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黨可曾為政治犯掉淚?

2017/12/20
苦勞網記者

檢警動用《國安法》搜查新黨青年軍,讓新黨跳出來痛斥白色恐怖,我們認同白色恐怖的說法,並且同聲譴責今日的國家暴力。然而,如今初嘗國家暴力滋味的新黨,在高喊「白色恐怖」之時,是否應當先回頭檢討清算自身過去背靠統治者,鞏固戒嚴體制,協助國民黨政權打壓異己的歷史?

首先,新黨主席郁慕明,從70年代在美國加州留學時便參與國民黨在海外留學生系統組建的「反共愛國聯盟」,積極打壓左翼學生,郁慕明當時便公開表明,看不慣那些轉向親共的左傾學生,並經常在校園內與左派學生激烈辯論、鬥毆,被許多海外留學生視為國民黨職業學生的典型。這個「反共愛國聯盟」,也就是前總統馬英九在海外被指控是抓耙子時所參加的團體,聯盟中部分成員與國民黨駐美機構配合,羅織「海外黑名單」,後續造成上千位海外留學生無法回台。

在回台後,郁慕明也沒閒著,1979年7月台灣島內右翼「反黨外雜誌」的代表《疾風》雜誌創刊,除郁慕明外,現任新黨副主席李勝峰也都參與其中。《疾風》曾撰文痛批黨外人士為「賣國賊」,要求政府逮捕「明正典刑」。 

1979年9月8日《美麗島》雜誌在台北市中泰賓館舉行創刊酒會,《疾風》聚集群眾在會場外向黨外人士投擲石塊,甚至高喊「處死康寧祥」、「吊死黃信介」、「不消滅黨外人士不罷休」等口號。到了同年12月,當國民黨的鎮暴警察查封《美麗島》編輯部與服務處,全台風聲鶴唳時,當時的郁慕明還親率「反共愛國聯盟」成員,包車砸毀《美麗島》雜誌各地雜誌社的招牌,甘作黨國鷹犬,不落人後。

在漫長的威權年代,新黨一路人,背靠國民黨威權統治的軍警力量,劍指台灣島內一切異議言論。今日新黨遭檢警以《國安法》強行搜查帶回,初嘗國家暴力,召開記者會潸然淚下,確實令人同情,任何反對國家暴力者,也應同聲譴責白色恐怖的重現。然而,在此同時,也請新黨諸君捫心自問,在威權統治的年代,你們可曾為了被打壓的政治犯流過淚?

這是1979年12月12日的《中央日報》報導,郁慕明參與的《疾風》雜誌呼籲嚴懲黨外「暴力分子」。(資料來源:台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

責任主編: 

回應

2018-01-01 roxinnccu在噗浪:
整天想用『防衛性民主』觀念去對付自己不喜歡的國內政治勢力者,本身才是該『被防衛性民主防衛』的獨夫。怎麼?有人規定民主一定要民主出你想要的結果(民進黨/大腸式民主自由),而不能是別種;以致於一出現反民進黨/大腸所追求者,就要用國家力量去防衛/壓抑?笑死人,這是民主嗎?臺灣前途由全體人民決定,但選項必須經過民進黨/大腸檢驗?

2018-01-01 霖之助在噗浪:
『防衛性民主』是用來防衛不支持自己的人嗎?這跟換了筆畫寫的『獨裁』有啥兩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