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法》青年路倒 桃產總臥軌 抗爭升高強度

2018/01/08
苦勞網記者
苦勞網特約記者

除了以2017五一行動聯盟為主的工會團體在青島東路上的搭棚抗爭,因應今日(1/8)立院臨時會黨團協商《勞基法》,也有青年以不同的創意形式,表達反修惡的主張。

下午5點半許,有約20多名青年突然在善導寺現身,自發性地發起「終止過勞!5力全開!」活動,身上掛著「我過勞血汗」的牌子邊喊口號、一邊行進。遊行隊伍從捷運善導寺站出發,先是移動到民進黨中央黨部,接著轉往市民大道,最後再沿著中山南路回到立法院。沿途,青年隊伍與警方雖爆發零星口角,但仍遵守交通規則,在紅燈處暫停。最後在青島中山路口以「路倒」的方式,呼籲周圍民眾加入並延續週二、週三的勞團抗爭。

而在晚間7點左右,還有部分青年跑到北車地下街區域,頭戴賴清德、蔡英文的面具,發散「2018台北國際拒馬大展」的傳單,諷刺近日警方大規模在台北街頭部署拒馬、柵欄的行徑。

青年「路倒」,身上掛著「我過勞血汗」的牌子。(攝影:張宗坤)

手持標語進入北車地下街區域。(攝影:張宗坤)

青年團體以「2018台北國際拒馬大展」諷刺近日警方大規模在台北街頭部署拒馬、柵欄的行徑。(攝影:張宗坤)

桃產總突襲北車臥軌 升高抗爭衝突

此外晚間6點多,以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為主的工會團體約30人突襲了台北車站南下第3月台。

桃產總秘書吳嘉浤表示,去年(2017)《勞基法》初次修法時,民進黨起碼是用表面上對勞工有利的「一例一休」來交換砍去七天國定假日。但此次二度修法,勞工卻是「全盤皆輸」,修法若通過,將是全台灣工運與受薪階層的大敗。

吳嘉浤痛批,民進黨政府擺明硬幹,無視場外抗爭反彈聲浪,勞工只能用身體當工具,甘冒風險拉高抗爭強度。他希望蔡政府懸崖勒馬,並要求蔡政府立即撤回修法案。

晚間6點半,工會在數度高喊「撤回惡法,拒絕過勞」口號後,一躍而下B側月台,大批警方立刻將抗議者壓制,並或抬或甩地把人丟回月台上。

警方現場帶離吳嘉浤及另外一名抗議者徐任遠,工會目前人在月台上靜坐,持續高呼口號。

桃產總率眾進入台北車站第三月台。(攝影:王顥中)

行動過程一度遇列車進站,現場氣氛緊張。(攝影:王顥中)

6:30的第一波臥軌行動,警方迅速大動作排除。(攝影:王顥中)

警方迅速大動作排除抗爭者。(攝影:王顥中)

警方迅速大動作排除抗爭者。(攝影:王顥中)

部分行動者在月台上遭警方壓制。(攝影:王顥中)

--19:00--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林佳瑋帶領稍早在台北街頭參與「5力全開」行動的青年抵達月台現場,號召發起第二波臥軌行動,並跳下月台,目前有十多名抗議者在軌道上,與警方僵持當中,並高喊,「佔領第三月台」,林佳瑋並呼籲各界反修法民眾,前來現場參與。

臥軌群眾位於第三、第四月台間,影響了南下與北上軌道各一。

19:00林佳瑋帶領第二波臥軌,佔領三、第四月台間的軌道。(攝影:王顥中)

工會現場不斷呼召民眾開啟手機直播,請更多人來聲援。(攝影:王顥中)

--19:30--

警方開始執行強制驅離動作,在奪去工會的擴音設備後,率先將臥軌的林佳瑋抬往第四月台後,開始進行大規模驅離,並在10分鐘左右的時間淨空軌道。

目前第三、第四月台都有抗議群眾,兩邊隔著軌道高喊口號互相呼應。

警方將第二波臥軌者抬往第四月台。(攝影:王顥中)

警方將第二波臥軌者抬往第四月台。(攝影:王顥中)

抗議者被驅離後,被短暫包圍於月台,隨後被帶往保一總隊。(攝影:王顥中)

--20:20--

今晚桃產總突襲臥軌的行動,警方共帶走13名臥軌行動者與工會幹部,其餘工會成員則在第三月台短暫停留後,整隊返回立院旁夜宿帳篷,與各勞團會合。

工會強調,明日將是逐條表決決戰點,呼籲各界反修法的民眾前來聲援。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 

回應

老一輩的人被騙贊成加班或不表態,是因為他們的觀念裡勞工是工廠或工地裡面工作的人,才叫勞工,殊不知現在參加勞工保險的百萬人口都叫勞工,加上假民調操弄之下,信以為真,以為大多數人都支持勞基法修法,只有在工廠或工地裡面工作的人影響到而出來抗爭,年輕人為抗爭是想到他們的未來是如此黯淡!

蔡政府有南台灣的民進黨鐵票做後盾,誰在乎你們這些年輕選票?

從臥軌看勞工的悲慘處境
2018-01-10 觀策站 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版主Dr. J(錢世傑)

為了反對勞動基準法(以下簡稱勞基法)修法,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於2018年1月8日晚上夜襲台北車站南下月台,試圖以臥軌方式表達抗議,訴求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並發表臥軌宣言。這是台灣歷史上發生的第三次臥軌抗爭[1]。
相較於22年前,也就是1996年8月,發生了聯福製衣廠惡性關廠倒閉,負責人脫產遠赴海外潛逃。400多名員工遭資方積欠工資、退休金或資遣費,求助無門之下,只好組成自救會與工運人士在桃園火車站前平交道前進行臥軌抗爭。當時不但引發社會團體重視,媒體也爭相報導,成為全台焦點,日後還成為推動失業給付和大量解雇勞工保護法的引子[2]。
在討論臥軌事件之前,要先問一個小問題: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本片內容有關1980年5月18日光州民主化運動。宋康昊主演一名必須要支付租金、照顧女兒,在生活壓力下,只想要多賺錢的首爾計程車司機,為了賺取豐厚車資而冒險載上德國記者來到光州的故事,一開始抱怨這些人為何總是喜愛抗爭,造成大家的不便。直到親臨軍警鎮壓現場,逃難過程中與當地人民互動後,才發現事實與政府宣傳的內容並不同。於是冒著可能無法與女兒再次見面的風險,協助德國記者將拍攝的底片帶出光州。
同樣地,昨天勞團臥軌事件,造成鐵路交通嚴重阻塞,導致許多下班民眾搭車不便,如同電影中想要回家照顧家人的計程車司機一樣,引發不少的民怨與反彈;也有些人更表達不滿地說:要有薪水就要靠自己努力;每天不努力只會抗爭,那有用嗎?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提問,但是卻很難簡單地回答,或許我們要先將問題反過來:「如果每天努力,薪水就能提高嗎?」
不努力就沒有機會,但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穫。假設每位勞工都在自己的職位認真打拼,相信少數勞工一定能提高自己的薪資,但我相信多數人還是無法提高。勞工為何低薪,這個問題分析起來有點兒複雜,且讓我用簡單的方式與大家分享一下其中一個關鍵。
讓我們再一次地回到火車站臥軌抗爭的現場。先想想在火車站無法回家的無辜民眾,他們在月台上等到很生氣,想著小孩子還在安親班等著自己接送回家,想到這裡就一肚子氣,於是乎就張嘴開罵,責難勞工不努力。這整個抱怨的回應聽起來很合理,「勞工不努力」看起來也是最快速的解答。只是如果不斷地努力,真的能解決嗎?
以買房子為例,現在買間房子這麼貴,動輒上千萬。可是一般勞工每天省吃儉用,每月省下兩萬元,要在大台北買間房子,實在很辛苦。更慘的是能存到五千元就不錯了,一年也不過六萬元,買不起房子。租的地方不是房東把陽台改成的小套房,就是地下停車位改建的小套房。生活這麼節省,難道還不算夠努力了嗎?[3]
讓我們專注在台灣勞工的困境:「高工時」、「低薪」這兩個切入點,改變自己的能力當然也是一個改善的方法。但如同前面所討論的內容,全部推給能力不足、不努力,所以就必須忍受「高工時」、「低薪」的回答,似乎可以很快地回答問題,可是實際探究起來又不太完整,沒有挖出問題的核心,忽略了更大的因素應該是經濟結構上的改變。
什麼是經濟結構上的改變?這就必須要再次翻閱皮凱提所寫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書中提到一個點醒世人的觀念:因為資產報酬與勞動力所得的落差,造成貧富不均快速惡化。簡單來說,有錢人收租、賺股息,比你擠捷運上班賺得多,久而久之,財富差距愈來愈大。如同最新調查報告顯示,美國前1%富人擁有了該國38.6%的財富,比例創歷史新高[4]。
貧富不均已經這麼嚴重,但還會再嚴重嗎?
更糟糕的一點:從行為經濟學、生物演化學的角度來看,人是貪婪、短視近利的動物。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安格斯‧丹頓,在其《財富大逃亡》一書中在分析人是自私的議題時,提到了「誰砍倒了復活節島的最後一顆樹」,思考著:那位砍到復活節島最後一棵樹的人,當時腦袋到底在想什麼?[5]
許多朋友可能沒有聽過這一則故事,讓我簡單描述一下。西元1722年,荷蘭人在復活節來到了一座無名島。島上沒有一棵樹,卻有數百座的巨型石雕像,沒有任何木頭或繩索,是如何將這些足足有30呎高的雕像移動與豎立?
這些現象讓剛到復活島的人困惑不已,慢慢地這個疑惑被挖掘出了答案。上帝並沒有遺棄這座島嶼,從許多跡象顯示,這座島嶼本來也是長滿了高大的智利酒椰子,而且還有豐富的海產。
這座島嶼經過了五、六百年的發展,隨著生活穩定、環境資源優渥,居住人數不斷成長,來到了一萬人之譜,開始有了階級制度,並且開始和玻里尼西亞群島上的部落一樣,迷上了雕刻石像來榮耀自己的家族。因為雕刻石像與運送需要大量木材,於是開始砍伐木材。隨著需求量愈來愈高,即便他們知道要採取一定的行動保育森林,但需求的成長過快,超過了正常林木生長的速度,呈現了死亡交叉。
終於有一天,正常林木逐漸消逝,甚至於從島嶼的最高處往下望,環顧四周,應該可以看到整個島嶼已經光禿禿了。然而,怎麼大家都沒有任何的警覺心呢?
同樣地,有錢人不過是口袋比較有錢的人類,為了讓資產報酬更高,例如為了追求股票上漲好讓自己資產暴增,就要企業獲利變高,管你環境保護議題還是勞工福利[6]。因此企業主想方設法,除了提高產品賣價外,也要壓低原料成本;當賣價不能再提高、原料成本不能再降低,還剩下什麼選項可以讓獲利提高呢?不斷降低勞工薪資給付就成為必然的選項。於是,勞工如同復活節島的最後一棵樹,資方還不猶豫地砍了下去。
所以讓我們回想看看,7-11賣的飲料怎麼愈來愈貴、黑心食品怎麼層出不窮,還有勞工為什麼一直是實質上的責任制、資方為何積極聘用更便宜的外籍勞工[7];換言之,以目前的經濟環境發展來看,勞工遭到資方強烈剝削是很正常的。
前面講得落落長,但回到勞工該怎麼爭取自身的權利時,卻非常地無奈。當總統選舉、地方選舉還很遠的時候,手中的選票無法即時發揮功能,自然尚難受到政客關注之際,對於勞工而言,激烈的抗爭就成為選項之一。
最後,且讓我套用一段德國著名神學家兼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的一首懺悔詩[8]來提醒台灣社會,別做局外人。這首詩是這麼寫的:
「起初他們(納粹)衝向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接著他們衝向社民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社民黨人。
然後他們衝向工會成員;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後來他們衝向猶太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現在他們向我而來;到這時,已經沒有人可以替我說話了。」

注釋:
[1] 反修勞基法 勞團突襲台北車站臥軌 警一一拉上月台
[2] 勞團臥軌太超過?22年前他們也這樣催生勞工福利
[3] 太誇張!惡房東把「陽台」當套房出租 一個月要價5000讓網傻眼
[4] 歷史新高!美國前1%富人 掌握38%財富
[5] 理財幼幼班2:數據迷思與投資情緒
[6] 美退出巴黎協定 川普惹怒全球
[7] 在台外勞達67萬人 破70萬大關指日可待
[8] 中文維基百科