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喊撤 群眾不散 持續佔據政院路口

2017/12/23
苦勞網記者

今天的反修惡《勞基法》大遊行,下午四點行經忠孝西路時無預警折返突襲佔領行政院前路口,並在傍晚衝撞行政院後,遊行指揮系統由桃園市產業總工會代表在指揮車上喊「撤」,宣布結束今日行動,但現場多數民眾卻不願散去,反過來怒罵發號施令的工會幹部「打假球」,雙方發生口角,最後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再度站上指揮車鼓舞群眾,並強調會有工會和大家一起守到底,延續抗爭強度。

兩三百個群眾在遊行指揮宣布解散後仍持續佔據在行政院路口。(攝影:王顥中)

目前,群眾仍聚集在中山南路右轉忠孝西路側的路口,警方一度開放車輛通行,群眾則堅持擋下車輛,要佔下路口施加壓力,並要開放車輛的警方「自己負起責任」,截至晚間八點多,群眾仍坐在路口,現場由各團體進行短講,以及〈勞動者戰歌〉等歌曲的領唱。

回顧今日狀況,從下午大約四點開始,群眾持續佔領路口近一個半小時,直到傍晚五點半,遊行指揮系統由桃產總顧問毛振飛在指揮車上呼召群眾向行政院衝撞,群眾於是數度與政院前警方發生激烈推擠衝突。

衝突過程中,現場不斷傳出推擠前排有人受傷,此時宣傳車多名工會幹部高呼「停」、「停」,要求警方後退的同時,也指示群眾向後退。時間大約六點,毛振飛再度站上指揮車,並宣告今日行動暫告一段落,強調今日的抗爭只是開始,未來立院二、三讀前還會繼續抗爭。然而,許多剛剛經歷與警方衝突的群眾,無法接受工會突然撤場的決定,紛紛高喊「我不撤」,並朝著指揮車上的毛振飛怒罵,毛振飛一度也回嗆:「來參與我們的活動,就要聽從我們的指揮。」毛振飛此話一出,更加激怒許多現場群眾,有學生便在指揮車下高喊,「我是自發來的,從來不接受你的指揮。」

記者採訪到現場一名參與的青年表示,對工會決定撤場的決定很不解,既然選擇要佔領,就應該佔到最後,「我有朋友周末到現在都還在加班,他說好下了班要前來聲援,現在他都還沒下班,竟然就要撤場?」

在現場僵持不下的情況下,高教工會研究員陳柏謙站上指揮車,表示:「大家都不滿意今天的結果,還想繼續留下來對不對,我們會陪大家到最後!」並再度鼓舞現場群眾的士氣,才稍化解現場尷尬氣氛。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吳嘉浤後來向記者表示,當時由於現場狀況混亂,遊行決策小組沒能很完整的討論,但還是做出先撤場的決定,並臨時交由毛振飛上車向群眾宣布。而根據遊行總指揮、台南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黃育德表示,今日遊行由工會系統動員和民眾自發參與的人數比例大約是五五波,黃育德說,在佔下行政院前路口後遊行原預計撐到最後,但由於許多中南部工會傍晚紛紛搭遊覽車離去,擔憂現場人數一步步流失,於是決策系統才決定收場。

對於這樣的決策,有參與遊行的資深社運工作者批評,遊行指揮系統「先喊衝又馬上喊撤」,不僅難以理解,而且彷彿把群眾當「火牛陣」,直言「那些衝撞的群眾,也是在工會的指揮下去衝撞的,怎麼可以說撤就撤?」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晚間也在臉書公開貼文呼籲:「不管人剩下多少,把群眾號召來現場,要對群眾負責。」

事實上,近年來許多投入社會運動的新世代青年,經常對過去大型NGO、工會系統的傳統倡議模式不滿,現場就有一位學生受訪時表示,台灣很多抗議、遊行活動看起來很激烈,但其實都是行禮如儀,質疑「大家都只是做做樣子上街走走,然後每次都說下次再戰,連我們都看得出這種模式了,政府怎麼會怕?」

此外,在指揮車宣布撤場時,現場部分群眾早已四散在路口各處,自行坐下圍圈自主進行各種活動,也有人買了食物與飲水打算長期抗戰。《勞基法》修法爭議連日來累積的社會聲量與憤怒,早已溢出原來工會系統所能動員的範圍,此時,如何藉由這樣的社會矛盾,承接起這些憤怒的聲音,並持續累積深化有組織性的團結能量,勢必是未來社運界需面對的重要課題。

群眾坐下擋住中山南路右轉忠孝西路側的車道。(攝影:王顥中)

直到晚間近九點,群眾仍佔據路口,但警方已準備清場。(攝影:王顥中)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