的OECD國家,都是政府完全退出基金管理,僅負責對退休基金運作嚴格監督,並制定相關保障退休收入的法規,讓人民的退休生活更有保障。

六、結論:CalPERS基金經營績效有7%,我政府只有3%,請政府釋權民營吧!

在此,我們嚴正要求政府,完全退出退撫基金管理,只負監督之責,取消退撫基金的國安基金任務,並承擔過去退撫基金運作不當的所有責任。

發稿單位:新竹縣教育產業工會、花蓮縣教師職業工會、苗栗縣教育產業工會、新北市教育產業工會、 臺北市學校教育產業工會、雙北教育產業工會、中華民國全國退休教師聯盟、台北企業總工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